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学金为何屡遭质疑? 信息不对称带来尴尬与困难

2016-11-23 02:38:21 千象网 分享

    11月初,内容为“因名牌球鞋而取消困难生助学金”的文章火了。在一个以大学生为主要受众的微信公众号推送后,短短数个小时,文章点击量突破8万,留言评论数超过3000条。

    一时间,和“困难生”“助学金”相关的内容登上话题榜。一位高校教师感慨,“如果学校的困难生认定如此草率的话,学校的资助政策就有问题;如果一个学生不穿名牌就觉得没有尊严的话,这种心态也有问题。”

    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在全国1016位大学生中发起调查,结果显示,47%的受访者领取过助学金。今年8月,教育部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负责人曾表示,2015年资助金额突破1500亿元,资助学生达到8400多万人次。在全国普通高校中,资助总额达到了847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30亿元,增幅达到18%。

    可正是这项惠及过大多数学生的助学金,却屡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网民热议的焦点。

    困难生认定是有详细流程的

    陈晓姗是一所“985工程”高校的本科生辅导员,入职7年来,每年都会参与学生奖助学金的评定。

    据她介绍,困难生认定会有详细的流程。9月初,学校把家庭困难学生认定工作的通知发到各学院,其中包括认定对象、认定标准、认定程序等,同时,各学院可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相应的认定标准。在通知的附件中,会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办法、认定标准、认定申请表、民主评议参考内容、民主评议表。

    林楠就是陈晓姗主管年级的一名学生。20岁的林楠出生于安徽省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她坦言,虽然自己家没有穷到吃不上饭,但在这所大城市的著名学府里,自己可能还是相对贫困。从林楠读初中开始,4个祖父辈的亲人相继患上癌症。父母对老人的赡养也成为家里大部分开支。林楠大一时,父亲出了一场车祸,卧床一年多。她想尽量减轻父母的负担,于是申请了国家助学金。

    “填写困难生鉴定表,镇政府盖了章,交给辅导员。”林楠回忆。据她了解,困难生的认定需要经过民主评议。一个年级有大概20名学生左右参与评议,且参与评议的同学均没有申请困难生助学金。

    陈晓姗介绍,民主评议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申请学生的经济状况,是必需的环节。在这张民主评议表上,按占比多少依次排序为家庭困难程度、勤俭节约状况、学习态度、思想品德表现。“每个年级的名额会根据评定结果进行调整,也会根据专业的不同而有差异,学院内部可以调控”。

    就读于天津一所高校的张艺杰来自山东农村,家里依靠种地为生,没有固定收入的父母要赡养老人,抚养家里的3个孩子。于是,张艺杰入学便申请了困难生助学金。她介绍道,她所在的学校通过递交纸质材料、评议小组打分来进行困难生评定。但是大一时由于同学间不熟悉,便由申请人上台介绍自己的情况。后来,学校出于对于同学的保护便不再要求困难生上台陈述。

    据了解,2007年出台的《教育部财政部关于认真做好高等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的指导意见》是学校开展困难生认定工作的主要依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调查结果显示,91%的受访者表示在申请助学金时需要民政部门证明,70%的受访者表示在家庭经济困难认定时会采用民主评议的方式,8%的受访者表示对困难生认定不了解。

    对于助学金工作,一所高校的学院党委书记陈亮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对于“边缘学生”的判定,是助学金工作当中最困难也是最容易产生问题的环节。

    他进一步解释道,在认定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这样一部分学生,他们的家庭条件谈不上特别困难,处于认定的“边缘地带”。同时,每个班级真正特别贫困的学生不多,有时会出现某个班级困难生名额过多的情况,所以出现了这一类“边缘学生”。因此在认定时,会综合考虑学业、与同学的关系、思想道德品质等其他因素。

    陈亮多次强调教师的社会责任感。“落实助学金评定的老师能认真对每一个学生的情况,就像写论文一样的调查、研究、整理、分析,学院层面做好宏观把控,就可以规避很多可能出现的问题”。

    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尴尬与困难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