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男子患白血病 亲朋好友近50人愿意配型

2016-11-24 21:45:08 千象网 分享

表弟的造血干细胞合适,移植手术顺利

一人有难,众人来帮,这是不幸中的大幸。33岁的陆辉(化名)年纪尚轻就患了恶性白血病,好在亲朋好友皆不遗余力帮助他,抽血配型、组织捐钱。

种如是因,收如是果。陆辉平时就是一个热心仗义的人,朋友要求帮忙,他从不拒绝。孟子说,爱人者,人恒爱之。大家愿意帮他、拼命救他既是人之常情,更是人之大爱。

本报记者张树波夏盛通讯员刘微彭思达罗闻长沙报道

从B型血到A型血,33岁的陆辉以后将和表弟流着同样的血。“现在真正变成亲兄弟了!”

今年5月,得知陆辉患恶性白血病,6个旁系亲属爽快答应配型,40多个朋友也参与其中,从武汉、丽江等地抽血化验;最终陆辉的表弟配型成功,随后的手术也很顺利。目前,陆辉正慢慢恢复健康。

11月23日上午,手术后两个多月,陆辉来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血液科进行复查:造血重建十分顺利。陆辉说,他是独生子,现在多了一个“亲弟弟”,很感激也很感恩。

23日上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血液科31病室,陆辉戴着口罩坐在病床上。

陆辉说,今年5月身体突然不适,开始时感冒发烧,又出现出气不顺的情况。他本以为是心肌炎,不料,去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恶性白血病。

陆辉住在长沙,从事环保工程行业,妻子在永州老家工作,夫妻两地分居。虽然工作忙,陆辉每天都会给妻子打电话,晚上和5岁的儿子视频。

急性髓系白血病M4型、基因FLT3呈阳性……一系列陌生的医学名词被医院专家证实,陆辉整个人懵了。

家中的妻儿和年迈的父母得知他的病情,都鼓励他,5岁的儿子在视频中对他说:“爸爸要加油!”家人的支持、儿子稚嫩而有力的话语给了他积极治疗的信心。

陆辉是独生子,父亲陆华国(化名)今年60岁,得知儿子被确诊为白血病,他“心都要跳出来了”。陆华国拼了命也想救儿子,无奈他和老伴“年纪都大了,身体也不好”,只能从骨髓库找合适的配型。

等了一段时间后,听医生说可以与表亲做配型,陆华国赶紧回家找亲戚商量,“亲戚们答应得很爽快”。陆辉没料到,很多亲戚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抽血配型,很少见面的表兄弟也来了。

最让陆华国感动的是,他有一个侄子在武汉读书,家人晚通知了两天,侄子还把家人说了一顿,得知情况后马上去抽血配型。幸运的是,连续几个配型失败后,专家确定陆辉的表弟何昌豪的造血干细胞比较合适。

参与血液筛查的,除了家人,还有陆辉的朋友,前后有40余人,“不少都是在外地”。

9月19日,历经5个小时,医生从何昌豪身上采集了675ml的骨髓造血干细胞,并顺利输入陆辉体内。次日,专家们再次采集了152ml的外周血造血干细胞注入其体内。

移植完成后,陆辉出现了急性排异反应,一边打寒颤、发高烧,还一边起皮疹,浑身上下像是有个电钻在骨头里钻了8天。幸运的是,陆辉最后转危为安。

“要抽骨髓,难以想象表弟当时有多辛苦。”陆辉说,他们以后血脉相连,是真正的亲兄弟了。

22岁的何昌豪与陆辉很少见面,除了过年在老家聚聚,平时少有交集。“我对白血病也不了解,就想着要救表哥。”何昌豪说,得知表哥得了白血病,家里的亲戚都去医院抽血做配型,自己也没有犹豫,“第二天就去做了”。

何昌豪说,看到结果的时候,自己还是有些失望,HLA(白细胞抗原)配型显示,他俩10个位点的检测有7个位点相合。两人并不是百分百吻合,何昌豪成为备选对象,不过“总归有了一线希望”

最终,何昌豪被选为捐赠对象。他还记得做骨髓移植那一天,早上8点多开始,在全麻的状态下抽取骨髓,等他醒来时已经中午11点,第二天又抽了一次。“先是在屁股后面抽,第二次从手臂抽。”

如今,何昌豪的身体已经恢复,隔两天他就会和表哥相互问候下。“表哥原先是B型血,以后可能会变成我的A型血了。”说到这,何昌豪的语气变得欢快。

23日上午,陆辉来医院复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徐雅靖认为,他的骨髓没有残留白血病细胞,造血重建很顺利。“这是湖南省首例旁系单倍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徐雅靖说,旁系移植的优点是复发率低,不过也存在难度,比如植入失败或者急性严重的排斥反应。

经此一劫的陆辉,用了“脱胎换骨、涅槃重生”来形容这次治疗经历。对于自己的重生,他对亲人及朋友的感激难以言表。

29岁的何骞认识陆辉有20多年了。何骞在云南丽江工作,几个月前,他接到了陆辉妻子的电话。电话那头,陆辉的妻子说丈夫得了白血病,正在做化疗。

“当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何骞说,他们从小玩到大的总共有四个人,他挨个打电话问。永州的好友得知消息后,立刻到长沙看望陆辉。

何骞从云南赶回长沙,看着虚弱却又乐观的陆辉,内心有些酸楚:“好不容易打拼过上好日子,结果得了这种病。”

后来,陆辉的朋友们自发抽血,然后寄到上海做配型。“从小一起长大,我们都想救他。”何骞说,这些参与骨髓配型的人,有从小认识的朋友,也有工作伙伴。“总共40多人。”每配型一次,费用要3000元,而这部分钱大多来源于亲朋好友的捐助。

“有时候遇到难处,他都会帮忙,不管是借钱还是找工作。”何骞说,陆辉为人仗义,像大哥哥一样。何骞在长沙上学时,陆辉刚好参加工作。到了周末,大家都会去找大哥改善伙食,陆辉总是毫不犹豫地接待。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