特朗普舌战《纽约时报》群英 完整交锋纪录曝光

2016-11-25 00:33:15 千象网 分享

原标题:特朗普舌战《纽约时报》群英 完整交锋纪录在此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周二与《纽约时报》的记者、编辑和专栏作家等人围坐在会议桌前,接受了一场“群访”。《纽约时报》继续一贯对特朗普不友好的态度,扔出了一个个“难题”。本文试图再现当时的情景(略有删节),让读者感受到当时剑拔弩张的气氛。

特朗普:我非常尊重《纽约时报》。《纽约时报》总是非常特别。我想我曾遭受粗暴的对待。很明显,我在一定意义上被极度不公平地对待。我抱怨的不仅是《纽约时报》,但我会说《纽约时报》是所有当中最粗暴的。你可以说《华盛顿邮报》是负面的,但每隔一段时间,我实际上还得到一篇正面的文章。我希望能扭转现状,这也将使我今后的工作更容易。我们正在努力工作,并且很快会有伟大的人加入我们团队。

特朗普:在一个新闻报道中,有人说我不热衷(起诉)。我想翻过(选举)这页,我不想倒退。我真的不想伤害克林顿。

她(克林顿)经历了很多,并在许多不同的方面受到极大痛苦。我不想伤害他们。竞选是险恶的。他们说这次是最恶毒的党内初选和最险恶的总统竞选。我想,把这些加在一起,这绝对是最恶毒的选举。大概我可以假设你卖了很多报纸。我认为,我们必须把国家的重点放在展望未来上。

马修·普迪(MATTHEW PURDY,副主编):那么你一定会把对克林顿邮件和基金会的调查从议事日程上去掉?

特朗普:不,这个问题已经问过了。我只是不对这件事很感兴趣。我对医疗保险非常重视。我也很重视移民法案,并且我认为,甚至这个会议室里的人都会因此开心。你们已持续谈论移民法案50年了,但目前什么也没发生。

我非常看重一部公平和公正的移民法案,还有许多其他事情。我不想回顾过去,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时期。这曾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选举,充斥着电子邮件事件、基金会事件,以及其他我们和整个国家经历的一切。

卡罗林·莱恩(CAROLYN RYAN,高级政治编辑):你认为这会让你的支持者失望吗?他们似乎对克林顿事件的问责有动力?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特朗普:我不认为他们会失望。我想我会解释一下,我们必须在许多方面拯救我们的国家。

因为我们国家真的面临糟糕的大麻烦和问题。其中一个我谈论到的大问题就是民众的分裂。我认为很多人会感激我这样做(不起诉),因为是时候改变前进的方向了。

伊丽莎白·伯米勒(ELISABETH BUMILLER,驻华盛顿记者站站长):我只是想跟进一下,你被问及不要对希拉里·克林顿进行任何调查的问题。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追究电子邮件调查或基金会调查中的任何一个?

特朗普:是的,你知道我们会有人(检查官)调查各种事情。要是我在这件事上有任何影响,那我的意见是我们要向前看。你可以说,基金会做一些好的工作,他们可能犯了错误等等。竞选失败的那天晚上,对她来说很艰难。所以,我态度坚决,我们必须向前。我们有这么多不同的问题要解决,我不认为我们必须翻旧账。

特朗普:我非常仔细地审视这个问题。我有一个开放的心态。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因为没有什么话题比气候变化有更多的不同意见。但的确有很多人站在气候变化的对立面…我有一个非常开放的心态。我要研究很多发生在它上面的事情。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