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家喝博若莱新酒 英国人却将它玩成了“快递大战”|新酒|Reims

2016-11-25 00:11:42 千象网 分享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凤凰网酒业:http://jiu.ifeng.com/

博若莱新酒节已经热热闹闹的过去了一个礼拜,这些“离葡萄最近”、“有初吻的味道”葡萄酒们一经诞生,就给全世界带来了一个值得豪饮和欢庆的节日。

那么这些新酒,究竟是如何冲出“农村”、跨越半个地球,第一时间跳进了日本人的温泉池、又被端上了美国人的感恩节餐桌?

这个“送新酒”的小游戏在酒商们之间小打小闹的玩儿了几年,没成什么气候,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结束了在巴黎的学业、回到家乡帮家里卖酒的Georges Duboeuf(也就是如今博若莱新酒最重要的生产商、人称“博若莱新酒之父”)发现了新酒背后巨大的商机,灵机一动,开始全情投入到有关博若莱新酒节日的宣传和推广工作中,并打响了那句著名的宣传口号:“Le Beaujolais Nouveau est arrivé (博若莱新酒到啦)!”

Georges Duboeuf押对了宝,博若莱新酒节果然火起来了,一年一度运送新酒的比赛也引起了越来越多媒体的报道,渐渐的,全世界的人们都对新酒和新酒到来的日期翘首以盼。酒商们之间的游戏不再只是打个赌那么随意,为了吸引闪光灯、宣传自家的新酒,一些酒商甚至用大象、人力车、热气球、直升飞机、跑步者和摩托车来运送新酒去巴黎。

新酒节成为一场名副其实的盛大狂欢。每年,仅仅在博若莱地区,就会有120 场关于新酒的庆祝节日。通过这些夺人眼球的宣传造势,博若莱新酒走向了世界:每年产出3500多万瓶,销往110多个国家(尤其在美国、日本和德国等地),其产量占整个博若莱产区的三分之一。从1985年开始,博若莱地区的政府决定将新酒发布的日子定位每年11月第三个星期四的凌晨,让周末提前到来。

1972年,伦敦Sunday Times杂志的记者Allan Hall突发奇想,要和读者们来一场激情的互动,于是放出话来,看谁能以最快的速度从法国带一瓶博若莱新酒回来给自己,获胜的读者将会获得一箱酒,并且被授予“往返英法最快”的荣誉奖章。

那个时候,博若莱新酒并没有如今这么流行,在英国很难买到,这个挑战一时间激起了人们强烈的好奇心,参赛者们想尽办法,以开汽车、坐火车、搭飞机的种种方式奔赴博若莱,希望成为第一个把新酒“带回国”的人。

最后,英国皇家空军放大招,用一架鹞式飞机(Harrier Jump-Jet)毫无悬念的胜出。

过去的几十年中,人们对葡萄酒的品味发生了变(提)化(升),对新酒的味道也不如以往那么热衷了,但这个拍大腿想出来的“带新酒回来”大赛却得以在腐国延续下来,并且逐渐成为了一个有组织有纪律、以慈善募捐为目的的“赛车”活动——Beaujolais Run

你没看错,就是法拉利FF…

没错,什么飞机、火车、轮船等虽然仍被用来运送新酒,但作为一个竞赛,最后都被证明没有什么看点,唯有自驾这一方式最大程度调动了大家的能动性,并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一年一度的Beaujolais Run为期五天,车队们从英国伦敦出发,一路驶向勃艮第的马贡地区,终点是博若莱镇。和其他的驾驶比赛不同,Beaujolais Run不比速度比“效率”,最终的赢家是用“最短捷径”到达目的地的选手。

参加这项比赛对车辆没什么要求,跑车、房车还是老爷车都没问题(不过既然大家要多带酒回去,跑车里的空间似乎小了一点)。总之,在新酒发布的前几天,你会在英国到法国Macon的这段公路上欣赏到全家福版的英国车展。

毫无悬念打败了上面的法拉利…

Beaujolais Run最初选择巴黎来作为比赛的中转站,后来泰亭哲香槟和勃艮第大商路易亚都(Louis Jadot)赞助了活动,以更好地宣传和推广香槟和勃艮第葡萄酒文化,比赛的线路变成了:伦敦—兰斯—Macon(博若莱)—兰斯—伦敦。俨然是一条葡萄酒旅游的观光线路。

2009年,英国《Decanter》杂志记者也坐着一辆阿斯顿马丁DBS跑车加入了这场比赛,并对比赛的详情做了记录,我们来感受一下:

“在赛车圣地Brooklands,John Surtees(唯一联获F1方程式世界冠军和Grand Prix摩托车大奖赛冠军的车手,恰好也是英国人)一声令下,40多组比赛车辆于11月17号浩浩荡荡前往英吉利海峡隧道。

‘Beaujolais Run’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题,今年是007系列出品人Albert Broccoli的百年诞辰,以这部电影为主题。你会发现车队里每个人都穿着华丽的James Bond系列服装,非常应景。我们可以看到追随者(henchmen),蛙人(frogmen),穿燕尾服的绅士,穿俄罗斯军装的女士,甚至‘Austin Powers’(一位英国间谍喜剧系列的主角)。

第一站是兰斯,夜宿泰亭哲酒庄,参观过酒窖、葡萄园、酒庄后,庄主Pierre-Emmanuel会亲自迎接大家,送上欢迎的吐司面包。第二天早上一齐出发,继续比赛。

当你和参赛者交谈时,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背景各不相同:银行家、律师、慈善工作者、媒体类型、工程师、企业家、作家、电台主持人和记者都在这儿。有人已经参加了很多年,有人是第一次,有些人非常享受这种不严肃的竞争,有些人为慈善募捐筹钱而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是为了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开心玩耍。”

“今天,参赛者将全力以赴,冲刺位于马贡的终点线。要记住,不是用最短的时间,而是用最短的距离。每辆车上都有里程显示器来监督里程数。

在到达终点之前,你还要依次在6道设置好的距离线上“打卡”:拍一张有你、有距离线、有风景的自拍照,证明你来过这里。

沿途美丽的勃艮第葡萄园风光让人有点分心,不过如论如何,要在周四凌晨之前到达博若莱,赶上新酒发布的盛大狂欢。

到达终点之后,首先参观路易亚都位于博若莱的酒庄:Chateau UP des Jacques,品酒,然后在酿酒师Baron Guillaume de Curieres de Castelnau(对的,这真的是他的名字) 家吃饭。到了晚上十一点,整条街都已经准备好了狂欢庆祝,绿色地灯从主大街一直铺展到镇广场,将人们引向藏有博若莱新酒的酒窖。

成千上万的当地人在广场上手持葡萄藤火把游行,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画面。午夜,人们的喧闹着涌向郊外,依照传统点燃烟火,狂欢,尖叫,音乐秀也接踵而来。每个街角都有免费的葡萄酒,虽然因为温度很低,几乎无法入口。”

“既然比赛已经结束,回Reims的路怎么走都无所谓了。将车里装满新酒,慢悠悠的旅行一番,将勃艮第那些古朴小镇和田园风光尽收眼底,美食相伴一路。

最后,盛装出席在兰斯的晚宴是这场比赛的另外一个高潮。今年的晚宴由泰亭哲香槟的品牌大使、 007系列中Q的扮演者Desmond Llewellyn的儿子Justin主持,宴会地点是La Marquetterie——泰亭哲家族旗下一座由葡萄园包围的美丽城堡。

晚宴过后,会有知名乐队表演。第二天启程回伦敦。”

“回到伦敦后,参赛者们在Ritz赌场的私人俱乐部会合。

竞赛的组织者Rob Bellinger按照传统将第一瓶博若莱新酒送给赌场的首席执行官,宣布活动圆满结束。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这么会玩、又高大上的腐国人民对于这场活动给出的报名费似乎还可以接受,每车收费895磅,不包括油费和通行费。同时每辆参赛轿车将带来至少2250英镑的募捐,而这些钱将100%直接赠予指定慈善机构。

明年的新酒节,你想不想来场美食美酒一路的“马拉松”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