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贺兰:小县城建起电商大链条

2016-11-22 22:34:49 千象网 分享

贺兰县,地处我国西北的一个小县城,交通、区位等都不具备优势。过去的贺兰为了提速发展,对招商是“捡到篮子都是菜”,先招进来再说。但是近两年,当地72家高耗能与污染企业在悄然间关停并转。

与这些“傻大黑粗”企业的关停相反,电商企业却在这个人口不足30万的小县城里生根发芽,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发展态势。

2015年初,贺兰县提出将电商产业作为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引领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着力打造出“一区三园多点”的电商发展格局。

初冬的贺兰,寒风瑟瑟。

欣荣村的孙芳芳把刚刚做好的虎头枕送到了“淘小二”夏永霞手里,“一共是两个,这是两百块钱,拿回去给娃娃买点好吃的。” 夏永霞从抽屉里拿出崭新的两百块钱塞到了孙芳芳手里。

今年对于孙芳芳来说是不太平的一年,在外打工的她因为一场病做了手术,基本告别了体力活。没过多久,同样在外打工的丈夫也不小心砸断了脚趾,只得在家休养。两个支柱的倒下,对于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个家,七张嘴在等着吃饭,七个人在等着生活。“我连饭都做不了,更不用说是去打工,我也着急啊!”孙芳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也无可奈何。

五月的一天,夏永霞给孙芳芳带来了希望。“我在网上发现虎头枕特别好卖,打听了一圈后知道孙芳芳做虎头枕是把好手,就先预定了几个,没想到才几天就销售一空。”夏永霞说。

“我从小就喜欢做针线,这些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以前我在老家的时候就经常做,但都是送家人,没有想到还能卖上钱。”不费力的手工制作让孙芳芳在家里也能赚钱。孙芳芳表示,和在外打工相比,虽然钱赚的少但是更轻松,如果来年可以有稳定的收入,她会一直做下去。

夏永霞告诉记者,欣荣村的贫困户现在有三十户左右,大部分都和她有合作的项目。“村里的村淘刚刚开始,销量还没有提上去,但是我有信心可以带着他们赚更多的钱。” 夏永霞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离欣荣村不远的金星农牧场淘宝服务站内,也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个灯泡怎么卖?”“5块钱一个。”记者在不大的服务站内看到,小到灯泡纸巾,大到家电躺椅都有卖。“他们的东西物美价廉,我刚买的这个灯泡才5块钱,还是名牌,在街上随便买一个都得七八块。”村民黎明观告诉记者,自从村里有了农村淘宝,给自己节省了不少金钱和时间,这才几个月就已经消费了几万元,“家里刚好赶上装修,电视机、洗衣机都是在这买的,比县上的商场便宜了几千块不说,还送货上门,特别方便。” 黎明观笑言,再这样下去村里的小卖部都该关门了。

“省下的就是村民赚来的,不光家用百货,农资也是我们代买的重点。电商正在改变着村民们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他们足不出户就能买到各地的商品。” 金星农牧场淘宝服务站负责人黎伟说,目前小店每月流水少则10来万,多则40多万。

“村淘”除了买卖,还有什么?

在黎伟看来,这只是个开始而已。目前,“黎小二”的村淘3.0模式已雏形初现:今年建成的垂钓文化中心,已经钓客如织;一个养殖鸭子和大雁的养殖场正在兴建。此外,黎伟还通过阿里众筹筹得了300多万,召回了同村的6位年轻人,准备大干一场。“记忆中的家乡非常热闹,现在由于年轻人的外流,已经变得冷冷清清。我希望村淘不仅仅是改变家乡的经济结构,还可以回到原来的模样,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到家乡的建设中。”

“村淘直接带动了当地60多人返乡创业,其中大部分有大专以上文凭。”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宁夏区域负责人郭云飞介绍,未来,农村淘宝将以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公益文化中心来布局贺兰的农村电子商务。

“目前,宁夏大约80%的快递从这里发出。” 银川电商物流园副总经理蒋佳的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吹牛”。

9月10日,银川电商快递物流园在贺兰县正式开园。11万平方米的仓储和分拨中心;顺丰、申通、中通等8家全国知名快递物流企业的聚集;阿里巴巴农村淘宝、苏宁易购、京东商城等12家区内外知名电商企业的入驻,让这80%的可能成为现实。

申通快递宁夏总部副总经理蓝翔告诉记者,企业入驻园区后,仓储面积和运输环境都得以改善,大大提高了作业效率。以前12小时的快递处理量为6万单,现在已经增长到了10万单。

蒋佳表示,园区将原本分散在各处的快递物流资源进行了整合,不仅仅是解决了分散带来的管理难、市场混乱以及政策落地难等问题。更重要的是,众多快递企业的汇聚产生了聚集效应,在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的同时,还实现了本地企业与快递企业的无缝对接。

“物流园还为本地企业降低了30%左右的物流成本。” 蒋佳告诉记者,园区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整合资源。简单来说,就是前店后仓的全产业模式,把电商服务、仓储、物流等环节有效集成,为电商企业提供一条龙服务。“甚至于企业只需将商品储存于此,网上销售后发个订单信息,联系物流、发货均由园区人员负责。”对于实力不强的电商企业来说,物流园减少了仓储、人员、时间等各种成本。

记者在这里看到,物流园的楼上就是网店,楼下便是智能分拣系统和快递中心。此外,这里还是一个网络商业孵化器,既有创新型企业,也有转型中的传统企业,还有电商培训公司和配套企业。“我们希望在这里实现创业与创新相结合、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孵化与投资相结合的贺兰模式。”蒋佳说。

据了解,目前,园区众创空间已引入50多家创客及创业团队,公共仓为30多家创业团队及10多家德胜工业园区企业提供仓配一体化服务。

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是相互支撑、共同发展的关系,快递物流与电商产业协调发展尤为重要。大力发展快递物流产业对于挖掘电商发展潜力、降低企业成本、培育发展动力、破解发展瓶颈、提升区域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据悉,物流园项目全部实施后,可日处理快递包裹30万件,年新增网络营业额3.5亿元,实现年利润3000万元,新增就业岗位3000个。

“将来,我们要把银川电商物流园打造成全区乃至西北的电商标杆园区。”蒋佳对物流园的前景非常看好。

“今年的双十一,我们的销售额达到了43.7万美元,比去年多了30多万美元。”在义乌闯荡多年的和汐电商负责人穆建录今年4月回到宁夏,在贺兰中阿跨境电商产业园组建起10多人的团队,做起了跨境电商,销售自主品牌钟表及手表,目前月均线上线下交易额达16万美元以上。

“我是土生土长的宁夏人,如今回到了这里,希望可以为家乡做点贡献。”与穆建录一样,缤购跨境电商服务平台的总经理王刚也在电商扎堆沿海和区域中心城市的浪潮中急流勇退,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继续自己的梦想。

宁夏,不沿边不靠海,做跨境贸易并不占优势。但是在王刚看来,电商的跨区域特点,让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带着自己的部分团队从沿海发达城市迁回这个小县城。

“与深圳相比,这里的成本更低,政策更赞,发展前景更好,我有什么理由不回来呢?”目前,王刚和他的小伙伴们已经在贺兰当地发现了很多“宝贝”,并把它们挂到了自己的平台上,让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顾客们进行采购,真正把“made in Helan”卖向了全球。

“我希望,贺兰县在保持现有的电商发展框架下,可以加大跨境物流的发展。就拿这个不到一公斤的小缝纫机来说,我在深圳往国外发货只需要81元,但是在宁夏需要165元,翻了一倍。”王刚表示,如果贺兰的运费成本可以降下来,他会把整个公司搬回来,“可以多给宁夏上点税啊!”王刚笑着说。

“9月10日,我们这个产业园正式开园。目前,已经引进了44家电商企业,完成境外交易额4000多万美元,实现了贺兰县对外贸易的‘零突破’。”中阿跨境电商产业运营有限公司经理陈焕哲介绍,园区为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企业不仅可以实现拎包入驻,而且可以享受到诸如免收两年公共用房、设施、设备租赁费,免收半年水、电及物业费等扶持政策。

下一步,贺兰县将在中阿跨境电商产业园设立宁夏中阿商品交易中心,打造集信息流、资本流、商品流、物流、互联互通的合作平台,打通宁夏通往国际市场新通道,拓宽宁夏特色产品交易渠道,进一步整合电商产业发展优势,培育经济新动力,拓宽网上丝绸之路。

“有了思路引领,才有底气对落后产能说‘不’。对于一些过去招来的污染企业和高耗能企业,还要进一步关停并转。虽然短时间内影响我们的成绩单,但是‘互联网+’显示了发展后劲,坚定了我们推动产业转型的决心。”贺兰县委书记李郁华说。

今年前三季度,贺兰县电商交易额达12.7亿元,同比增长541%,直接创造就业岗位2000多个。

贺兰县电商产业前三季度创造就业岗位2000多个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