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女孩独闯非洲原始部落 学当地人吃虫子和白蚁

2016-11-22 18:20:29 千象网 分享

  彭宇洁在喀麦隆研究原始部落文化。

  彭宇洁,1985年出生在江北,初中和高中就读于四川外语学院附属外国语学校。小时候,彭宇洁性格比较孤僻、内向,直到上了初中住校,才渐渐学着与人打交道。

  成绩好被保送

  彭宇洁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初中时获得了物理奥赛一等奖。此外,她对语言也很感兴趣,初中时就开始学习日语。“初中物理奥赛得了一等奖,被保送进了高中。高中获得了物理奥赛三等奖,再加上日语特别好,又被保送进了北京外国语大学。”彭宇洁说。

  2004年,彭宇洁进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日语专业。大三时,彭宇洁开始打算去日本留学。

  大四时,彭宇洁联系到了京都大学的教授,得知彭宇洁物理得过奖,教授接收她去日本读研修生。

  边打工边读书

  “研修生通过了半年一次的考试,才能够正式入学读研究生。”彭宇洁说。

  2009年4月,彭宇洁准备报考亚非区域研究所。那段时间,她一边准备考试,一边打工维持生计。其间,她搬过货、做过洗衣店接待,还在超市做过熟食,这样的生活持续了近半年。

  2009年10月,考试结果揭榜,彭宇洁顺利地考入了京都大学亚非区域研究所。

  独闯非洲原始部落

  2010年暑假,彭宇洁等到了去非洲的机会,而且一待就是五个月。一个人、一个包、一个行李箱,彭宇洁就这样来到了遥远的喀麦隆,并在该国东部省的一个热带雨林中的村落里留了下来。

  她要研究的这个原始部落,人数加起来还没超过200人,距离最近的小镇有80多公里,路特别不好走,只有坐摩托车出行。

  “这个村落里的俾格米人,被称为非洲的‘袖珍民族’,他们在丛林里过着封闭的原始生活,在世界上已经濒临灭绝。”彭宇洁说,俾格米人一般男性身高150厘米左右,女性身高140厘米左右。“他们每个人都很友好,爱好和平。”

  和原始部落人交朋友

  刚到部落,彭宇洁没有朋友。语言不通,加上各种不适应,很快她就病倒了。森林的晚上比想象的冷,睡个好觉简直就是奢侈。

  在吃的方面,当地人吃什么,她只能跟着吃什么,从野草芭蕉,到羚羊耗子,全吃了个遍。“最不能适应的是他们吃虫子,我第一次吃了白蚁,然后身体过敏了,上吐下泻,浑身长满了荨麻疹。”

  虽然来之前,彭宇洁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研究工作的困难还是出乎预料。她每天不知道做什么,一个星期后,她决定去和居民聊聊天。

  交流中,彭宇洁发现俾格米人身上都有文身,图案看上去很怪,这引起了她的注意。“后来,我研究才发现,对俾格米人来说,文身是一种社交形式。”于是,彭宇洁决定深入研究“俾格米人的文身”。

  2011年、2013年、2014年,彭宇洁先后四次去了俾格米人的居住地,最短的时间都待了两个月。每次去的时候,她都会带很多衣服、调料、糖过去,部落里的村民也对她很熟识。在那里,彭宇洁还认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对彭宇洁照顾有加。

  渐渐地,彭宇洁学会了当地语言,和当地人成了朋友,并完成了自己的研究。几年在非洲的研究生活,俾格米人成为了彭宇洁的朋友,“他们是一群很乐观的人,这对我影响很大。”

  想研究重庆文化

  2012年春节,得知父亲生病,彭宇洁回到家乡重庆。2012年年底,父亲离开了她。她打算呆在重庆陪着母亲,但母亲却支持她回日本,把未完成的学业完成。

  转眼留学日本已经八年了,彭宇洁今年将博士毕业,她将面临去或留的问题。“一开始出来的时候,对重庆没有什么挂念,我就是想出来,但后来在研究文化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很思念家乡,越来越想要回去,研究重庆文化。”

  “我要尽快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这样才有能力回去交流,研究家乡的文化。”彭宇洁说。

  本报记者杨野

  -人物

  彭宇洁,1985年出生于江北区,因成绩优秀,被保送进入高中和大学。现为日本京都大学在读博士,主要研究非洲一个原始部落。

  -声音

  重庆的文化才是我的根,我越来越想要回到故乡去。

  “第56期”人气周榜傅良权夺冠

  本报讯(记者杨野)“逐梦他乡重庆人”第56期“人气周榜”揭晓,在非洲创造“中国速度”的傅良权获得本周冠军。

  重庆紫苑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杜青苗、想为重庆写长篇文学的赵晓梦分别获得人气亚军和季军。

  20名幸运粉丝也同时出炉。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