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习主席演讲中提到的新华社秘鲁专家

2016-11-24 02:00:47 千象网 分享

  新华社北京11月22日电 特稿:习主席演讲中提到的新华社秘鲁专家

  新华社记者冯俊扬 李家瑞 高春雨

  北京时间22日凌晨,居住在中国的秘鲁姑娘洛德斯·费尔南德斯·埃斯基韦尔正在网络上观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秘鲁国会发表演讲。

  突然,她的身躯震动了一下,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因为习主席在演讲中特别提到了两位秘鲁友人,其中的已故秘鲁作家、记者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阿尔塞就是她的父亲。

  “我很激动,”埃斯基韦尔告诉新华社记者,“我的父亲是一个简单而谦逊的人。今天,中国国家主席肯定了他多年来为加强中秘人民之间的友谊所做的工作,我感到很荣幸。”

  埃斯基韦尔目前在一家中国媒体工作,和父亲成了同行。从上世纪80年代起,阿尔塞在新华社担任西班牙语专家,为新华社西文专线的建设和人才培养付出了大量心血,许多记者和编辑至今仍对这位严厉而敬业的秘鲁专家心怀敬意。

  战士献血女儿获救

  阿尔塞1931年出生在秘鲁北部特鲁希略,童年时曾靠卖报纸为生。青年时期,他发奋学习,后来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25岁时阿尔塞当选为秘鲁全国记者协会主席,先后在秘鲁的多家知名报纸担任总编。

  阿尔塞一直很关注中国的发展和变化,经常在报刊上发表和宣传有关新中国的文章。1960年年底,阿尔塞和其他拉美国家记者受邀访问中国,访华期间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

  1967年,阿尔塞再次来到中国,在当时的北京广播电台工作,他妻子也一同来到北京。他们的女儿梅梅1970年在北京出生,可是出生没多久,就得了严重的败血症,病情非常危险。当时阿尔塞作为外国专家正在参加重要文件的翻译工作,只能把照顾孩子的重担交给妻子和医院。

  周恩来总理在看望外国专家时了解到阿尔塞的女儿得了重病,马上请军区医院安排几位专家为梅梅进行会诊,并且多次询问了解治疗进程。梅梅的病情需要大量输血,可儿童医院血库中与梅梅血型匹配的血浆已不多。主管医疗部门立即向驻京部队请求援助,许多战士得知消息后迅速赶到医院献血。在无情的病魔威胁着梅梅生命的危急时刻,中国战士的鲜血源源不断地输进小梅梅的血管里,最终使梅梅转危为安,脱离险境。

  埃斯基韦尔说,姐姐梅梅现居住在秘鲁,她延续着父亲的轨迹,同样从事秘中友好事业。对于中国战士当年的救命之恩,梅梅感恩至今。

  中秘建交担任“特使”

  正是来自中国人民真挚的情谊,使阿尔塞将推动秘中友好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在中国和秘鲁建交的过程中,阿尔塞扮演了特殊而重要的角色。

  1970年,阿尔塞接到家书,决定返回秘鲁探望病重的父亲。临行前,阿尔塞受邀和周总理一起喝茶。在茶叙中,周总理明确表示了中国愿意与秘鲁扩大交往,并提出了有关中秘建交的原则。总理希望他能把这些原则亲自传递给秘鲁政要。

  在经停香港返回秘鲁途中,阿尔塞通过秘鲁驻港领事将自己的身份和中方的信息传递给秘鲁政府。当阿尔塞搭乘的客机抵达秘鲁首都利马机场时,秘鲁总统府的专车已经在那里等候。就在阿尔塞探望父亲期间,他接到了来自秘鲁总统府的回复,秘鲁政府同意中方提出的建交原则,表示愿意和中国建交。

  经过阿尔塞的牵线搭桥,中秘两国政府很快建立起沟通渠道。阿尔塞回到北京,成为秘鲁驻华商务代表处的顾问。1971年11月2日,中秘两国正式宣布建交,为此立下汗马功劳的阿尔塞激动得热泪盈眶。

  敬业精神感染同事

  1983年,阿尔塞再次来到中国,担任新华社国际部的西文专家,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在新华社,阿尔塞工作起来非常投入。不少编辑说,只要他在那里工作,打字机的声音能震颤整个大办公室。每当他改好一篇稿件,或完成了一篇关于中国的报道,他都显得十分兴奋,他的工作精神常常感染到周围的中国同事。

  曾经和阿尔塞共事多年的新华社编辑倪润浩回忆说,阿尔塞在工作中特别认真,态度严谨,一丝不苟。他在工作之余还热心于培养中国的翻译和新闻人才,经常给年轻同志上西文新闻和写作课。“这样认真而严厉的专家真是很难再找到了,”倪润浩感慨地说。

  在工作中,阿尔塞每天都阅读新华社稿件。通过搜集素材、采访和调研,他撰写了大量客观报道中国的高水平文章,频频刊登在拉美和西班牙的报刊上。

  2011年,在中秘建交40周年之际,由阿尔塞撰写、用中文、英文、西班牙文三种文字编写说明的画册《到永恒的纪念碑——长城和马丘比丘》正式出版。在这本画册中,阿尔塞用拉美人能够理解的方式形象地描述长城的宏伟:“要想对这一浩大工程形成一个概念,不妨设想,顺着安第斯山脉那蜿蜒起伏的峰峦兴建一个从哥伦比亚绵延到巴塔哥尼亚、宽六至十米、高二十米以上的巨大砖石工程……”

  2014年5月14日晚,阿尔塞先生因罹患肝癌,在家乡特鲁希略去世,享年83岁。新华社在播发阿尔塞先生去世的消息中特别提到,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个“头衔”是中国人给外国友人的最高敬意。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