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重庆近半数受访者在室内吸二手烟 我们离禁烟还有多远?

2016-11-22 10:22:31 千象网 分享

  目前,全国已经有十几个城市通过立法形式明确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在四个直辖市中,除重庆外,北京、上海、天津均已出台禁烟法。最近出台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也明确表示,推进公共场所禁烟工作,逐步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其实早在2003年,重庆就通过并施行了《重庆市爱国卫生条例》,其中规定医院、学校、公共电梯、公共交通工具等四类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在商场、单位、影院等公共场所除吸烟区外禁止吸烟,对违法相关规定的个人的单位由爱国卫生委员会进行罚款。去年,重庆市还与成都、西安、武汉、厦门等五个城市成为第三批“中国控烟伙伴——无烟城市项目”创建城市,将获得资金、培训及技术上的支持以建立控烟规划,重庆市健康教育所也随即开展了此次烟草调查。

  从近日公布的数据来看,市民在公共场所仍不同程度受“二手烟”困扰。在过去30天内到过不同公共场所的成人中,26.6%在政府大楼暴露于“二手烟”,在医疗机构为20.7%,餐馆为76.3%,公共交通工具为10.9%。

  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还是控烟,是一个可以撕裂朋友圈的问题。北京关于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规定就曾引发争论,一些人认为,烟民吸烟的权利也要保护,所以公共场所要设立吸烟区。反对者则认为一旦设立,还是会有“二手烟”隐患,一些特定场所就应该全面禁烟。

  而在此次调查中,受访者对重庆7类室内公共场所完全禁止吸烟的支持力度也各有不同,对医院的支持力度最大(96.2%),其他依次为中小学校(95.3%)、大学(91.3%)、工作场所(89.6%)、出租车(88.7%)、餐馆(76.8%)、酒吧/夜总会(55.7%)

  带着问题,记者走访了主城区几家应该全面禁烟和可设置吸烟区的室内公共场所。在江北区中医院,记者看到门诊大厅内和走廊均贴有醒目的禁烟标志,但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处发现有烟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医院内是明确全面禁烟的,但仍有不自觉的人会在楼道、厕所等地方躲着抽。“虽然经过劝阻都可以制止,但这样的现象还是时有发生,我们除了严肃地进行警告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在南坪商圈的万达和百盛商场,工作人员均表示不了解,所在商场内并未设置吸烟区,但在遇到吸烟者时会上前制止。在肯德基和麦当劳等连锁快餐店中,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店内禁止吸烟,顾客吸烟的情况总体很少见,如果有他们也会及时上前制止。

  但在走访附近一些小饭馆后,记者发现吸烟情况较为严重,在某小面馆内就发现有两桌顾客正在抽烟。对此,面馆老板也表示很无奈,“我自己不抽烟,但没法劝顾客不抽烟,怕影响生意”。记者随后询问吸烟者是否知道餐厅不应吸烟,他们均表示不知情,“我晓得在有些公共场所不能抽烟,我也没抽,但吃饭抽个烟有撒子嘛?”

  对于“二手烟”带来的烦恼,在观音桥某广告公司工作的张小姐深有感触,“我们是几十人的大办公室,里面有好几个男同事爱抽烟,其中还有自己的上级,大家碍于情面一直不好说。”虽然经过女同事们的联合反映,吸烟者均“有所表示”,不会直接坐在工位上吸烟,改成在窗户边或者去厕所,但办公室还是闻得见烟味。

  重庆2003年就出台了相关条例,可以看出其对禁烟控烟的重视,但就目前贯彻实施的情况和数据来看,禁烟控烟工作仍面临一些“挑战”。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控烟办副主任吴成斌告诉记者,通过调查他们发现,一方面大家对于烟草危害认识仍有不足,绝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吸烟除导致肺部疾病外,还会诱发其他疾病。另一方面健康素养也有待提高,目前每100名吸烟者中仅有28名至少尝试过一次戒烟。在拜访过医务人员的吸烟者中,仅14.7%打算在未来12个月内戒烟。

  吴成斌表示,在推进禁烟控烟工作过程中,相关部门也遇到一些执法难取证难的问题,数量有限的工作人员需要面对庞大的吸烟人群,监督公共场所和单位带来的效果也是参差不齐,有的单位执行起来很配合很到位,有些却不行。

  而2003年出台的《重庆市爱国卫生条例》在目前看来已不能适应人们的健康需求,其中关于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范围覆盖并不全面,也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亟待完善。

  根据《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和无烟城市项目安排,重庆健康教育所还将持续开展烟草流行趋势、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二手烟暴露以及烟草危害认知,民众对公共场所禁烟态度等方面的科学调查和跟踪监测。为重庆控烟工作提供政策依据,也为出台无烟城市立法提供数据支持。

  重庆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部部长康庄认为,站在公共政策的角度,为保证禁烟控烟不流于形式,能够贯彻落实,在制定过程中一方面要明确责任主体,另一方面更需要明确有行为能力的执行主体,有关部门在草拟制定过程中可以将视野放宽在部门之外,必要时还可制定细则来为监督管理提供手段和依据。在贯彻执行方面,可以将执法权与社会公共服务结合,在日常公共管理中可以采取一个队伍综合执法的方式,而不是多个队伍专业执法,以达到节约资源提高效率的目的。

  对于是否应采取强制性措施,康庄认为,在柔性措施无法贯彻落实的情况下,对社会部分群体采取强制性措施是可能的一种选择,目的也是为了保护社会大多数群体的利益。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