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端掉“制毒工厂”:两窝点楼顶互通 迷惑警方

2016-11-23 01:06:25 千象网 分享

成都端掉“制毒工厂”:两窝点楼顶互通迷惑警方

在窝点查获的制毒工具和原料。

  夏日清晨,成都城郊的公园,偶尔能听见野鹤捕鱼溅起的水声。一名秃顶男子来到湖边警觉地张望。数百米外潜伏着禁毒警察阳强,紧紧地盯着秃子——一场毒品交易即将开始……

  今年9月,雅安警方端掉了一个藏身于成都、向雅安运送冰毒的制贩毒团伙,警方在行动中缴获成品冰毒0.2公斤,半成品冰毒5.3公斤,涉案9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批捕。

  这个团伙极为狡猾,制毒点隐藏在电梯公寓高层,而交易点设在不高不低的楼层,一有风吹草动,方便逃跑,少量高频进行制贩毒。日常生活住宿,与制贩毒犯罪活动完全分开。

  贩毒

  两兄弟住同一层楼

  戒备森严

  3月,雅安石棉禁毒大队挡获毒贩张千。张千供述,是成都的卖家“秃子”卖了50克冰毒给他。民警对这个秃子并不陌生——1年前,一个毒贩落网后供出的上线也是秃子。但秃子一直“人间蒸发”,两年来混迹成都,输送毒品至雅安境内,出货绝不“走大量”。

  雅安禁毒支队成立了专案组,由阳强带领主侦。阳强发现,秃子极其狡猾。每次交易,他均选择在小巷中,把冰毒切成小块,夹在烟盒和方便面盒里。他有个堂弟“老二”,和妻子一起卖麻古。两兄弟住在成都城南一个高档小区的同一层楼,隔窗相望。小区的安检严格,没有主人同意,门卫根本不放。秃子还特意打过招呼,只要有陌生人找他,一定告知他。“有一次,两个派出所的警察来小区登记住户,秃子在阳台上看见,马上打电话通知‘老二’,立刻藏起家里的冰毒,从而没被发现,躲过一劫。”阳强说。

  交易

  “逛公园”玩消失

  狡诈之极

  不久,秃子的上线——“老K”浮出水面,他负责生产毒品,提供货源。

  8月某天,阳强掌握到,秃子要和“老K”交易。清晨8点,秃子驾车外出,阳强等人紧随其后。绕了1个多小时,秃子来到了城郊的公园,可一眨眼就消失了。10分钟后,守候在门外的同事呼叫阳强,秃子出现在公园大门外,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包,里面是毒品。至于“老K”,没见踪影。

  落网后,秃子交代,每次交易时,会提前设置一个精密的路线和交易地点,甩掉警方的监控。公园那一次,他把交易定在亭子背后的树林,他刻意走到亭子上,一是为了佯装,二是观察有没有跟踪。

  收网

  制毒工厂藏于民居

  楼栋相通

  专案组找到了“老K”的制毒窝点,位于一座只有两个单元的楼栋里。民警对“老K”所在的1单元8楼进行重点监控,可8楼家却不见任何制毒的痕迹。

  难道制毒窝点另有他处?阳强进入楼栋观察,原来1单元和2单元可以通过楼顶互通。一天夜里,秃子来到“老K”的住所,径直走进了2单元。“老K”也同时从家门出来,通过楼顶,走到了2单元14楼的一个房间,阳强恍然大悟,制毒窝点原来在这儿。

  9月初,“老K”进了一批麻黄素,准备生产20多斤冰毒。情报被截获,专案组收网的时机到了。“老K”驾车出门准备交易途中,被阳强带领的第一路民警拿下,从车里搜出100多克冰毒,随后,在14楼的家中,搜出冰毒100多克,存放在冰箱里的冰油5公斤。第二路民警假扮成快递员,将正在家中的秃头挡获。第三路民警将正准备开车外出交易的“老二”妻子王青抓获。接货人见王青迟迟未到,立即告知“老二”。“老二”立刻将冰箱里的冰油冲进马桶。正在此时,专案组民警踹开房门,将他按倒在地。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天宇(图片由雅安公安禁毒支队提供)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