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新加坡恐惧的“大国之怒”:中国马来西亚携手做了件大事

2016-11-23 16:19:31 千象网 分享

李亚蒨:我们来探讨关于南海问题到底有哪些国家来进行炒作,刚刚说到的是日本,接下来这个国家新加坡同样也在炒作南海问题,最主要是因为近日他们有媒体妄自的在揣测说,中国在马六甲地区建军港,但事实上根据我们了解,这样的一个港口它其实属于一个贸易性的港口,而且对于之后包括进行人道主义救援等等,执行任务的时候其实更为方便,但这个部分我们就要请教到宋先生,您怎么来看为什么新加坡刻意的提出问题,同时在炒作呢,他背后又是什么样的一个目的?

宋忠平:我们有句老话,吃不到葡萄总说葡萄酸,就是这种心理泛酸的滋味我们其实看的非常的清楚,但是从某种程度来看的话,这里边又涉及到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你像习近平提出来一带一路的发展规划,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海洋发展战略里边重要的一个环节,一带一路不仅有陆地的丝绸之路还有海上丝绸之路,我们海上丝绸之路的话,把南海作为一个重要的通道,所以我们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去印度洋,去印度洋之后,我们到了红海还要再进行一个分支,比如到了红海之外的话,我们向南走可以到南部非洲和中部非洲来发展贸易,这是我们一带一路应该去的方向,还有一个是经过亚丁湾走红海到苏伊士运河去地中海,再到大西洋附近沿岸的某些国家,包括欧洲国家来做我们的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还有一条线是走哪儿呢,要走到波斯湾到这里面进行石油天然气等等这些资源的开发,这也是一带一路合作里边的一条主线。你看我刚才说了这么多,在整个一带一路问题上,我们既然把它作为我们的一个国家战略,核心战略利益,我们必须要控制好几个重要的环节,像马六甲海峡非常的关键,这个地方不仅仅有重要的交通通道,而且也是一个战略地缘位置,在战时的时候这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我们在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在马六甲有一个点,这个点我们之前是跟谁合作,包括跟新加坡也进行合作,只是新加坡在很多时候他跟我们合作的这种度量不是那么大。你看我们现在跟马来西亚进行合作,跟马来西亚进行合作搞了一个更大的港口,这个港口某种程度已经超过了新加坡现在的港口的吞吐量,这个实际上对于新加坡来讲他认为威胁比较大。

李亚蒨: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宋忠平:这本身从经济的角度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还有这个地方如果我们能够扼守住的话,我们可以考虑在一带一路其他沿岸国也搞出一个两个甚至更多的据点,或者说是我们的通道,你看前段时间还有一个新闻,就是中国跟巴基斯坦在瓜达尔港,已经建成了港口,现在已经开始具体的运作了。你看瓜达尔港实际上在哪儿,在印度洋的北部,这个地方恰恰表明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作为自己的一个战略跳板的话,我们多了两条路径,第一条路径我们还可以走老路,走马六甲海峡然后去印度洋再去其他的一些贸易港口没问题。另外一条就是我们通过瓜达尔港,可以让我们的船只比如从亚丁湾从红海从波斯湾拿来的石油天然气,在这儿可以卸载,通过陆路的通道运到中国的国内,这实际上就绕过了马六甲海峡。某种程度来看的话,新加坡愿意看到吗,不愿意看到,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船只如果要经过马六甲海峡,某种程度像新加坡这样的国家,他可以雁过拔毛,这样的话就可以让他经济有一定的支撑,现在大量的中国船只如果都不走马六甲海峡。

李亚蒨:不需要它了。

宋忠平:你怎么办,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很被动,自己的经济发展可能就会受制于人,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的话,我们的船只如果在新加坡的港口进行补给和人员修整,包括我们的舰艇也可以在这儿进行修整,这对于你来讲,会惠及你的经济利益,但是如果这两个东西都不走,我们未来走的是什么?皇京港,中国跟马来西亚联合建立的皇京港,这个时候可能惠及的就是马来西亚而不是新加坡,你说新加坡会有什么样一种想法,包括你看我们现在在亚丁湾,吉布提也建了一个港口,这个港口有助于我们商用,也有助于我们的军用,所以我们现在所建立的这些所有的一带一路上的港口,某种程度来看的话,它就是军民两用,毕竟我们有大量的商船要进出马六甲,进出印度洋,进出红海,进出波斯湾,得有护航的编队吧,我们并不是把它打造成为一个所谓军事基地,它就是我们军舰,我们商船临时补给的一个基地,加点油,加点水,加点吃的,大家可以上去修整修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李亚蒨:确实。

宋忠平:只是从新加坡的角度来看的话,他认为不行,而且新加坡在某种程度上,他要看背后的某个人的态度,也就是美国老大,毕竟美国老大在新加坡的樟宜有一个海军基地,这个海军基地它的目的就是要扼守马六甲,如果这个马六甲海峡不能够被扼守的话,对中国来讲将是我们最大的福音,他当然不愿意看到。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