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认同保卫海豚的人,却不认同保护狗的人|高速|拦车|救狗

2016-11-23 14:28:08 千象网 分享

  原标题:从狗的角度:你们这些自私而愚蠢的人类 | 冰川观察

  作者:连清川 来源:公号“冰川思想库”

  我是个养狗的人。在我养狗之前,我是很喜欢吃狗肉的,尤其喜欢花江狗肉,你们都懂得。

  可是养狗之后,我就不敢吃狗肉了。据说狗会闻出来,从此再不理你了。我当然知道这是一种很愚蠢的想法。可是我家狗跟我的关系很好,万一呢?

  因为上班,所以在工作日期间,我往往要到半夜才有时间出去遛狗。我无法猜测在我离开的这么多小时里面,它到底都在干什么。其实它所需要的运动量很大,每天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慢步,根本无法满足它的正常需求。每次回家,看见它几乎祈求的眼神期待着走出去,我的内心就受到了谴责。我意识到:其实养宠物,本身就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因为我们抹杀了它们的天性。

  我们都是自私的人类。

  说这些养狗的事情,是想讲一个基本的道理:同理心。对别人,有同理心;对动物,也要有同理心。

  是谁造就了高速拦狗的悲剧?

  11月19日在河北廊坊有一场高速拦狗造就的悲剧。一群志愿者在廊坊的高速上截停了一辆运狗卡车,并产生肢体冲突。在交警处理期间,运狗车拒绝交警开下高速的引导,加速逃走期间,撞上了拦截者的汽车,造成了三人受伤。

  与往常的舆论不同的是,在这场事故之中,人们纷纷指责拦截者罔顾高速安全,对自身和他人的安全造成了伤害和潜在的危害。他们援引道路交通法,指出这些行为对公共交通和安全所可能形成的危害性。

  嗯,当然,我同意。这些志愿者的行为真的是太鲁莽了。既造成了堵车,又造成了差点车毁人亡的悲剧。

  我想理一条逻辑链:逆推。高速拦截——运送狗只——收集狗只——养狗。现在的证据足够充分指明,这些狗都是不同品种,不同来源的狗。也就是说,这些狗都是从狗贩子手上收集来的。如何收集?有收购,有盗取,也许,还有肉狗。我们别装外宾了,说这些狗不能证明是怎么来的,这不是公开的秘密吗?

  好了,现在火头烧到了这些狗都是大型犬,那些养狗的主人其一疏于管理,自己造成了遗失;其二这些大型犬会对公共安全造成危害。

  第一个说法不值一哂。这就好比穿着暴露的女子活该被强奸的逻辑是一样的。盗窃,走失,都不能成为狗贩子获得这些狗的正当理由。其二,这些大型犬对公共安全造成危害,这是少数恐犬人士的被攻击妄想症吧?

  我当然不认为所有的狗都适合家养。比如藏獒这种攻击性犬只,是不适合家养的。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公权力必须对养宠有着明确的规定并且有有效的执法。在西方社会中,养宠不带狗绳,是要处罚的;犬只攻击人类,是要就地击杀的;犬只造成扰民的,要送专业机构;攻击性犬只不能蓄养。

  当这些公权力全部缺位的时候,你寄希望于所有养宠的人自然而然生长出养宠的规则?你每年交那么多税都干嘛去了?养宠的人,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只能按照自然规则。我不认为这是对的,但是这也不构成他们的过错。我相信所有受过教育的人都会记得这句话:法无明令不为过。

  即便如此,那些担心被放养的大型犬攻击的人,是可以报警的。但惟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偷狗。

  可是我们知道了,无论是走失的,还是失窃的狗,最终都落入了狗贩子的手里,开上了前往餐桌的道路。

  这些狗在上餐桌之前,会被检验检疫吗?如果我们认为会,那么我们又装外宾了。非但如此,当这些飞奔前往餐桌的卡车在途中,无论发生怎样的病症,都会被忽略,继续成为餐桌上的狗肉。这真的对人类安全吗?

  这时候,才出现了爱狗的志愿者,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去救助遗失的流浪狗。高速拦截不过是其中最戏剧化、冲突化的一幕。更多的,是救助站,是许多人,靠着微薄的捐款和自力去收养。每年,飞奔往餐桌的狗肉车有多少是被拦截了的?收治流浪狗的工作,难道不又是公权力该作为的地方吗?为什么年年打狗的时候有他们,而收治的时候他们全都消失不见?

  高速拦截,是中国救护流浪狗最悲惨和最无奈的最后的行为。

  中国的人类能不能高级一点?

  昨天,我和通过冰川思想库后台联系,宣称自己是车主的人有过一番对话。他起初告诉我这些狗都是自己饲养的肉狗,最后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狗贩子那里来的。

  他非常气愤,并且告诉我,这些高速拦狗的人,其实是一门生意。他们通过拦截,和狗贩子讨价还价,其实不过是从他们手里获得一些狗,再贩卖给爱狗人士,从中获利。他告诉我狗贩子其实很苦,不过是在讨生活;而那些拦截者,其实也是在讨生活。

  这对我确实是一个教训。我和其它人一样,都自然而然地认为所有的拦截者,都是自愿者。假如真的是这样,对于那些假志愿者的所有一切指控都成立,并且应该把他们全都送进监狱。因为他们玷污了一项高尚的事业。

  我无从鉴别这个对话者,是否真的车主;也无从鉴别这些拦截者,是否假志愿者,这一切,又只能交给层层缺位的公权力。

  可是我有理由相信,不是所有的一切拦截者,都是假志愿者。因为我们所讨论的,仍然是法律VS志愿者这样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尽管我读过佛经,但我仍然不是一个万物有灵论者。根据科学的观点,人类是惟一的智慧动物,所以,我们人类拥有对世界的支配权。我也无法反对吃狗肉这件事情,因为这是中国的传统惯习,要改变这样一个行为,需要许多代人的思维转变和文化教养。

  但是,除了合法经营的肉狗场之外,所有从其它途径收购的狗,都不应当进入餐桌,无论是从动物福利角度,还是从人类健康角度。

  “车主”告诉我,这车狗,是从河南焦作,运往吉林延边的。所以,他们要进入餐桌。这是否应当是这辆车被拦截的理由,无论是公权,还是私力?

  尽管有许多人已经在养宠物了,但是动物福利这个词,对于多数人,还是陌生的。百度百科援引国际动物卫生组织的定义是:“动物福利(AnimalWelfare)是指动物如何适应其所处的环境,满足其基本的自然需求。科学证明,如果动物健康、感觉舒适、营养充足、安全、能够自由表达天性并且不受痛苦、恐惧和压力威胁,则满足动物福利的要求。”我不知道中国的狗场也好,运输车也好,餐馆也好,有多少是符合了基本的动物福利要求的?

  许多运狗车由于条件的恶劣,在运输过程中,就已经造成了狗的死亡。在屠宰场中,当着同类的面,公开屠宰的现象我想并不陌生吧。

  动物福利这个概念并不高深,它的本意,就是当惟一的智慧生物人类掌管了整个地球物种的生杀予夺大权的时候,他们应该学会与其它众生和平相处,以相对人道的方式来对待,从而使人类在自身的心灵建设上,获得一点升级。在世界范围内,英国180年前就已经立法保护动物福利;中国的香港和台湾,都有完整的动物福利法。

  动物福利法是人类对于自身生存地位的一种体认和提升。它起于人类的善念,至于对于动物生存环境的关怀,从而认识到人类其实最终不过是自然中的一环,破坏和肆虐动物的生存环境,最终会反作用于人类的生存环境。它是一种文明的进化。因此,动物福利,不仅仅是对狗有作用,而且对猫,对牛,对松鼠,对白鱀豚,对熊猫,都有作用。当我们有了动物福利的概念,我们自然而然就会认为,我们对于整个自然,是负有善意保护的责任。

  这是一种高级人类的思维模式。其实也不新鲜。我们的老祖宗不就有天人合一的思维吗?与自然和谐共存而已。

  很遗憾地说,那些志愿者真的是以身试法。他们或许也不知道什么动物福利概念,只是凭藉着一腔热血,就干了立法缺失、执法缺失和公权力缺失的事情。我想他们或者也做好了被警察抓起来的心理准备吧?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种行为,我不知道你如何理解海豚湾里那些保护海豚的绿色和平组织志愿者?你如何理解那些身无寸铁保护雅鲁藏布江的志愿者?他们的牺牲,是宝贵的,而这些保护了普普通通的狗的人,他们就是卑鄙的,放纵自己的爱心,成为了社会公敌?是因为鲸鱼的灵魂高于黑背犬?是因为白鱀豚的价值高于拉布拉多?是因为雅鲁藏布江九曲十八弯的灵魂高于一只价格1万元的边境牧羊犬?

  难道这所有的一切爱心人士所干出来的事情,不都是在触犯法律吗?

  当我们一再地呼唤那些保卫我们的权利免于被任何一种暴力所伤害的英雄时,有人挺身而出保卫了一种权利,然后我们斥责他们是一群“爱心贼”?

  我们连保护弱小动物的权利的勇气都没有,你凭什么说你有勇气保护他人的权利?

  从狗的角度上看,你们这些自私而愚蠢的人类,你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们连这些保护了你们的权利的人,你们都弃之如敝履,有一天,你们还能保护得了自己吗?最起码,他们遵循了自己的职责:做一只称职的陪伴的动物,尽管违反了自己的天性。

责任编辑:魏巍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