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报警称“我怕”民警路上保持通话40分钟找到他

2016-11-24 17:15:39 千象网 分享

民警与小梓涵的婆婆在交流情况

小梓涵看到警察叔叔后非常兴奋

  前天上午9时50分,正在沙坪坝区大学城西永路上巡逻的民警程永强接到110中心转警:一个小孩子哭兮兮地报警,只知道说“我怕”,也不知道他那里发生了什么事。程永强赶紧用自己的手机给报警的小孩打过去,没想到这一打,就打了近40分钟。

  “警察叔叔……我怕”

  昨天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的程永强回忆,自己当时接警后,就让同事开车,自己在副驾位置拨通对方的电话。

  此时是9时52分。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呜……你是……你是哪个?”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我是警察叔叔。”程永强轻声地回答,但没听出那头是妹妹还是弟弟,只感觉是个很小的孩子。

  “警察叔叔……叔叔,我怕。”小孩停止大哭,还有些抽泣。

  “你怕什么啊,爸爸妈妈呢?”程永强问。电话那头的小孩好像有些不知所措。

  “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啊?”程永强换了种方式问,希望能安抚小孩惊恐的情绪。

  “我叫周梓涵(化名)。”小孩的声音还是很小。

  “涵涵,妈妈爸爸叫什么名字啊?”程永强慢慢和梓涵聊起来,梓涵清楚地说出了父母的名字。

  “你报警干嘛啊,涵涵?”

  “我怕,我怕!”此时的梓涵似乎还有些紧张。

  “我一个人在家,黑黢黢的”

  “你好多岁了,小朋友?”程永强在车上继续问。

  “6岁了,叔叔。”

  “那你跟叔叔说,怕什么,叔叔是警察。”程永强给梓涵打气。

  “我一个人在家,黑黢黢的。”这时梓涵又大哭起来,“外面风好大,窗子摇来摇去的,会不会破了?!”梓涵的声音听上去越来越小,估计是被吓住了。

  “不要怕,叔叔一会就到了。”程永强知道问一个6岁小孩的家庭住址可能有点难,因为他不一定记得清楚门牌号。“你跟叔叔说,你住在哪里啊?”

  “我住在大学城。”梓涵迅速地回答。

  “警察叔叔什么时候到”

  大学城是一个大地名,显然不能让程永强快速找到梓涵。“你跟叔叔说,还记得更详细的名字吗?”程永强引导梓涵。

  “嗯,我好像听婆婆每次打电话时,都说的是安置房。”梓涵终于说出了一点对程永强有用的东西。程永强知道,西永片区的安置房离自己当时所在地约3公里远。不过,西永片区安置房有两个点,70多栋楼,面积不小,漫无目的找肯定不是办法。

  “警察叔叔,你什么时候到呢?”奶声奶气的声音又传来了。

  “今天你为什么没上学呢?”程永强没直接回答梓涵。

  “嗯,生病了,婆婆给我请了假,没去幼儿园。”梓涵说。

  “你住几楼啊,平时上楼是不是婆婆背你呢?”程永强继续问。此时,警车已到了两个安置房点的中间位置。

  “我们家在6楼。”究竟是哪一栋的6楼,梓涵没说。程永强不死心,继续向梓涵套线索,终于听到梓涵说出“18栋”这个信息。

  “你告诉叔叔,平时出去耍在哪里坐车啊?”程永强又问。

  “猪儿场。”梓涵说。

  程永强这下找到了准确的地址。

  “我是警察叔叔,你开门吧”

  来到安置房小区18栋6楼周梓涵的家门口,程永强才挂断电话。此时是10时30分,这个接警电话,程永强打了近40分钟。

  “梓涵在家里吗?我是警察叔叔,你开门吧。”程永强在门外喊。

  吱嘎,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棉袄的小萌娃跑出来,打着光脚,一把抱住程永强——他就是拨110求助的梓涵。看到警察叔叔终于到了,这个小萌娃瘪着嘴,又要哭了,程永强赶紧把他抱进家里。

  梓涵跳上床告诉程永强,婆婆出去买菜了,让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玩。由于婆婆很久没回来,外面又在刮风,自己很害怕,就拿婆婆留在家里的手机拨了110。

  随后,程永强开始联系梓涵的父母,同事则陪梓涵看电视。正在这时,一位女士突然开门进来,看到民警后很惊讶,连问“你们是谁”。原来,她就是梓涵的婆婆孙女士。

  “找警察叔叔是最安全的”

  听完民警的情况介绍后,孙女士很不好意思。她说,儿子儿媳在大学城上班,一家人在西永租房子住,平时自己在家带孩子。当天因为梓涵感冒了,所以请假在家休息。事发前自己去买菜,顺便买药,让梓涵在家里乖乖地玩。可能是自己出门后刮起了大风,吹得窗门和其他东西拍打的声音大,吓坏了梓涵。“我当时手机也没带,完全没想到孩子会怕,平时都不怕。”孙女士说,更没想到的是,梓涵拨110后,警察叔叔真的来了,还陪着他看电视。

  “我们学校教了的,遇到坏人和遇到害怕的事情,找警察叔叔是最安全的,电话要拨110。”吃了药后的梓涵躺在床上,乖巧地告诉程永强,“老师说不要相信陌生人,只能找警察叔叔。”(重庆晚报记者朱隽)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