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美投资专家:解读特朗普对华三大经济政策

2016-11-24 06:00:49 千象网 分享

凤凰财经讯(驻北美记者朱易)中国是否应该担心特朗普把中国标签为“汇率操纵国”?是否应该担心这位纽约房地产大亨威胁要将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关税提高到45%?是否应该担心这位美国新当选总统承诺要将中国的制造业生产岗位搬回美国?

针对这三大特朗普的对华经济政策,美国Kee Global Advisors (KGA) 联合创办人与董事合伙人柯映红认为,这些担心都是杞人忧天,这些对中国的极端政策主张都是政治家的竞选手段,其目的是吸引对中国有不满情绪的美国选民的同情和支持,从而获取更多的选票。

“汇率操纵国”的标签在柯映红看来只是特朗普的政治手腕。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的团队为他拟定了一个计划,上任第一天就把中国正式列为“汇率操纵国”。

然而殊不知,美国政府对汇率操纵国早有明确的定义。根据美国财政部2016年4月29日发布的公开文件,一个国家需同时满足如下三个标准才能被真正列为汇率操纵国。

对此,柯映红对凤凰财经表示,中国没有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因此把中国标签为“汇率操纵国”从美国法律上就说不过去。特朗普的这一提法更多地是虚张声势。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不断贬值。在岸人民币兑美元逼近6.9,而离岸人民币已经跌破6.9的防线。多家机构预测人民币年内将破7。

多数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当选和美联储加息预期的不断提高是影响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因素。中国央行力图对冲人民币在美联储真正加息后可能的瞬间崩盘带来的风险而故意将贬值的周期拖长,让市场逐渐适应这样的变化。这样的想法再次让中国“汇率操纵国”的印象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柯映红不这样认为。她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表示,人民币的贬值受内因和外因的联合影响,但关键是内因。

“人民币贬值现处于特殊的时期。和美联储加息有关,但只是原因之一。关键问题是中国经济在转型和重组。旧的生产模式在死亡,出口经济面临挑战。转型过程中,经济肯定要慢下来。而且美国经济不错,又有加息的预期诱发资本出逃,给人民币造成进一步贬值的压力。”柯映红告诉凤凰财经记者。

柯映红同时认为,人民币在美联储加息之前贬值压力仍然较大。一旦美联储明确加息,时间表不确定性最终消失,中国资本的流失速度可能会随之减慢,人民币下行的压力可能会缓解。

根据美国政府的数据,2015年,中美之间的双边贸易额已达到5500亿美金,到2024年预计达到1万亿美金。美国公民在享受来自中国的低廉产品的同时也忍受着同中国巨大的贸易逆差所带来的困扰。2015年,美国同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3657亿美金,占总双边贸易额的66%。

对此柯映红认为,虽然美中之间存在大量的贸易逆差,但是通过限制贸易,特别是大幅提高关税的手段去减少这样的逆差是不切实际的。

“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实行45%的进口关税,无异于使中国商品在美销售价格实现相应的增加。而这些增加的费用都要最终转嫁到美国消费者的头上”柯映红对凤凰财经记者分析道:“如果美国消费者的工资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获得相应幅度的增长,那么就等同于工资减少。”

据了解,根据不同的商品种类,美国现行的中国商品进口关说在10%至35%。另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美国2016年的平均工资增长幅度为4%左右。如果实行45%的中国商品进口关税,意味着中国商品价格上涨10%至35%,美国人的工资相对于中国商品下降约6%至31%。

“如果特朗普真的实行45%的关税,那无疑将打响一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中国势必予以还击。最终会两败俱伤,出现经济增长下滑甚至更糟的局面。因此两国都应三思而后行。”柯映红表示。

增加关税会对中美跨境投资带来什么影响一直也是中国赴美投资者所关心的。多年的中美跨境投资经验让柯映红在这个问题上很有发言权。她给凤凰财经提供了一组数据。

2015年.美国从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额达到800亿美金。根据毕马威的报告,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净资本出口国,中国对海外直接投资额在2015年首次超过了海外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额。另根据中国政府的一份联合文件,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额增加了18%,至1457亿美金,而海外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额为1356亿美金。

柯映红对凤凰财经表示:“作为一家运营多年的中美跨境投资顾问公司,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像现在这样,有如此多的美国公司既感兴趣在中国卖产品和服务业也感兴趣在中国寻求资本。”

如今,美国公司已经不再将中国仅仅看作是一个低端加工厂,它们正越来越多地被中国的资本、中国消费者不断增加的可支配收入和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所吸引。

柯映红补充道,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打算用巨大的财政支出兴建基础设施,并以此来刺激美国经济发展的话,中国无疑能为这一计划的实施提供资本支持。应该注意到,2016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达5670亿美金。

特朗普在竞选言辞中多次指责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制造业工作岗位,致使大量美国工人失业。这也是为什么他要限制同中国贸易往来的主要原因。这位美国新任当选总统主张把制造业从世界各地搬回美国,然而在柯映红看来,这个想法野心太大,不切实际。

“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大多属于低端制造,为劳动力密集型,工人工资低廉。美国劳动力成本高,连像电焊工这样的技工都不好找。低端制造业另一个问题是对环境污染很严重,美国对环境的监管非常严格。”柯映红对凤凰财经表示。

柯映红补充道,拿苹果公司为例,中国在生产苹果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过程中收入甚少。更糟糕的是,2010年,苹果在中国的合作生产厂商富士康公司的14名工人由于超负荷工作、孤独和体罚而自杀。这些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只合400美元,且每天要工作15至20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美国的工人根本无法从事这样的劳动。

从另一个角度讲,中国在经济转型中也在逐渐淘汰低附加值、低收入和高污染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另外,中国劳动力成本的逐步增加也正在让中国失去制造业生产低成本的竞争力。

基于此,柯映红认为特朗普将美国制造业大量工人失业原因的矛头直指中国的理由不够充分,其政治意义大于现实意义。

“美国政府应投入并支持自动、半自动工厂的建设,这更符合美国国情。另外,对于那些产品主要针对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美国政府应该更积极主动地招商引资,用好的政策吸引他们来美国开厂。”柯映红对凤凰财经记者表示。

根据柯映红的观点,中国不必担心美国将中国的制造业岗位一夜间全部搬回美国,两个国家有着各自不同的优势,完全可以取长补短,取得双赢。

柯映红,是位于美国纽约的精品顾问公司KGA的联合创办人和执行合伙人,为中美大中小型企业的跨国市场拓展、融资和并购提供高端服务。她还是中英文双栖专栏作者,在中美媒体发表投资、中美经济以及创业等方面的文章。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