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中·民谣啊民谣》特集出版:完全再现“民谣编年史”

2016-11-23 11:04:46 千象网 分享

究竟什么是民谣?在民谣越发火热的当下,这个问题越发没有一个标准化的答案。

每一首民谣,都是时代、地域、创作者们共同塑就的产物,都是关于世界的观察、记录和表达。它穿越了时光,永恒地流传下来,一代一代。

历经了千年生长,中国民谣的本源究竟在何处?古老的《诗经》《楚辞》,与民谣又有着怎样的关联?

在古罗马,人们称荷马为“吟游诗人”;而在当下,我们称周云蓬、万晓利为“民谣诗人”,他们共同特质是什么?

不同的时代,诞生出不同的民谣歌者,他们身处“时代大潮”中的亲身体会又如何?

「完全再现!民谣编年史」——知中ZHICHINA的第4本书《民谣啊民谣》,完整梳理千年中国民谣历史发展脉络,独家专访多位著名民谣音乐人,包括老狼、周云蓬、张佺等,以不同的视角,深入解析中国民谣!

【书籍信息】

书名: 《知中·民谣啊民谣》特集

书号:978-7-5086-6838-3

定价:56.00

作者:苏静主编

中信出版社

内容推荐

《知中·民谣啊民谣》特集,是「知中ZHICHINA」品牌的第4本纸质出版物,完整梳理千年中国民谣历史发展脉络,独家专访多位著名民谣音乐人,包括老狼、周云蓬、张佺、宋冬野、程璧等,以不同的视角,深入解析中国民谣——「完全再现!民谣编年史」

目录

知中《民谣啊民谣》特集•言论

民谣:流淌在时间里,行走在大地上

中国古今民谣发展时间轴

中国民谣音乐人地图

诗乐之源:从《诗经》看先秦音乐

无诗不成乐:延续千年的古老歌声

再听楚声:古老的南方民歌

故事之歌:汉乐府叙事诗

从乡野到庙堂,古代民谣的「雅俗之变」

歌与谣,分与合——汉魏晋、南北朝

盛极而衰——隋、唐、宋

辗转沉浮——元、明、清

从「古」到「今」:民国时期的民谣转型

动荡的年代,我们的歌

「唱自己的歌」——台湾民歌运动

80年代,台湾民谣歌手群像

黎明前的音乐探索

90年代,从「校园」走向「城市」

老狼:茫茫黑夜中的漫游

00年代:城市民谣兴盛

周云蓬:用音乐与这个世界和解

宋冬野:我只希望自己能高兴一点

张佺:唱吧,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祖先

莫西子诗:我迫不及待要与你说的,我的故乡

尧十三:寻找远方背后的远方

程璧:游走在诗与歌之间

李元胜:凡尘本无歌,韵律自诗来

邵夷贝:我会唱歌写歌一直到老

温柔与力量

民谣中的母亲形象

影像中的民歌与民谣

现代民谣之源——欧美民间音乐发展小史

参考文献

作者简介

特约撰稿人/

郭小寒

媒体人、乐评人、乐童音乐副总裁,曾就职于《北京青年周刊》《VICE》。曾代理周云蓬、张玮玮、野孩子等歌手、乐队的演出事宜。

受访人/

老狼

著名民谣音乐人。代表作品有《同桌的你》《恋恋风尘》等,被誉为中国大陆「校园民谣」代表人物。

张佺

著名民谣音乐人,野孩子乐队创始人及主唱。代表作品有《远行》《黄河谣》等。

周云蓬

诗人、著名民谣音乐人。代表作品有《九月》《不会说话的爱情》等。

宋冬野

新锐民谣音乐人。「麻油叶」主要成员之一。代表作品有《董小姐》《安和桥北》《斑马,斑马》等。

尧十三

新锐民谣音乐人。「麻油叶」主要成员之一。代表作品有《北方女王》《寡妇王二嬢》《雨霖铃》等。

莫西子诗

彝族独立民谣音乐人。代表作品有《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我想和你虚度时光》等。

程璧

独立民谣女歌手。代表作品有《晴日共剪窗》《我想和你虚度时光》等。

邵夷贝

独立民谣女歌手。代表作品有《黄昏》《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等。

李元胜

诗人,作家。《我想和你虚度时光》词作者;其作品曾获首届重庆文学奖、人民文学奖。

孙立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学批评史及先秦与明代文学研究代表著作有《中国文学批评文献学》。

协力机构/

摩登天空

目前中国最大规模的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创立于1997年,是一家全新概念的综合娱乐公司,下设多家分厂牌,领域横跨音乐、影像与平面设计。其经营主旨定位为“推广国际音乐一体化”,主张将中国新音乐推向国际,同时也将国际优秀音乐引进国内。

乐童音乐

致力于音乐行业项目发起和支持的平台。在此可以发起与音乐相关的项目,并向公众进行推广,获得用户的资金支持,从而完成多种音乐项目。

文摘

「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孔子(儒家学派创始人)

「自孝武帝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赵、代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 亦可以观风俗, 知薄厚云」——班固(东汉史学家)

「歌谣这个名称,照字义上说来只是口唱及合乐的歌,但平常用在学术上与“民歌”是同一的意义」——周作人(作家、散文家)

「歌谣随时代与地方为转移,并非永远不变之一物」——刘半农(文学家、语言学家)

「我觉得音乐是不会死的,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人唱歌,就会有人写歌,音乐是不会死的」——罗大佑(台湾著名音乐人)

「相对于之前校园民谣的时间段,现在的民谣更为丰富,变得更加贴近现实和关注现实,更加愿意发出独立的声音」——老狼(中国大陆校园民谣代表人物)

「我觉得民谣是最本质的音乐,直接、朴实,最容易让人产生共鸣,最容易打动别人」——万晓利(中国大陆民谣音乐人)

「民谣对于我来说,与来自民间的语言和音乐有关,它不复杂,可以随时开始,有强烈的生活质感和亲切感。民谣是一个朴素的、随身的、不用跟随时尚而变化的歌唱形式」——张玮玮(中国大陆民谣音乐人)

「民谣它是讲故事的,安安静静听歌中的故事,而不是像一些人唱歌炫耀他的技巧、声音或者那些浮华的东西。如果是真正的民谣歌者,会散发一种和快速的、消费的现代社会很不一样的魅力」——吴群达(《中国好声音》副导演)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