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改革,破除“一字之差”①:进城不“失地”

2016-11-24 13:35:03 千象网 分享

有房有车、有儿有女、衣食无忧、山清水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理想的田园生活。家住浙江省德清县城山村的柳满昌就过着这样的日子。可他说,即便在德清这样富裕的农村,村里的老一辈人还是有三怕:一怕病;二怕老(老了干不动农活,生活水准会大幅下降);三怕子女受不了好的教育,找工作受影响。三年前,随着德清县在浙江省率先实施户籍制度改革,柳满昌和邻居们都从农业户口转变为居民户口。身份变了,大家的“三怕”都没了,不过身板结实的柳满昌仍然停不下来,每天不是忙着种笋就是开着拖拉机搞运输,一年忙活下来能有20万元的毛收入。“等天放晴了,那山头的竹林可美了”柳满昌望着烟雨蒙蒙的窗外,笑容满面。

柳满昌的家中有4亩耕地、7亩多林地。随着身份的变化,耕地已经流转给别人种苗木,林地则用来产笋。这些土地曾是农业户口权益的象征,也是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差异之一。除此之外,柳满昌还承包了30亩竹林。柳满昌说,“农民”对他来说,已经从一种“身份”变成了一种“职业”。

在这三种“红本本”中,村集体资产股份证是德清县对全县农村经济组织经营性资产进行股份制改革后的成果。在浙江省德清县的户籍改革进程中,股份制改革对160几个农村经济组织成员的收益分配权以股权的形式进行固化,并严格按照资产量化到人,权证发放到户的要求,进行股权分配。

股份制改革之后,德清县资产清理总额是18.32亿,量化的资产是1.98亿。德清县农业局农经站站长周伟国介绍,股权的管理是按照“生不增、死不减”的可继承的静态管理模式来管理的。“静态管理模式的好处就是改革可以一次性到位,不因后续农户的变动和户口迁移的改变而改变,真正确保了农民的利益,使农民在改革中也得到了好处。”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您觉得还是城里好么?”

胡本华:“当然是城里好,现在孩子在城里念书,下一步打算把妈妈和老婆的户口都迁进来。”

而面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同样的的疑问,同样是农村出身的柳满昌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

“咱女儿现在在城里也有房子啦”柳满昌乐呵呵的抱着外孙告诉记者。

“那您不考虑去城里享享福?”

“有什么好去的?我在村里更舒服”柳满昌的脸因为喝过几口小老酒,红扑扑的。

土地确权和地票制度实现了农民带权进城甚至是带着资产进城,从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农民对土地的执念,也给中国户籍制度改革起到了推进作用。但是,当农民变成居民以后,一部分农村人反而不愿意离开农村,这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长久以来的赖土地以生存。

像柳满昌,消除了所有的后顾之忧,如果靠种地就能丰衣足食,为何不在村里悠哉自得呢?更何况现在还有了承包地的收入和集体资产的分红。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指出,很多农民不愿意将户籍转为城市市民,是因为承包地有收入:“下一步土地法应该进行修改,对于村集体的村民身份界定出台相应的法规。在给予补偿后,很多早已进城的人可能会退出承包地。”

农民不想进城是一,权益再度失衡是二。很多农民将户籍从农村转到城市后,在农村拥有承包地收入,在城市也有工作,享受城市养老保险和医疗。在城市人眼里他们享受的就是双重福利。但身份差异的天平从倾斜的一侧向另一侧倾斜,户籍改革依然未到终结那刻。

(实习编辑:祝闻豪)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