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特朗普创造就业离不开中国

2016-11-24 12:23:32 千象网 分享

  在2016年11月20日的北大朗润园第73次朗润·格政《特朗普当选与中国经济展望》上,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国家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特朗普上台之后中美贸易关系进行了展望和分析。

  张燕生认为特朗普上台之后,TPP的未来不确定。TPP把世界各国分成两个部分,参加TPP的国家能够享受协议和优惠的关税、贸易条款,中国、印度等绝大多数的新兴市场因为不能参加被边缘化了。TPP本身就是对全球化的反动。而特朗普更彻底,他要进一步去TPP、去TPIP,就意味着美国会更加内向化。

  据张燕生介绍,特朗普政策会更加内向化的一个表现是,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多年,2013年中国开始列出负面清单,法无禁止皆可为,也就是说中国把BIT的核心作为投资环境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双方谈判进入快车道,现在谈完了90%很快要签约了,然而特朗普说他不喜欢BIT,因为美国的大企业家认为BIT会是中国投资环境对美国的核心部门的一次大规模的开放。

  另外,张燕生分析,美国要搞基础设施建设,但是中国几乎不太可能能从这里分到一杯羹,因为基础设施制造的机会美国连它的盟国都不会给,美国要用它带动美国的就业和美国的经济。

  不过,张燕生认为,美国要创造就业、美国要创造制造业的回归、美国要创造未来十年1%的增长率,它离不开中国。特朗普上台以后,会扩大财政支出,实施减税,会引发美联储从每年开始连续加息,会引起中国资本下一步的外流、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上升,有没有可能引发八十年代的美元危机,这是他担心的。

  以下为张燕生部分演讲内容,有删节,未经作者校验:

  我们现在处于大变局的阶段,特朗普上台以后有可能带来什么变化?

  第一,TPP的未来不确定。TPP是美国2009年以后实施的重要战略部署,去TPP就是去中国在全球化得到的利益。2009年美国搞了TPP,把世界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能够参加这些组织、机构的国家,可以享受开放的协议和贸易,参加不了的就被边缘化。中国、印度、绝大多数的新兴市场被边缘化了,全球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美国会从中受益吗?我相信不会,世界将更加四分五裂。从这个角度来讲,TPP本身就是对全球化的反动。而特朗普说连这个反动都不彻底,他要进一步去TPP、去TPIP,就意味着美国会更加内向化。

  第二,美国要去BIT(中美双边投资协定)。中国从2013年开始讲的最多的是法无禁止皆可为,也就是说中国人把BIT的核心作为投资环境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谈判进入快车道,现在这个谈判谈完了90%,很快要签约了,然而特朗普说他不喜欢这个。因为美国的大企业家认为BIT会是中国投资环境对美国的核心部门的一次大规模的开放。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为了这一轮的BIT,2008年开始和中国谈判,2009年美国跟中国政府说暂停谈判,中国说可以,就暂停了两年半。美国用这两年半制定了全套的系统的美国关于未来投资标准、投资原则、投资规范的一整套的规则。再重启谈判的时候,中国人发现完全没有办法谈判,因为美国做了两年半的准备。

  第三,关于中美贸易方面,美国认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等等这些问题使大家感觉到中美下一步贸易摩擦可能会加剧。人民币下一步继续贬值是不是增加中美贸易逆差,如果增加会不会引起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呢?如果引起,中国反制,两个大国会不会引发贸易战?除了这些,美国要搞基础设施建设,美国基础设施美国造,中国说我们有能力、有资本,但是美国说他不缺钱,他缺的是投资和有效需求。不要说中国,基础设施制造的机会它的盟国都不会给,因为美国要用它带动美国的就业和美国的经济。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上台以后对中美之间确确实实会带来一个新的变化,这个变化既是挑战,也有可能是中美之间合作新的机遇。因为美国要创造就业、美国要创造制造业的回归、美国要创造未来十年1%的增长率,它离不开中国。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看到,对中国会带来很多短期和中长期风险,核心问题是中美之间能不能够超越零和博弈。特朗普上台以后,会扩大财政支出,实施减税,会引发美联储从每年开始连续加息,会引起中国资本下一步的外流、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上升,有没有可能引发八十年代的美元危机,这是我们担心的。美国在华企业认为在中国投资的五大挑战——法治、劳动力成本、监管、缺少合格员工、产能过剩——过去相比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因此对中国来讲,下一步怎么解决法治、成本上升所引起来的经济结构调整以及我们的规制、职业教育和技术培训和产能过剩的调整,这是下一步中国投资环境发生变化的重要的地方。

  美国来华投资企业认为的商机,工业企业认为商机是中国城镇化、消费升级和环保,科技企业认为商机是消费转型升级、互联网+、创新,消费类企业认为机遇是消费升级和互联网+和中国的改革,服务类美国企业认为中国机遇是一带一路、消费升级和互联网+。其实,来中国投资的美国企业过去35年看中了中国农民工的资本正在退出,现在讨论最多的问题是苹果是不是要回归美国,苹果不回归美国,他的生产基地今后可能也不会在中国,可能会在印度。为什么?因为苹果最初在中国的投资是东部沿海,但是过去十年,苹果把它的加工基地转移到四川、河南。去年,四川外贸减速下降27%,郑州外贸下降30%,为什么?因为当苹果手机、iPad卖的不好,为他代工的外贸就大幅度下降。我们发现过去35年中,中国低成本的环境的资本自然的离开中国。但是技术服务、研发服务和工业服务现在来华投资增速在今年前9个月增长率达到90%以上,什么概念?也就是美国企业来中国投资2005年之前看中的是中国的农民工,2012年之前看中的是中国市场,2012年以后美国来华投资企业看中的是中国下一步的高增值服务和高技术制造。这个角度我们发现,美国来华投资企业在发生重大结构性变化。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未来四年对中国来说,怎么能够在特朗普上台可能和中国发生摩擦的地方,包括他之前说要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包括他讲如果中美贸易失衡继续下去,将开征45%的关税。对于这两点,我认为都是很难成为现实。但是下一步怎么改善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怎么改善中美合作关系的重点,未来四年是比较重要的时期。中美经贸关系还是要采取超越零和博弈,未来的四年是中国要做负责任大国的新阶段,中国还是要把90%以上的精力放在做好自己的事情上。所以美国新总统上台,我自己的看法对于中国可能是改善中美关系、改善中美经贸关系的重要机会窗口,关键问题还是我们怎么做。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