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化去钢铁产能遭企业抵触 补偿资金落地难|钢铁行业|去产能|补偿资金

2016-11-22 17:30:18 千象网 分享

  补偿资金落地难 压谁不压谁欠公平透明

  行政化去钢铁产能遭企业抵触

  今年,河北省要压减1726万吨炼铁、1422万吨炼钢产能。为此,河北省从上到下去产能的决心坚定不移,并将压减任务落实到具体的企业和装备。

  不过,《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由于补偿资金落地难、压谁不压谁欠公平透明等市场和政策因素制约,企业去产能积极性不高,有抵触情绪,这可能引发新的问题。

  谁去谁留欠公平透明企业有抵触情绪

  截至去年,河北省压减炼铁、炼钢产能分别能得到约55元/吨补贴。为减少去产能阻力,今年的奖补标准将大幅提高,具体标准仍在测算中,但是压减任务已经落实到具体的企业和装备,并明确了时间表。一方面,由于今年以来钢铁行业效益可观,另一方面,涉及企业不知道去产能会得到多少补偿,因此处于等待观望状态,甚至有抵触情绪。

  位于迁安市的荣信钢铁2015年核定炼铁产能288万吨、炼钢产能360万吨,政府要求今年10月底前拆除一座50吨转炉,涉及70万吨炼钢产能。

  公司负责人说,拆除转炉后,配套的450立方米高炉、竖炉、烧结机、制氧机、发电机组都将停运,这一串设备闲置两年就会烂透,还有800名职工将被无偿解除劳动合同。“企业到底能拿到多少补偿,现在也没个准数。”

  记者了解到,今年河北省确定了11家僵尸钢铁企业,目前正逐家制定处置方案,先选择条件比较具备的企业试点。唐山市的僵尸钢铁企业包括清泉钢铁,但是清泉钢铁公司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政府认定的僵尸企业。

  公司负责人表示,清泉钢铁2014年8月停产至今,只有2400万元银行贷款没还,形势好转,并将恢复生产。

  记者调查了解到,河北省某些地方在确定去产能的企业和装备时欠公平、透明。例如,有的符合工信部《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装备被压减,而未被列入工信部名单的企业装备不被压减,压减的依据标准是什么,企业不清楚,有不满情绪。

  对此,一些基层政府官员表示,政府也希望用市场调节的办法去产能,但是市场发挥作用有可能需要5年、10年,而去产能的任务时间表却是2017年完成。在市场继续波动情况下,通过市场手段去产能是一句空话,只能采取行政手段。

  补偿资金落地难影响去产能积极性

  今年3月,受唐山举办世园会等因素影响,唐山国丰钢铁位于丰南城区的北厂整体关停,涉及炼铁180万吨,炼钢220万吨。这是国内第一家被整体关停的符合产业政策的全流程钢铁企业。

  据国丰钢铁公司负责人介绍,所有装备将全部拆除,直接涉及职工4063人。其中,内部退养和分流安置500余人,其余3500人被解除劳动关系。为有偿解除劳动关系,按照人均8万元买断补偿和2万元补缴社保标准,国丰钢铁公司自筹资金3.48亿元。由于补偿到位,没有出现职工上访问题。

  国丰钢铁压减产能、安置职工承受了很大压力。这位负责人介绍说,公司本质上属于地方国有控股企业,但注册时的性质是民营企业,一词之差导致其不能像央企或省属国企那样,可以享受特殊岗位职工提前退休政策,增加了企业的职工安置成本。同时,国丰关停拆除北部厂区,属于产能置换项目,装备淘汰、职工安置都得不到任何政府补贴。

  唐山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今年唐山市准备了3亿元钢铁去产能奖补资金,一部分按照压减装备大小给予补偿,另一部分按照下岗职工人数给予补偿,目前财政部门正在制定分配方案。

  这笔奖补资金落地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唐山市去产能对象以民企为主,很少有民企给职工上保险,按照政策,职工没有保险就不能得到补偿。一名民营钢企负责人表示,企业从来不会给职工上保险,职工其实就是农民工。二是确定压减的装备,如果只封存不拆除则不能得到奖补资金。在实际操作中,很多装备已经抵押给银行,强行拆除属于违法行为。事实上,高炉只要封存一年就报废了,不可能再复产,只要保证封存期间不复产,就应该得到奖补。

  行政化去产能不宜用力过猛

  记者调研了解到,河北全省上下以坚定不移的决心,把去产能当成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有四方面新问题值得关注。

  一是基层政府反映,今年压减的产能多数是正在生产的合规产能,而且企业效益不错,尽管去产能压力大,但通过强制性压减,今年的任务能保证完成。不过,2017年如果市场不出现恶化,完成明年的去产能任务没有足够把握。业内人士表示,去年下半年钢市触底,今年上半年反弹,后市将呈震荡运行态势,不会大起大落,今年以来多数企业盈利增加,积累了自有资金,增强了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二是一些钢企因为去产能,产能规模急剧缩小,行业排位退步。但在银行内部,往往根据钢企在全国的排位提供授信和贷款支持,钢企一旦退出某个位次,将面临银行抽贷,这是钢企去产能面临的隐性压力。此外,政府加大去产能舆论声势,提前把将要去产能的企业和装备上网公布,银行会据此判断企业成了政府的打压对象,极易引发抽贷断贷行为,造成产能还没压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已经垮掉。有关方面建议,去产能对象宜内部掌握,任务完成后再对外公布,从而减少对企业冲击。

  三是一些钢企负责人和基层干部反映,钢铁去产能是国家意志,应该是全国性的,不应只由河北承担。实际上,自2013年以来,东部某省不仅没有化解一吨钢铁产能,反而增加了1500万吨。当河北不折不扣地去产能时,外省企业来河北购买已经拆除的二手装备。基层建议,其他有钢省份不能只享受市场利益,不承担去产能责任,要真正做到全国一把尺子量到底,把那些不适合发展钢铁的内陆地区产能和落后产能淘汰掉。

  四是业内仍然看好未来5到10年国内钢市,警惕2020年至2025年国内缺钢。据业内人士介绍,炼铁高炉、炼钢转炉的服役年龄约15年,目前国内现有钢铁产能基本建成于2010年前后,即使没有政府之手强力去产能,行业自身在2020年至2025年也将进入装备集中淘汰更新期,当前用力过猛“急刹车”,将来可能缺钢。届时是否仍要执行“等量或减量置换”政策,是“拆旧建新”还是“建新拆旧”,都将影响市场供需。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