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重振美国”财政计划的最大问题

2016-11-24 04:50:12 千象网 分享

根据国外知名金融博客ZeroHedge报道,上周,特朗普提出了“重振美国”的财政计划,这个前所未有的财政刺激方案预计将在未来10年令美国的债务增加5.3万亿美元。

而这与众议院共和党人支持的去杠杠化的财政计划显然不同。

因此我们指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地方:两个计划在未来十年带来的债务增长相差12万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联邦支出总额的四分之一。

今年早些时候,正好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Fischer)对新政府发出了明确的警告:

当前没有很多的空间来扩大财政赤字而又不用担心不良后果,新的美国财政政策会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一个似乎终于意识到特朗普的政策对于美国意味着什么的国会议员来说,他的这种说法是合理的,但从市场的反应来看,投资者却认为几乎没有什么不确定性。费舍尔指出的结果是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所带来的第一大问题。

也许共和党人阅读了我们周末的报道,或者自己做了计算,但正如《国会山报》今天早晨的报道,共和党议员警告称,对于新当选总统特朗普的计划来说,可能有一个主要的障碍:国家债务。

该媒体的网站上再一次展示了特朗普计划的大体框架:“在竞选中,特朗普呼吁增加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5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增加军费开支和废除奥巴马医改,这可能在未来10年带来超过3500亿美元的开支。与此同时,这位新当选的总统承诺“不要触及”社会安全或者削减医疗开支。对于共和党人控制的国会来说,特朗普计划的成本和缺乏支付的具体细节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特别是在明年3月后他们要面临上调美国20亿美元的债务上限。”

参议员弗莱克(Jeff Flake)谈到赤字和债务时表示:“我很失望,这些问题没有在竞选中提到——包括任何一个候选人——真的被忽视了。”

他补充称:“我很担心。如果没有国会以外的力量推动,这个问题会变得难以解决。这是我们目前为止面临的最大问题。”

保守派团体也表示担心。他们表示,即将控制白宫和国会的共和党人不应该忽视财政紧缩的问题。

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助理研究员萨金特(Michael Sargent)表示:“我们没有从任何一位候选人口中听到关于福利改革的议题,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解决财政问题之前必须解决福利问题。“如果特朗普和克林顿的竞选辩论永不停止”,那么我们就能够“听到”有关该议题的讨论。可现在有点太晚了。

令问题更加复杂的是,预期的美联储加息会遏制通胀上涨,这将增加国家债务的成本。9月弗莱克在参议院指出,每上调25个基点的利率,联邦政府每年偿还债务的开支就需要多出500亿美元。

根本上来说,美国当前债务规模可能会不及特朗普当选总统时那么巨大,共和党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读者们应该记得,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曾批评奥巴马总统在上任初期导致了联邦赤字飙升,在其第一个四年任期中赤字就超过了1万亿美元。因此,在共和党在2010年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后,削减债务就成为共和党领导人的主要重心。

前参议员格拉姆(Phil Gramm)指出:“债务现在是一个问题,将来也会是一个问题。别忘了,奥巴马时期美国的债务增加了一倍,如果按历史标准的利率来算,财政赤字要多出6120亿美元。”

时间快进到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国会山报》补充称:“赤字在竞选活动中几乎没有获得任何的关注。”

特朗普关注移民、贸易和经济复兴,而希拉里关注基础设施、移民改革和竞选资金改革。媒体主要关注于候选人之间的相互人身攻击。

特朗普的顾问团队曾表示,新政府能够在不增加大量开支的情况下,吸引大规模的私营部门投资到基础设施领域。他们表示以税收抵免形式的联邦支出就足以让项目进行下去。

由于缺乏一个具体的计划,因此得到更多关注的是特朗普基础设施计划的总投资额:1万亿美元。

作为公共工程委员会的一员,参议员布瑟曼(John Boozman)认为:“关于基础设施和人们一直在谈论的那些东西,没有人真正知道细节。当我们谈论这些时,我们委员会将会非常关心这些计划会如何影响债务和赤字。”公共工程委员会拥有对基础设施的司法管辖权。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特朗普“重振美国”计划当中的缺失环节。萨金特指出,他已经看到多达四个不同版本的特朗普基础设施计划,但所有这些计划都只提到会增加赤字。

他表示:“我见到的这些计划从直接刺激到1万亿美元的税收抵免都涉及到,这两种手段都显然会增加赤字。特朗普称,税收抵免能够自行买单。我根本就不认同。他的这种假设我认为过于乐观了。”

议员们去年经过几个月的谈判,通过了一个为期六年涉及3亿美元开支的高速公路法案。这是近年来首份通过的多年期高速公路法案,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称赞这是一个重要的来自不易的成就。

然而,保守派抱怨许多用于支付这条高速公路法案的补贴只是“噱头”。

许多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也怀疑额外的基础设施支出将提振经济。他们更倾向于关注税收改革,包括填补税收漏洞和降低税率。

银行委员会前任主席以及国会预算委员会的成员格拉姆(Gramm)指出:“据我了解,在二战后还没有哪个国家能证明,基础设施是一种有效的经济刺激手段。”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将会通过提出限制支出的新提议,来缓解共和党内部的担忧。

特朗普已经修改了他在医疗保险领域的立场,借用发言人莱恩(Paul Ryan)的话说,就是民主党人将此举视为一种信号,表明特朗普将会支持莱恩所提出的彻底改革福利计划的愿景。特朗普过渡网站也表示,美国下一届政府将采取行动“实现医疗保险现代化,为婴儿潮一代及其未来公民的退休所带来的挑战做好准备。”

此外,许多共和党人认为废除奥巴马医改对于财政的积极影响,超过去年由国会预算办公室提出的10年窗口期。一些共和党人称,根据现行法律,当前的医疗补助计划已经扩展到31个州,而特朗普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并进行医疗改革,是彻底改革医疗补助计划的大门。

联邦预算委员会主席尼亚斯(Maya MacGuineas)认为:“特朗普在竞选中强调的一件事是20万亿美元债务带来的风险,同时他的提案又将会增加5万亿美元的债务,这有点矛盾。”

她补充称:“他肯定将不得不做一些改变。好消息是他愿意这么做。”她指出,特朗普缩减了其税收提案的金额,最初这一数字达到了10万亿美元。布瑟曼表示,希望特朗普通过监管改革的方式刺激经济,这样就不会增加赤字。

但也许最好用的“万能卡”,是特朗普的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在上周接受《好莱坞报道》采访时提到的:

“数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是我提出来的。与遍布全世界的负利率政策相比,这是重建一切的最佳手段。造船厂、钢铁厂都能得到好处。我们会对此保持谨慎,并看它是否起作用。这将是和1930年代同样激动人心的时代,比里根革命还要伟大——保守派,加上民粹主义者参与一场经济上的民族主义运动。”

问题是,债券交易员完全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将打折出售要到来的债务洪流——一旦利率上升就会发生——债券的负利率很快就成为过去。在过去两周,全球债券收益率出现创纪录和持续的飙升,也许债券市场正是基于这一特殊的原因进行重新定价,从而导致债券收益率的飙升,而这也使财政赤字不可能再扩大。如果不上调利率,那么特朗普将很快找到耶伦, 奋力争取鸽派美联储印制足够多的货币,并增加数以亿计的赤字。(双刀)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