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改革有望2017年上半年出炉 你以后会怎么交税

2016-11-24 15:50:46 千象网 分享

本轮个税改革的重点是综合和分类相结合,就是按照综合所得减除标准,而不是继续按工薪所得的费用标准,“抵扣”成为最大的亮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个税改革方案有望在明年上半年出炉,改革最核心的内容之一,即专项抵扣已渐进破题,再教育支出或成为抵扣的首选,首套房贷利率也有望纳入选项。

需要关注的是,本轮个税改革是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为大方向,不再像以往那样只是提高个税起征点。通过税制调节社会收入分配,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

我国现行的个税政策实行分类征收制度,应税所得分为11类,包括工资、薪金所得;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等等。

个人所得税税率包括超额累进税率和比例税率两种形式。其中,工资、薪金所得适用5%~45%的九级超额累进税率。自2011年个税法修正案通过并正式实施后,个税免征额由现行的2000元提高到3500元,适用超额累进税率变为3%至45%。

45%的高额累进税率对于一些特殊情况的高收入者难以完全兼顾,国家为了鼓励投资股市,对个人转让上市公司股票的所得税继续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对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个税的这一做法就会让人感到不平,辛苦劳动所得要交的税率最高可以达到45%,而资本所得适用个税税率才20%。

本轮个税改革的重点是综合和分类相结合,就是按照综合所得减除标准,而不是继续按工薪所得的费用标准,“抵扣”成为最大的亮点。

个税改革就是要将部分收入纳入综合,同时建立基本扣除加专项扣除的机制,适当增加专项扣除,减轻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

目前来看,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所得、股份转让所得等部分资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的可能性比较大。此外,再教育支出或成为专项抵扣首选,首套房贷款利率也有望纳入选项。长期来看,根据社会配套条件和征管机制的完善程度,赡养老人、抚养二孩等家庭支出也有望逐步纳入抵扣。

其实,类似的意思9月份的时候时任财政部长楼继伟就说过:“要将纳税人家庭负担,如赡养人口、按揭贷款等情况计入抵扣因素。”结果房贷可以抵扣个税的消息一出来,舆论就炸锅了。普遍的一种担心是,本来买不起房就已经很苦了,买得起房的人还要比我少交税,这是不是鼓励大家都去买房,那房价不是又要涨了?房价涨了本来都买不起房的人就更买不起房了,本来买了房的人获得了个税抵扣,阶层分化不是更大了吗?

实际上,个税抵扣的目的是将个人或家庭的生活负担也考虑进来,增进税负公平,有房贷的人生活负担更重,获得抵扣没什么不应该,如果说这样的税收会便宜了有钱人让有钱的人更有钱也站不住脚,毕竟有钱人根本不用贷款,可以一次性付款。

当然,这样的担心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如果分步实施,第一步只出首套房贷利率,的确有可能助推房价上涨,但这不代表将房贷排除在个税抵扣之外,而是要做更科学的设计。例如,房贷利率抵扣应该和其他配套措施一并推出,就像对大面积住宅采取不同的征税政策一样,首套房贷利率抵扣也可以依据估值等设计是否参与抵扣、如何参与抵扣,譬如规定总价上千万元的就不能进行房贷利息抵扣等,都可以通过更加专业和科学的税负制度设计解决。

目前,我国的个税基本就是工薪税,免征额提高会让高收入人群受益更多,而且还只是靠工资过活的相对高收入人群,老板们基本不受影响,因为他们主要依靠财产收入,而财产税不仅税低征收难度还大,基本上就是“劫贫济富”的节奏。个税改革往按家庭征税的方向走,推出专项抵扣,除了上面提到的房贷利息、个人进修再教育、赡养老人和抚养二孩,还有更多的项目都应该逐渐纳入抵扣。

参照所得税抵扣较为成熟的香港,除了上述这些,已婚、单亲、有子女、供养父母、祖父母或兄弟姐妹、慈善捐款等,都有抵扣,而且子女的数目、子女或供养的兄弟姐妹是否年满18岁、是否因伤残失去工作能力、是否需要供书教学、父母或祖父母的年龄、是否同住,都有不同的额外抵扣额度。专项抵扣不仅需要,而且还要不断地完善、细化和扩大范围,这不仅要求科学设计,还会让个税从单位代扣向个人申报转变,尽可能地提升税负公平。

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收入分配改革总目标,个税改革总的原则是“增低、扩中、调高”,即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收入者比重,降低中等以下收入者的税收负担,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

这次改革,要将部分收入纳入综合,同时建立基本扣除加专项扣除机制,适当增加专项扣除,就是减轻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提高对高收入人群的税收调节力度。

目前,各国的个税基本都是宽税基、普遍纳税辅以专项抵扣的模式,而我国相对而言税基偏窄、中等收入人群税负过重且基本没有专项抵扣。美国的个税占税收比重约45%,而去年我国个税总额只占税收比重的6.3%。

个税改革的方向,是在增进税负公平的基础上,让中低收入的工薪阶层个体降低纳税额,增加对高收入人群的税收,扩大税基。也就是说,让中低收入的人纳税减少,让富有阶层的人交税增多,让税源稳定增加。

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大多数国家则实行的是综合所得税制,以按个人征收为原则,并在实际征收中通过细则规定,实际照顾到低收入、多子女家庭的需要。只有越南、缅甸、柬埔寨等少数国家和中国一样,实行的是分类所得税制度。

分类所得税制度,只要个人月收入过了起征点,不论家庭负担轻重、是否已婚,都适用相同的税率。这种一刀切的做法虽简单易行,但它没有考虑地区差异、虑家庭总收入以及赡养老人、抚养子女等情况,对收入相同而纳税能力不同的纳税人也适用相同的税率,有违量能纳税原则。

个税改革的方案一直引发多方关注,各种言论也层出不穷,首先是10月份,国务院颁布文件,大意是指高收入者适当增税,低收入者适当减税。另外就是朋友圈疯传对高收入阶层实施增量调节,并提到12万元年收入这个标准。

对高收入者适当增税、低收入者适当减税,这个是有据可依的,也与“增低、扩中、调高”的主调切合,而12万元的标准这个说法是对政策文件的误读。

这则消息称,所谓“12万元以上的个人加征个人所得税”的依据,来自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然而,记者仔细阅读《意见》原文,通篇并没有涉及“年收入12万元是高收入群体”,与个税相关的内容是这样的表述的:进一步发挥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健全包括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税收体系,逐步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进一步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发挥收入调节功能,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完善鼓励回馈社会、扶贫济困的税收政策。

“信息的传播者自作主张,将高收入者定义为年收入12万以上,把‘税收调节’变成了‘加税’,这样一来意思就全拧了。”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介绍,年收入12万元并不是划分高低收入人群的标准和界线,财税部门也从来没有出台过高收入群体的认定标准。

“从世界范围看,实行综合个人所得税制的国家,个人所得税均实行纳税人自行申报制度。”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我国目前实行个人所得税分类税制,个税主要通过单位代扣代缴方式征收。从个税改革方向看,我国实施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要逐步建立个人自行申报机制。2005年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个人所得税法的意见,我国建立了年所得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自行申报制度,主要是为今后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探索、试点并积累经验。

“实际上,年收入12万元只是在税收管理上,对自行申报纳税者的一个划分,在当时也不是划分高收入的标准。”刘尚希表示,有关媒体报道中所称“年所得12万元是高收入者”或“对年薪12万元的纳税人要加税”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推演和造谣。

在我国现行税制中,工薪收入实行超额累进个人所得税税率,从3%到45%分为7级,但并没有任何一级税率,是按12万元以上税率是多少,12万元以下税率是多少来划分的。在7级税率中,年收入12万元适用的税率是第三级,在它上面还有4级更高的税率。

很多人关心:既然12万元不是划分收入高低的标准,那么高收入人群与低收入人群,到底有没有一个划分标准?

“在中低收入和高收入的划分上,国际上及我国均没有法律确定的标准,税法上也从来没有确定过高收入的标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孙钢解释说,以目前的工薪所得个税为例,适用30%以上税率的年所得额为42万元以上,为2015年城镇职工平均工资的6.8倍,适用45%以上税率的,年所得在96万元以上,为2015年城镇职工平均工资的15.5倍。而美国适用最高39.6%税率的个税为年所得40万美元以上,约为美国人均收入的9.3倍。

个税改革将通过立法稳步推进, 将适当增加教育、房贷等专项附加扣除

在这则推演与误读的消息中,还提到了个税改革将实行所谓“三步走”。每一步怎么走,都说得有鼻子有眼,这个靠谱吗?

“这个说法没有依据。未来个税改革的方向早已明确,是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通过税制设计,合理调节社会收入分配,进一步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水平,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征税力度。”刘尚希表示,未来个税改革肯定会分步实施,条件具备了成熟了,就往前推进一步。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保护合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清理规范隐性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努力缩小城乡、区域、行业收入分配差距,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的收入分配改革目标,这就需要对当前个人所得税制度中一些不适应当前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的方面进行改革,在广泛征求社会意见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制定大多数人能接受的方案,形成社会最大公约数。

孙钢介绍,所谓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就是通过建立“基本扣除+专项扣除”机制,适当增加专项扣除,进一步降低中低收入者税收负担,比如在现行3500元起征点和三险一金扣除的基础上,今年起我国已在31个城市试点商业健康保险扣除政策,下一步还将开展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未来根据社会配套条件和征管机制的完善程度,还可适当增加教育、房贷等专项附加扣除,从而根据不同个人和家庭间收入和支出的具体状况,合理确定个税征收范围,建立更加公平的个税调节体系。

即将进行的个税改革,在当前的关注度还是非常高的,个税改革与民意相关,应该严格通过立法程序,通过法律给大众合理的期待,缓解大众的焦虑。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