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富会上花万余元买个App 她坐等广告送上门……

2016-11-24 02:25:46 千象网 分享

  王勤(化名)与对方公司签的合同等

  38岁妇女王勤(化名)终于跟上了时代潮流。她听了一节关于“互联网 ”的免费公开课,将银行卡中仅有的1万余元交了学费,注册了一个网名和App平台,等待广告和流量带来收益。

  直到前几天,这个不会上网的女人,才得知这个帮助自己致富的科技公司,可能破产了。

  打工女有颗上进心

  王勤是梁平县梁山街道人,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端过盘子洗过碗,在鞋厂流水线做过鞋子。按王勤的话说,反正是服务行业,体力活,不需要太多文化。

  结婚后,王勤回到梁平生孩子,此后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挣点生活费。两年前,王勤与丈夫离婚,孩子归她。

  今年女儿9岁了,各种生活开销不是小数,前夫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前几年,王勤的父亲得了恶性肿瘤,治疗花了很多钱,还是去世了。

  这段时间,王勤在餐馆当服务员,好不容易存下13000多元,准备给妹妹动手术用。8月下旬,王勤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让她去学习互联网知识。这是一个陌生手机号码,随后还有几条短信。

  8月27日,王勤又接到电话,让她次日上午去当地一家高档酒店学习“互联网 ”创新思维全国高峰论坛发布会。带着学习高科技、看看有无赚钱机会的想法,王勤去了。“以前听到大家在说互联网创业什么的,反正在家也是耍。”王勤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12800元买个App

  8月28日一早,讲座就开始了。王勤去晚了,在工作人员帮助下,加塞了一根独凳。“前面有四五十人在听,基本都是中年人,热情很高。”王勤昨日告诉重庆晚报记者。

  讲台上讲师的声音很大,激情澎湃。“他说广州有个人注册凉茶App,那个人最后高价卖给了王老吉。”王勤告诉记者,听到这里,自己觉得“互联网 ”只需要注册一个名字,就可以坐等升值,太简单了。“还有,广西一个公务员注册的桂林旅游App,每天都有广告,收入很不错。”讲师举了很多案列,王勤没怎么记住,云里雾里地听着。

  期间,她还听到了马云、马化腾的名字。讲师说,马云在网上注册了阿里巴巴,现在身家亿万。不太明白互联网的王勤听得似懂非懂,感觉自己要赚钱了。

  很快,讲座说到关键处,介绍了一些App营销平台,请在座各位抢注,说全国有20多个会场同时抢注,抢完就没有了。

  王勤创业热情被点燃,但她不太懂。五六个工作人员围拢过来,让王勤签协议,购买一个App平台,告诉她慢了就没有机会了。

  一名自称姓邱的经理,给了王勤几个关键字“园林”“农业”“教育”“建筑”等,让她选择一个注册。王勤觉得农业有前途,就选了“重庆农业”。

  “他们说我只需要小投资,他们负责后台。”王勤签了《众云推——一站式移动营销整合服务合同》,选择了重庆农业网的域名App。随后,她交了12800元管理费,卡上只剩100多元。

  王勤刚回到家,就觉得不太对劲——自己什么都不懂,为啥购买一个App平台呢?

  “在会场那个环境,根本无法思考,台上台下都在给你灌输信息,让人很激动,要赚钱了。”王勤后来自我剖析,走出那个环境慢慢冷静了,那1万多元钱是给妹妹动手术的,必须要回来。

  此时,王勤才发现自己连那个办讲座的公司都不清楚。

  拿出合同和名片,才知道对方是重庆宏渥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邱经理。第二天,一夜未合眼的王勤坐长途车从梁平到主城,找这家公司退钱。

  “地址在南岸区九玉国际!”王勤告诉记者公司的地址。记者上网一查,王勤将“玺”读成了“玉”,应该是玖玺国际。

  邱经理接待了王勤,告诉她钱已经交给总部,交钱当天已经注册成功,要退钱需要走流程。

  那天,王勤留下自己用于退款的银行卡号就回家了。等啊等,等了快1个月,没有回复,王勤二上主城。邱经理告诉她流程还没有走完,走完就会将钱打到她卡上。后来,王勤陆续和邱经理联系过几次,对方还让她邮寄了几份资料,就再也没有下文。

  直到有一天,王勤发现邱经理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回。11月14日,她再次来到该公司,看见大门紧锁,门口贴着《解除租赁合同的通知》,原因是此公司拖欠租金、物管费、水电费。

  公司对面的人告诉王勤,“来了几个人找这个公司要钱,对方早走了。”本想走上高科技道路,走上创业致富路,目前看来是破财了。

  到了这个地步,王勤才想起上网搜索。不会上网的王勤找到弟弟,请他帮自己在网上查询,发现好几个帖子讲述的情况和自己一模一样。

  昨日,王勤告诉记者,她已经在当地派出所报案,还拨打110向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

  重庆晚报记者试着与邱经理联系。拨打几次后,他终于接了电话。

  邱经理说,公司破产了,像王勤一样签了合同的用户,移交给总部进行后期服务。总部在广东省东莞市。

  “我们怎么可能找一些不会上网的来当客户?”邱经理对于记者的疑问,回答道,“但至于她究竟会不会用,学历有好高,我们无法考察。”

  “我们40多个人,两个月工资都欠着的。”邱经理称,总公司欠了大家至少100万元工资。邱经理称,重庆宏渥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是广州掌上科技公司的重庆业务公司,帮他们拉业务。拉到业务,也就是找到人买App,钱由总公司收取,他们提成。至于提成多少,邱经理笑了笑不回答,“反正我们每个月是1万多元工资,辛苦得很啊。”

  昨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重庆)》查询到,重庆宏渥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有注册,登记机关为重庆市工商局南岸区分局,成立日期为2015年8月25日,经营范围是网络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服务等。

  记者按照唯一能联系到“总部”的服务电话4009902580,拨打14次终于接通。电话那边,除了传来接线女生的声音外,还有嘈杂的打闹声,还有很大的哭声。

  对方称,重庆宏渥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在最近破产。总部叫掌上科技公司,跟重庆这个公司在此前就解除了合同,资金问题不归总部解决,总部只提供技术支持。

  “之前注册的用户,如果有技术方面问题,依然可以打服务热线,我们会解决,直到合同期满。”对方回答。记者询问能不能提供一个电话,找到总公司负责人,对方一直绕开话题,最后不了了之。

  重庆晚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重庆洛书律师事务所段勤律师建议,遇到公司跑路,王勤这样的债权人有几种途径维权。

  1、如果公司真的破产了,公司必须向法院申请破产。法院会指定破产人进行破产管理、资产清算等。债权人可以向指定破产人申报还款。

  2、如果公司没有申请破产,但是老板、企业法人跑了,债权人可以在工商部门查询注册信息。如果注册资本造假,可以把其他股东追加为连带被告,要求债务偿还。

  3、如果公司老板、企业其中一个股东把企业悄悄注销后人跑了,没通知债权人,可以把清算人列为被告。清算人,是指公司的其他股东。

  4、公司突然消失,网上的注册信息没注销,通过法院公告,可以执行追加清算人。

  5、有一些皮包公司,有的非法传销、非法集资,找够钱就跑路,遇到这种情况,应该马上报警。重庆晚报记者 朱隽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