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专家:或为危机管理

2016-11-24 11:30:48 千象网 分享

  央广网北京11月24日消息(记者丁飞 邢斯嘉)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虽然韩国总统朴槿惠在“亲信干政门”丑闻中泥足深陷、四面楚歌,但她的政府却在昨天完成了一件对韩国而言“史无前例”的事情——与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共享军事机密。

  谈判仅27天,韩日便正式签署了两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首份军事合作协定,不可谓不突然。韩国舆论批评政府是绕过民意进行“突袭”,在野党则向国会提交要求中断协议的决议案。与此同时,更多猜测认为这是政府估计在转移舆论和民众对于“亲信干政门”的注意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韩国独立调查亲信干政门法案昨天正式生效,首场听证会也将于下月举行。在野党正卯足全力拉总统下台。一个协定、一部法案,将如何搅动韩国朝野和亚太局势?

  当地时间昨天上午10点,北京时间9点,在首尔韩国国防部内,韩国与日本举行了一个签字仪式。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日本驻韩国大使长岭安政代表各自国家正式签署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签署后,双方以书面形式相互通报,协议即告生效。

  《协定》最主要的目的,是推动韩日之间共享军事机密,涉及提供情报、防止泄露的方法和情报等级等。这也意味着,韩国和日本此后不用再经由美国可直接共享信息,包括朝鲜核信息和导弹信息。韩国国防部表示,期待日本向韩国提供关于朝鲜的卫星图片、潜艇和潜射弹道导弹等情报信息。根据报道,韩国已和多国签订这种协定或约定。韩国认为,为应对朝核问题,应该与拥有侦察卫星等对朝监视和侦查资源丰富的日本签署这样的协定。

  不过,协定签署前后,大批韩国民众聚集在首尔政府大楼前,对政府和不反省侵略史的日本分享军事机密表示反感。有抗议民众表示:“韩国和日本突然签《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实在太荒谬了,韩国在27天前,10月27号才刚刚启动相关谈判,而且日本从来没有就它在二战和殖民期间所犯下的罪行向韩国道歉。所以我们聚集到这里抗议这个协定。”

  军事合作在韩日两国合作中属敏感范畴:这一方面源于日本1910年至1945年在朝鲜半岛推行殖民统治的历史,另一方面也源于双方现有的领土争议。朝韩问题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认为,这是韩日之间小心翼翼开展军事合作的一小步,就像条高速公路,是为未来情报交换提供保障。

  杨希雨表示,韩日之间能够成文、成机制、成协议基础的军事领域合作,是迈出重要的第一步。《军事情报交流保护协议》不是军事情报交流协议,日韩之间在进行真正情报交换前,也得有这样一个协议。我给你情报,你得当回事,不能你自己的情报可以保密,我给你的情报就随便泄露,这是非常不安全的,所以它只是保障性协议,意味着韩日情报交流的条件已成熟,这在韩国对外军事交流史上是破天荒的。

  历史上,韩国曾在1989年主动向日本提议签署这类协定,但一直未能签约。2012年,韩国在野党和民众也曾对签署协定反应强烈,批评李明博政府不顾国内反对之声,最终迫使政府改变主意。而此次,从10月27号启动谈判到11月23号火速签约,前后不足一个月,如此匆忙到底是深思熟虑还是时间紧迫?是否如韩国在野党所言,是在转移“亲信干政门”的注意力?杨希雨认为,除了国家安全考虑,确实存在危机管理的可能。

  首先,今年的安全形势对韩国比较特殊,2016年朝鲜进行几十次导弹试验,这给朴槿惠政府一个机会。《情报交流协定》检测朝鲜导弹、飞行物还有潜艇, 能够增加安全感,所以通过阻力较小。更重要的是多了一个热点,降低对原来热点的压力。朴槿惠政府最近动作频频,实际都是危机应对措施,分流火力。

  的确,在过去24小时里,“亲信干政门”的火焰正在“烧”向总统本人。韩国内阁关于任命独立检察官调查的法案获得总统签署后生效,独立检查组规模约为105人;而检方调查本部负责人表示,已通过律师通知朴槿惠本人,最迟于本月29号前接受“面对面”调查;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已成立弹劾工作组,只要争取到三分之二议员支持,将立即向国会提交弹劾决议。

  而朴槿惠方面,目前已准备筹建律师团队,针对检方认为朴槿惠与三位嫌疑人共谋,在崔顺实索捐和获得政府机密文件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说法,青瓦台发言人郑然国予以坚决否认:“调查组公布的结果完全不属实,无视客观证据,是建立在想象和臆测上的沙上阁楼。”

  有舆论认为,在政府因为“亲信干政门”而四面楚歌之际,韩国军方仓促推进协议签署,是打算趁乱“强行突破”。而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角色更加值得关注。时事评论员刘和平认为,双方签署协定,背后正是奥巴马政府一手促成,目前是为了构建美日韩军事同盟,以及亚洲版“北约”。而新当选总统特朗普或将为美日韩关系带来变数,各方因而加快了进度。

  刘和平表示,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一叶知秋”,韩日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实际上意味着未来的美韩关系、韩日关系乃至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与安全格局都处于大变动的前夕。在美国保护意愿降低的情况下,亚太国家有可能更多的自动抱团以应对区域形式。同时也意味着特朗普上台前,对韩日所放出的话,尤其是要求这两个国家负担美国驻军全部军费并非只是一时狂言,而是有着内在的逻辑与合理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昨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韩日协定,将加剧半岛对立:“有关国家固守冷战思维,加强情报军事合作,将加剧半岛对立对抗,给东北亚地区增添新的不安全不稳定因素,不符合和平发展的时代潮流,不符合地区各国共同利益。当前朝鲜半岛形势复杂敏感,有关国家在开展军事合作时应切实尊重地区国家的安全关切,多做有利于和平与发展的事情。”

  近些天,韩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总统亲信干政事件仍在持续发酵。截至目前,韩国民众已举行四次大规模游行示威。据了解,本月26号韩国民众还将举行第五次大规模烛光集会,主办方预计届时全国范围内将有200万人参加。

  当天,主办方将通过4条游行线路布局对总统府形成抵近包围之势,于26日下午1点起在首尔市厅广场或清溪川广场进行先期活动,下午4时沿着4条线路进行街头示威游行,下午6时举行正式集会后,下午8时启动第2次街头示威游行,分为9条线路。

  此外,随着昨天(23日)韩国政府开始实施《任命独立检察官调查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的法案》。有当地媒体报道,检察官昨天突击搜查三星公司和韩国退休金管理机构——韩国国民年金公团。

  当天,三星集团发言人证实,检方对集团位于首尔附近江南区的总部进行突检。其实,这并不是韩国检方首次对三星集团进行突检。最近几周,检方已从三星总部和一家附属广告公司带走了大量文件。韩国检方已传讯若干名三星集团及附属公司高管,其中包括三星集团接班人--现年48岁的李在镕。

  韩国国家退休基金则证实,检方搜查该基金在首尔办公室及在全州总部。据了解,韩国国家退休基金目前是全球第三大基金,掌管约4600亿美元资产。

  随着调查的开展,朴槿惠的支持率持续低迷。“盖洛普韩国”18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进入11月,朴槿惠支持率连续三周仅为5%左右,创历届韩国总统支持率最低纪录,尤其在30岁至39岁人群中支持率几乎为零。关于韩国“亲信干政事件”的最新消息,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