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挂职如何应"变"?珍惜机会在新岗位有所作为

2016-11-22 17:17:53 千象网 分享

  干部挂职交流,是提高干部综合素质特别是实际工作能力的重要途径,也能带动不同地区和单位之间交流合作,加强和推动某些方面的工作,给地方带来新的发展契机。近年来,随着干部培养交流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干部挂职的力度逐渐加大,挂职形式也日益丰富。

  对干部个人而言,挂职意味着在新的单位、新的岗位开展工作,角色定位、沟通方式、干事动力都将发生变化。面对改变和挑战,挂职干部该如何调整状态、适应环境、有所作为?对接收单位而言,挂职干部是一笔宝贵财富,如何完善制度、用好这些干部?这些都是在实际工作中需要思考的。本报记者采访几位挂职干部,通过他们的故事,对上述问题进行探讨。

  ——编 者

  角色之变

  “挂职敢动真碰硬,别人才愿意和你交心”

  从上级部门到基层挂职的干部,常常被期待着会带来资源、机遇甚至项目、资金。2013年底,王学勤从科技部科技信息中心副主任任上到云南玉溪市挂职,任市委常委、副市长,他面对的也是地方干部群众的厚望。

  “干部不是单纯来镀金的。”王学勤认为,挂职干部既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创造性地干好本职工作,更要团结好同事,管好用好下属。“团结不是和稀泥,既要注意工作方法,又要坚持原则、守住底线,不能觉得自己是挂职干部就不敢动真碰硬。”

  动真碰硬到底先碰到哪儿?到玉溪挂职,个别干部的工作态度让王学勤有些诧异。周五交办的工作,在有的地方,周末加班加点也要干完,但个别干部要拖到下周一才开始布置,紧迫感、责任感远远不够。

  王学勤坦言:“有时感觉上级特别着急,可基层有些干部还是不紧不慢。”王学勤认为,该坚持的一定要顶住非议坚持到底。“来到玉溪后我就要求并坚持开好每周一的工作例会,雷打不动,由各部门负责人分别汇报上周工作部署完成情况、本周工作思考及目标任务,推着往前走、逼着去思考。”

  谈到效率问题,王学勤也很理解:“干部长期在一个地方、一个部门任职,各方面的人情、利益就会盘根错节,有时候在制定政策时顾虑大,这方面挂职干部顾虑会少一些。”

  “端着官架子看一看转一转就走,有的基层干部就会糊弄你;认认真真帮着解决实际问题,基层干部和群众也愿意说掏心窝子话、愿意跟你一起‘战斗’。”王学勤感受颇深。到玉溪挂职中,王学勤分管招商工作,全市两年的落地资金就超过千亿。

  岗位之变

  “项目落地,实际走一遭才知道有多难”

  “很多细枝末节,实地走上一遭,才知道有不少东西需要协调。”三年前,安徽合肥市交通局副局长沈满祥被下派到肥东县挂职常务副县长,三年后重回岗位,谈起挂职期间最大的收获,他觉得对政策从宏观把握到具体落地有了真切的体会。

  作为交通局下派干部,沈满祥挂职常务副县长的职务分工,被确定为市政管理、交通建设。虽是自己熟悉的工作领域,但真干起来,却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呈钻石形状的肥东县,上头大下头小,中间被东西向穿行的高速高铁分割成南北两块。而要打通南北交通,办法只能是上跨(修桥梁)下穿(挖地道)。

  施工的安全性、工程的难度、施工量大小、对铁路运输的安全评估等,在沈满祥看来,每一项都要实地反复调研、论证,才能拿出规划方案。而要彻底打通南北交通,类似的项目工程,要完成20多项。

  更复杂的,是审批程序。“出于安全性考虑,规划方案要经至少十几个处(科)室的审核把关,有些大的工程还需上报铁路总公司批准。”沈满祥说。

  正因事务繁杂,两年挂职期满后仍有很多工作没完成,沈满祥又多干了一年,虽然“超期服役”,但他觉得挺值。“以前下发文件不觉着,但实际上很多事情看着容易做着难,要想把事情做成做好,必须要像搞自家装修一样来做精每个项目。”

  方式之变

  “老百姓的获得感,不能光看报表数字”

  2014年,张沛军从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总会计师任上,前往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挂职担任副州长,从海外到央企、从央企到地方、从经济到行政,他的职业经历跨度很大。“我没有想过在挂职期间就能给这里带来太多改变,但挂职这个经历,对我个人来说却实在是受益良多。”

  “原来在企业做总会计师,看报表就基本上能了解企业运转情况,经营绩效完全量化、一目了然。可要搞行政管理,老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他们对政策的意见和看法,这些都很难通过报表数字来衡量。”张沛军说。

  想了解实情,必须扎到村里看看。

  一次,张沛军牵头负责全州乡村卫生环境治理,在召集县乡两级行政主要领导开了动员会后不久,就带了两个小组下去检查。“下去虽然没打招呼,但基层没有不透风的墙。路边垃圾倒是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可群众是否真的被动员起来了?是否建起了长效机制?不和老百姓坐在一条板凳上唠唠家常,你根本看不出来。”

  检查那天,张沛军带的组在路边没停,直接就扎到了村里。

  “乡里开会布置过么?”“村干部咋的说?”“县里有大干部来过么?”“那个干部电视上都见过哦?”看似不经意的东拉西扯,几个关键问题问下来,张沛军心里有了数。“经常是县里掌握的情况还没有我熟悉,一聊起来弄个大红脸。”

  不过张沛军坦言,他特别理解基层干部。“尤其是乡镇一级,事权财权都有限,工作任务又那么多,想兼顾确实很难。对于基层干部,来自上级的理解、支持和督促很重要。工作中发现问题,首要的是一起想办法解决。”

  观念之变

  “这里加班是常事,来自贸区就要多取真经”

  有企业上门会谈,程孟勇赶紧带上笔记本,坐进会议室,一边旁听,一边记笔记。

  这位“80后”小伙,是新疆喀什经济开发区综合保税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目前在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管理局经济发展处挂职锻炼。“我来了才一个多月,当务之急是要抓紧时间多学习。”程孟勇说。

  这次上门的是一家世界500强跨国公司,要整合中国乃至亚太地区的业务,就有关情况跟上海自贸区对接。程孟勇所在处的处长肖凡直接建议企业参与“跨国公司营运中心计划”,一旁的副处长李晓红当即比对企业状况,初步审核符合条件后,让企业立刻准备申请报告,争取下个月列入计划名单。

  正当程孟勇为自贸区办事效率赞叹时,肖凡主动说起自贸区在开发相关计算机系统,帮助企业加快出口退税流程。企业负责人喜出望外,要求加入试点。

  一个多小时的会谈,程孟勇体会到了自贸区工作人员主动作为、跨前一步的服务意识与服务方法。“在这里,即使对超出权限范围的事务,也会撰写相关报告,提请相关部门协调。”小程说。“在喀什,通常是企业遇到问题上门求助,我们再设法解决。”

  自贸区的工作,给程孟勇的第一印象是节奏很快:“连路上行人都步履匆匆,工作虽然很忙,却条理清晰,一点儿都不乱。”

  在保税区管理局经发处办公室,记者看到一沓又一沓的企业材料,办公桌堆不下,堆到了沙发上、地面上。工作人员都在埋头工作,电话铃响,接起也是寥寥数语,然后直奔主题。“每个人的日程都很满,加班是常事。”程孟勇的语气中带着敬意,“这些事务,多数都是自我加压、摸索经验。”

  程孟勇已开始学习自贸区的中转集拼、跨境电商、融资租赁等业务。他颇为自信:“挂职只有半年,我要力争朝夕、多取‘真经’。”

  ■链接

  挂职主要类型

  目前挂职干部主要有四种基本类型。第一种是干部“下挂”,即上级机关干部到下级机关挂职,比较典型的是通常所谓的基层锻炼。干部“下挂”也是干部挂职锻炼中数量众多、最为主要的一种形式。第二种是干部“上挂”,即下级机关干部到上级机关乃至中央国家机关挂职。第三种是干部“平挂”,是指国家机关各部门之间、各对口省市之间,互派干部或单向挂职的一种干部交流形式。第四种是“行业交叉挂职”,即不同行业之间干部的挂职,最常见的是国有企事业单位之间的挂职。

  选题统筹:季健明 绘图:郭 祥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