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农科技出售地产疑左右手互倒 接盘方被指空壳公司

2016-11-23 13:56:45 千象网 分享

  神秘接盘方被指为空壳公司 记者到百盛通公司注册地址寻访,发现其坐落在一片工地之上,这处原名为协和电厂的区域已更名为同创汇

神秘接盘方被指为空壳公司

  记者到百盛通公司注册地址寻访,发现其坐落在一片工地之上,这处原名为协和电厂的区域已更名为同创汇

  ■本报记者 贾 丽

  因市值较小而被资本大鳄频频举牌的国农科技,近年来因“神公告”、三项临时议案、私募频频逼宫、大股东定增多次被否等事件集于一身,闻名于市场。

  近日,一起对控股子公司北京国农置业资产的转让,让国农科技再次走到风口浪尖。

  《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进国农科技,并对神秘接盘方百盛通、此次转让的关键标的北京国农置业及国农科技一系列子公司进行了实地调查。

  刚刚从深圳福田区的奥林匹克大厦搬入南山区的中铁南方总部大厦,这家公司还不被大厦工作人员熟知。

  在大厦五层,多方核实记者身份后,记者被国农科技工作人员允许到会议室等待公司管理层见面。其间,记者观察到,公司办公员工仅有三四个。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深圳办公的包括高管在内的工作人员大概不到十名,公司搬到新的办公地是因为租金相对较低。”

  “公司大股东此前多次抛出定增方案,遭到中小投资者否决,公司资金吃紧。如若尽快展开新一轮在医疗领域的扩张,国农科技就不得不尽快抛售地产业务。”一位接近国农科技人士透露。不过,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国农科技寻觅两个月才迎接来的接盘方百盛通,存在诸多疑点。

  资本“暗战”升级

  在李氏父女入主后,国农科技股东间的博弈似乎从未停止过。

  三年前,李氏父女入主国农科技,宣告国农科技进入李氏时代,但他们或许没有意料到以后的一切会是那么艰难。李氏父女入主后,注入资产一直被业内视为是国农科技的最大看点。不过,李林琳却在公司发展主导权上受到诸多阻碍。

  2013年5月份,因身体问题,三顺药业董事长李华锋在对彼时国农科技大股东中农大的股权收购中,决定让其女儿李林琳与当时的国农科技控制人安庆乘风就股权转让事宜进行商洽,而后李林琳以5400万元价格受让安庆乘风持有的中农大60%股权,转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由此成为国农科技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加之,此前李华锋通过拍卖方式已经获得中农大8%的股权,这家公司自此被李林琳牢牢掌控。

  29岁的李林琳也代替父亲,于当年接手了国农科技。

  不过李氏父女对公司发展战略的主导却并不顺利,其抛出的增发方案屡次被否。

  2014年2月份,国农科技迎来李氏家族入主以后的首轮资本运作,却以失败收场。彼时,国农科技公告称,其将向大股东中农大及实际控制人李林琳各发行800万股,发行价格11.06元/股,募集不超过1.77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由于身为关联方,李林琳方面需回避表决,该议案遭到了中小股东的联合抵制,未能通过。

  而后,除了不满定增方案外,更有小股东吴丹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提出“退出地产”等三项“奇葩”议案,在当时引发市场一片热议,虽然议案最终被否,但却让国农科技站在了风口浪尖。大小股东之间的分歧越发凸显。

  2014年9月15日,国农科技再发公告,欲以13.38元/股的价格向李林琳控制的中农大和另一名非关联自然人鲁国芝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2.14亿元用于其生物医药业务主要平台——山东华泰的新建厂区项目。公司称,此举是为了增强公司生物医药业务的盈利能力。

  而在此轮资本运作中,国农科技却在同一时期意外地收到了“三份”来自股东的提案。这让A股市场罕见的出现了在一个股东大会上有三个非公开发行方案接受表决的一幕。

  更让外界出乎意料的是,由机构投资者结盟形成的“穗富系”提出的方案最终获得股东大会高票通过。此后,自然人吴丹、华盈盛世、穗富系虽陆续退出前十大股东,但国农科技的资本博弈似乎才刚刚开了个头。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