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口老租界获重新修缮 百年租界展露独特韵味

2016-11-24 03:00:44 千象网 分享

图为:原浙江实业银行旧址撤去了附挂的空调和广告牌,顿觉舒朗。

图为:黎黄陂路原英商惠罗公司旧址修缮完毕,封闭的外廊已恢复旧模样。

图为:南京路武汉美术馆东侧的历史建筑外墙彻底已清理干净。

图为:原许季柯公馆旧址改建的武汉邮政幼儿园,已由奶黄色的涂料改回最初的青红砖墙。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李卫中通讯员祝丽芳刘三图记者梅涛

  1861年,汉口开埠,英、法、俄、德、日列强纷纷涌入,在当时的夷玛街(今黎黄陂路)周边2.46平方公里区域内,建立了12个外国领事馆、近30家外资金融机构和100多家洋行。

  岁月流逝。当年的繁华,渐渐凝结于老租界建筑,形成一片饱含历史韵味的特色街区。

  汉口老租界,位于江岸区中山大道至沿江大道之间,从江汉路起至赫梦龄路。其中,江汉路至一元路区间历史建筑,保存完好。

  2014年,武汉市、江岸区全面启动历史文化风貌街区保护和建设,坚持腾退置换、整旧如旧,还原建筑的历史本色,集中整治修缮64处文物类建筑、122处优秀历史建筑和103处特色里分,保护城市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

  这次集中修缮,范围恰是当年老租界最为繁华的地带——

  中山大道沿线,是老租界与“华界”的分界线,也是当年商贸交流最活跃的区域,集中了各国和我国民族资本建设的大批优秀历史建筑;

  黎黄陂路,是当年老租界的地理中心,也是“万国交融”地带,历史建筑集中连片。

  目前,迄今最大的老租界集中修缮行动,已整治房屋83处,其中涵盖文物、优秀历史建筑28处。中山大道沿线及黎黄陂路片区整治工程已基本完工,一批历史建筑洗去百年尘埃,清爽回归。

  触目惊心

  老租界建筑遭遇人为损毁

  1949年后,汉口老租界历史建筑多数用于居住,少部分用于办公。16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多栋建筑已遭人为损毁。

  建筑外墙,损毁最为明显。放眼望去,这些历史建筑的外立面上,各个历史时期的各种涂料、广告牌比比皆是。有些涂料如真石漆等附着力惊人,已很难剥离,严重改变了老建筑的原状。

  据介绍,近年来,有关部门对汉口老租界的修缮一直没有停歇。最近一次较为集中的修缮是在本世纪初。当时,以建设江汉路步行街为契机,武汉市整修了多个历史建筑外墙和环境,但限于认知和技术,一些房子被粉刷涂料,反而遮蔽了历史建筑的原貌。

  内部结构,同样损毁严重。记者走访发现,许多历史建筑被分割成多户,一些居民乱搭乱建,造成极大破坏。

  黎黄陂路20号,是原裕兴洋行住宅旧址,现属于天主教会。这栋欧式建筑建于1937年前,砖墙砌法精致考究。由于卖给私人居住,房屋构架已面目全非。

  记者从20号门栋进去,只见雕花精美的木楼梯已然斑驳,原本一层一户的小洋楼,被改造成一梯多户,楼道内堆满杂物。

  三楼住户简桂兰的家,原本是拱券露台,现搭成了简易宿舍。简桂兰告诉记者,房子是2011年前买的,自己只把壁炉等没用的地方遮盖了,其他都没改动过,保护得还算不错。但令她担忧的是,楼内其他住户对建筑改动较大,有人甚至加装水龙头等设施,致使屋顶不断渗水。“房子老了,我一直担心安全问题。”

  离裕兴洋行旧址不远处,是原英商惠罗公司旧址,近年用作行政办公楼。一组老照片显示,该建筑一楼临街处本是一圈四面通透的外廊,但后来却被人为改造封闭,形成四面围合。二楼地面为埋设水管抬高很多,导致整栋楼负荷加大,险患较多。

  武汉民用建筑设计院工程师董川说,这种后期加建改造在老租界十分普遍,不仅破坏了建筑结构,也带来了巨大安全隐患。

  寻访求证

  只为还原历史最初模样

  集中修缮历史建筑,两个步骤尤为重要:一是寻访考证建筑最初的模样;二是专业施工整旧如旧。

  求证,是整个修缮工作的第一步,也是基础。

  江岸区历史文化风貌街区保护指挥部负责人李峰介绍,老租界历史建筑多近百年,其间社会变迁巨大,档案资料很难寻觅,给还原修缮带来困难。

  为破解难题,设计人员不得不大量走访调查、实地勘测,甚至用上“偷怕”。

  大智路一栋建筑内,有一排沿街“骑楼”,楼内地板已破坏,材质和模样无法考证。寻访中,项目负责人王一莹从老辈人口中证实,骑楼地板为水磨石材质,但具体材料和花纹已无人记得。

  根据老租界建筑年代特点,王一莹决定“借鉴”汉口汇丰银行旧址地板水磨石材质。由于时间太紧,等不及正常接洽程序,她偷偷用手机拍下银行大厅地板和穹顶,融入进大智路“骑楼”设计。

  不止于此。有时,设计师还得和各种“隐蔽真相”作斗争。

  在调查胜利街257号(原武汉市邮政局)原德租界一栋老房子时,王一莹险些被“眼见为实”欺骗:这栋老建筑通体裹着厚厚的水泥沙浆和水刷石,检测人员在隐蔽处挖开3厘米仍未发现异常,以为房子原本用水泥沙浆加固外墙。

  直到后来,在检测前面墙体时大家才发现,水泥层下面竟是华丽的青红砖拼花墙。原来,这栋建筑外表本是清水砖墙。

  完成考证,如何整旧如旧,是修缮工作的另一个关键。

  汉口老租界建筑,外表材质以青砖、红砖和水刷石为主。由于年代久远,材料成分和施工技法差异很大。整旧如旧,难度极大。

  为此,设计人员专程聘请有古建筑修缮经验的上海同济大学实验室,来汉提取历史建筑的砖沫,再配制成与当年成分完全相同的砖粉和粘合剂,供修复施工使用。

  清理外表涂层,同样是项技术活,轻了剥不掉,重了伤害老墙体。指挥部邀请国内顶尖的古建筑专业修复队来汉示范,用成熟的经验进行批量清理。

  在中山大道天津路口电信营业厅大楼(西门子洋行旧址),一支来自上海的施工队正用高压水柱和喷沙冲刷墙面,墙体上沙石和涂料不断剥落,露出里面整齐的青砖。设计人员解释,这栋建筑外墙原是古朴的清水砖墙。上世纪90年代外墙被抹了灰浆,涂了一层米黄色涂料,必须由专业团队耐心清理。

  整旧如旧

  百年租界展露独特韵味

  经过两年施工,老租界中山大道一线和黎黄陂路一片的保护整治工作初步完成。其中,中山大道一线包含三德里、大智路和美术馆三个节点,共115栋编号建筑。

  18日上午,记者沿路踏访,只见铅华洗尽,这条百年租界,正展露出岁月积淀的独特韵味。

  中山大道江汉路口,中国银行大楼外墙刚清理完毕。大楼外表,粗犷的水刷石文理古朴纯净,恰是百年前的老模样。

  街对面,原浙江实业银行旧址,已撤去附挂的空调和广告牌,顿觉舒朗霸气。走近细看,墙面上还留有许多钉眼。施工人员称,这些不修复了,算是历史留给它的印记。

  沿街下行,南京路武汉美术馆已修缮完毕,门前拆出的空地形成一个街头游园。游园东侧,武汉图书馆外借处(大孚银行旧址)外墙已清理完工,露出了原来的绿色迷彩(还有黄白两色缺失)。楼内,后期搭建的混凝土阁楼正在拆除,天花板露出旧时精美的装饰线条。西侧,两层高的历史建筑外墙彻底清理干净,首次发现的一行广告“鸦片针药水药”引起众人围观。设计人员称,这显然是一个旧时诊所的广告,这种字样反映了特定历史时期的生活痕迹,将予以保留。

  大智路节点,街道黑化、绿化、管线入地已完工,几栋历史建筑仍在清理外墙。工人们称,这几栋高楼看起来象石材的墙面,实则是清水砖墙,连外廊的柱子都是青砖砌成,清洗好后非常好看。

  一元路附近,三德里里分民居外墙已修复成红砖清水墙。街心的萧耀南公馆旧址内部正全面整修。路边不远,原许季柯公馆旧址改建的武汉邮政幼儿园,已由奶黄色的涂料改回最初的青红砖墙。

  黎黄陂路,是汉口老租界的正中心,也是此次修缮的另一个重点。目前,步行街改建已经完工,俄国巡捕房旧址、美国海军青年会旧址、宋庆龄故居等17栋建筑整旧如旧。

  步行街西侧是中共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这里最初是唐生智公馆和怡和洋行。两栋建筑中长期挤着20多户人家和一个碑酒仓库。施工人员称,搬走一只硕大的啤酒罐后才发现屋顶精美的装饰,工人们用手一点点磨掉墙上的真石漆涂料,还原了古建筑水刷石外貌。

  18日晚,工人们挖走了中山大道沿线的电车电线杆,线缆入地基本完成。几家服装店老板围在一起,指点着略显陌生的街巷,议论中山大道开街的时间表。

  洗尽铅华,汉口老租界正变身历史文化风貌街,为大武汉的崛起增添风采。

  链接

  老租界将变身文化创意中心

  老租界这次整修,是建国以来最深刻的一次。所有能还原的建筑尽量还原,许多历史痕迹重见天日。

  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城市历史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张笃勤认为,老租界建筑是武汉特有的历史记忆,也是市民共同的记忆。建筑与街区共治保护老建筑,就是保护市民共同的记忆,擦亮武汉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城市特色。

  他认为,老租界建筑没有高楼大厦的压迫感,加之历史文化基底厚重,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天堂。

  在整治项目设计阶段,江岸区就决定利用这一轮整治修缮机会,改变部分历史建筑和历史街区的功能,腾退居民,植入创意文化产业项目,让多国历史文化风情和积淀,萌生现代智慧新产业。

  目前,老租界历史建筑中已搬出居民2000多户,更多的文化茶馆陆续开张。有关部门正在洽谈引进一批新型文化创意设计产业项目,利用老租界优雅闲适的空间,建设创意设计产业中心。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