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学生间打闹 致耳膜穿孔?

2016-11-24 12:21:30 千象网 分享

15岁少年打架 耳膜穿孔?

平日里在学校,尤其是男孩子,喜欢打打闹闹,有时是开玩笑,你戳我一下,我还你一下,有时打着打着就不是闹着玩这么简单了,这不,滨州博兴县某职业院校的两个学生打架,打出事来了。

滨州技师学院小王:“那天晚上我下了晚自习,我趴在前面睡觉,把我拉到后面去,和我闹,我不愿意闹想回去,把我拉到楼梯口拐角,打我胸上一拳,我也还了一拳打他脸上了,他就打我耳朵上了。”

小王今年15岁,在滨州技师学院上学。他告诉帮办,下了晚自习后和同班学生小李在楼梯口打闹,结果他的耳朵开始不舒服了。

小王:“我回去以后坐着,耳朵就一阵阵疼。”

小王的姐姐:“当时晚上是去博兴县人民医院挂的急诊,医生去检查说是鼓膜穿孔,要求住院。”

说着,王女士给帮办出示了当时在医院检查的诊疗结果,上面写着:耳膜穿孔。看到这样的诊断,小王的家人当即联系了打人学生的家长。

小王的姐姐:“礼拜六晚上,他父母带着孩子走了一趟,放下1000块钱,我说你们就不管了吗,不管我报警了,然后他们第二天又放了2000块钱,然后陆陆续续一共放了6000块钱,医药费我们一共是花了不到7000块钱。”

伤情鉴定:时间还未到

王女士说,对方的家长并没有给够医药费,但当她再次联系对方的时候,对方的回答实在让她接受不了。

小王的姐姐:“俺的孩子耳朵不好,我还不能找你们吗?”

“那是你的孩子?”

“对啊,你那么着急,我看那是你的私生子吧。”

在沟通无果的情况下,王女士报了警,警方开具了一张伤情鉴定委托书,建议先去做伤情鉴定。随后,帮办和小王及家人一起来到了滨州市博兴县公安局。

法医鉴定工作人员:“出院以后查了吗。”

“查了,说是发炎。”

“现在的标准,长好了没长好他不是一个伤情,到一定时间内长好了,他是一个伤情,到一定时间没长好,他是另一个伤情。等到44天的时候才行。到今天才30天。”

负责伤情鉴定的工作人员说,根据我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小王的这类伤情目前还没到可以鉴定的时间,只有等到规定的时间后才可以做鉴定。

在校期间出事 学校有责任吗?

伤情鉴定的时间还没到,那么学生小王就真的只能干等吗?学校对此事有什么态度,打人学生家长的到底还会不会露面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小王的姐姐王女士:“从一开始出事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都是我们家长主动给学校,联系学校的班主任,学校从来都是说是没有问一下,或是怎么的。”

王女士告诉帮办,学校的做法让她不能接受,对方家长也联系不上,事情真的就此陷入僵局了吗?在小王的带领下,帮办再次来到学校,找小王的班主任了解情况。

小王的班主任周老师:“你没给我打招呼,一句话说不清楚。”

小王的姐姐:“你看,他每次都是这个态度。”

小王的班主任因为要上课,拒绝了帮办的采访,于是帮办和小王及家人一起来到了系主任办公室。

滨州技师学院信息工程系主任:“当时这种情况,双方家长都表现地比较高调,当时的时候都比较积极。当时征求家长的意见,他们愿意自己处理。”

系主任告诉帮办,当时双方家长已达成一致,学校便不再插手,事情真的如系主任所说吗?

小王的姐姐:“当时是把我父亲叫过去开的会,具体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弟弟出事后班主任第一时间联系的我。”

“你就是当事人的一个姐姐,但我们是直接跟监护人打交道。”

“你们得给个答复啊。”

“你想问啥,你让我说话吗,我不让你说,这里是你吆喝的地方吗,我就是不让你说!”

学校:对方已退学 无法监管

双方在现场沟通中再次陷入僵局,王女士承认当时协商的时候自己不在场,但是现在他们联系不上对方家长,学校应该对此负责任,在和帮办的沟通中,系主任说出了另一个原因。

滨州技师学院信息工程系主任:“他现在有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他不上了,一学期连续旷课60课时,也就是两周不来,他就自动退学了,咱学校没有权利,管不了人家了,你明白吗?”

系主任解释说,不是学校不想管,而是现在管不了,打人的学生已经退学,学校对其没有约束力。

滨州技师学院信息工程系主任:“我们作为教育部门,就是协调。就只能说是可以说个话,如果不行,只能采取法律途径。”

穿孔未愈合 仍需治疗

打人的学生已经不在学校了,学校的答复是只能帮着小王协调。至于能否成功,校方也不能保证,而让王女士最着急的是,小王的伤情并不稳定,后期仍需治疗。

小王的姐姐:“出院第五天的时候,医生给检查了一下,说像这种情况,还得住半个月。”

在医院出示的出院报告上写道,“查体见左侧鼓膜紧张部穿孔处干燥,无感染征象,边缘粗糙,有上皮生长征象,穿孔未愈合。”

小王的姐姐:“我们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学校给个说法,处理一下赶紧的,希望对方继续给我们治疗。”

王女士说,自己只有对方的座机号码,但每次都沟通无果,在帮办的协调下,学校表示愿意协助联系对方家长。当着帮办的面,班主任拨通了对方父亲的电话。

班主任:“你好 李志刚父亲吗?”

“对啊。”

“你那事情处理怎么样了?”

“我不是处理了吗?”

“人家学生家长直接找到学校来了,人家提的要求你是满足不了还是怎么了。”

“你就再去医院看去,你们继续治疗,医疗费我给付。”

对方家长:愿意支付后续费用

电话里,打人学生的父亲表了态,而王女士则表示,这跟之前的说法并不一致,担心对方只是在应付班主任。

小王的姐姐:“在电话里就是骂,一个女的接的。你有他父亲的电话吗,没有,我只有座机,你把他父亲的电话给他。”

当着帮办的面,班主任把对方父亲的电话给了王女士。

小王的姐姐:“你是李志刚的父亲是吧,我是王国良的姐姐,说吧,让王国良继续住院治疗,医药费你付对吧?”

“对啊。”

最终在电话里,双方达成了一致,后期会一起协商为小王继续治疗的事情。

在学校打架,本身就是不对的,耳膜穿孔,不是小事,希望也给电视机前的学生们提个醒,上学是读书学习的,平时小打小闹成了习惯,一旦失手受伤,难受的可是自己。作为校方,有责任对在校学生进行监管和看护,除了规章制度的约束和提醒外,是否也应该反思,如何把监管落到实处,把隐患扼杀在摇篮。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