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2连跌 业内:未现恐慌性外流

2016-11-23 09:17:03 千象网 分享

  大公财经11月21日讯(记者倪巍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周一报6.8985,较上一交易日下调189个基点,这是中间价连续第12个交易日出现下调,并录2008年8月来新低。分析称,当前支撑人民币汇率的基本面因素并未改变,中国宏观经济走势亦较平稳,美元指数走强带来的人民币被动贬值,是近期人民币中间价连续回调的主因,且中间价的回调或在提前消化美联储12月的升息预期。

  中金公司宏观经济分析师刘鎏表示,上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1%,当周即期汇率贬值1.1%,美元的走强对人民币汇率构成拖累,但当前“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依然平稳”。他补充说,上月央行外汇占款环比下降2679亿元人民币,同期中国外储下降457亿美元,鉴于美元升值引致的外储估值的下降,不排除央行开展了远期外汇操作。

  市场数据显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元指数持续大涨,人民币中间价则连续失守6.7、6.8等整数关;与此同时,美元指数在上周五升至逾13年来的高位,且自美国总统大选以来累计上涨3.3%,上周涨幅达2.17%,而市场对美联储下雪升息预期的继续升温,亦进一步强化了美元的强势。

  招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明言,当前美元大涨是市场修正美元升息预期后的重定价行为,与特朗普当选总统关系不大,中短期看,美元将维持牛市,且在升息预期下,美债收益率将大幅上行,并带来美元实际利差优势的进一步扩大,“美元指数将在震荡中保持升势”。

  强势美元促人币被动贬值

  申万宏源首席债券分析师孟祥娟坦言,近期美元走势表现较强,人民币随着美元的升值而被动贬值,未来美元若续升势,人民币汇率仍可能面临贬值压力,但随着美联储升息靴子的落地,美元指数走势或逐步维稳。她提醒,近期人民币汇率虽然走软,但并未出现对应资金恐慌性外流的情况,且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仍保持稳定。

  苏宁金研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强调,短期内中国央行政策目标明晰,即在全球大多数货币对美元均现显着贬值背景下,顺势调整人民币兑美元的双边汇率,并维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CFETS)的基本稳定。他相信,近期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讲话进一步确认美联储12月升息概率极大。他说,从历史规律看,美元指数通常在美联储升息前1个月出现大幅升值,一旦升息政策落地,美元指数很可能出现回调,“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出现贬值,一定程度有利于提前消化美联储升息影响”。

  “在中短期美元极度强势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没必要做无谓抵抗,不妨顺流而下。”刘东亮分析,美元走牛时人民币随之贬值,是市场化定价的体现,且符合2005年汇改启动以来的一贯方向,若人为稳定汇率,则与汇改目标相悖,只要人民币贬值不引发大范围恐慌,中国央行应该就不会大规模动用外储进行干预。他补充说,尽管中国并不寄望于通过货币贬值来刺激出口,但在所有非美货币均贬值环境下,人民币若仍维持坚挺,就意味着会对其他货币相对升值,这将令中国出口部门雪上加霜。

  中期人币汇率走弱空间有限

  展望未来,中金公司的研报称,人民币短期或仍面临贬值压力,但中期汇率进一步走弱的空间有限,预计2017年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或达6.98左右,“人民币不会出现大幅贬值”。

  孟祥娟认为,当前美国经济出现改善,中国经济却面临压力,因此人民币汇率短期内仍会承压。鉴于未来美元指数继续上行的空间有限,市场对明年人民币贬值的幅度不用过于悲观。

  刘东亮预计,中国外汇管制措施将进一步收紧,通过“控流出”、“扩流入”减轻并稳定人民币汇率压力,同时缓和资本外流对货币政策带来的挑战,因此不建议企业或居民非理性配置外币资产。

  黄志龙指出,美元的走势是决定今年末和明年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关键,但中国央行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的目标不会改变。他说,不排除明年美元出现强势回落的可能,人民币兑美元的波动亦将更为激烈,投资者不应有“浮动恐惧”,亦不应过度关注人民币汇率的短期波动,“G20主要国家中,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性最高、波幅亦最小”。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