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诊所:400元药费收1234元 "专车"送病人到车站

2016-11-21 20:31:53 千象网 分享

  据知情人士介绍,整个诊所分为三个部分,二楼及三楼大部分、一楼药房用来做看病的生意。一楼其他地方则租给外面的牙科,“牙科和理疗不参与这些”。诊所在一楼门口挂着“成都市金牛新友谊诊所”和“成都新科技中医药研究所”两块竖匾。

这四人带病人到诊所后,正在等车

诊所的药房

  1怪

  开出的药方收费1234元,记者走访药房和网络查实总价不超400元

  2怪

  “诊所”和“研究所”两块牌子一个老板,凌晨开门下午“休息”

  3怪

  记者上门看感冒被拒绝,诊所却在接收被人带来的各种疾病患者

  4怪

  “专车”送病人到火车站,知情人士称这是为保证送走病人避免麻烦

  近来,一环路西三段22号的一个诊所不断被曝光。一个挂着“成都新科技中医药研究所”和“成都市金牛新友谊诊所”两块牌子的“诊所”在网上多次被指“看病价格高得惊人”。

  成都商报记者历时一周调查,揭开这个神秘诊所的面纱——这个普通“诊所”和所谓“研究所”的经营者系同一个人,由分散在各大医院附近的一些男女将患者带到诊所,然后由“名医专家”开出高价药单,比市场上同类药物贵至少4倍。

  奇怪的是,这个诊所虽然凌晨开门,却不接诊上门的病人,而是专门盯住那些远道而来到成都看病的外地中老年人。

  11月18日,对于65岁的杨婆婆来说,是绝望的一天。

  为了治愈顽症,她起早摸黑,独自从雅安山区辗转来到成都看病,不料却陷入连环套。在成都市金牛新友谊诊所内,杨婆婆像其他人一样,遭遇“高价药”。

  排队

  “热心人”帮挂号:唉呀,没号了

  此前一天,杨婆婆独自一人从雅安山区赶来成都看病,她衣着朴素,头发花白,脚上的一双运动鞋褪色严重,已分不清黑白。

  杨婆婆声音低沉,“想着去成都的大医院,治一治老毛病——干燥综合征。”

  18日,杨婆婆起了一个大早,7点多就走进了川大华西医院门诊部的大门。

  此时,自动挂号机周围已是人头攒动。她好不容易排到挂号机前面,却拿着就诊卡呆住了——这台机器怎么样才能吐出挂号单?

  “大姐,把就诊卡给我!我来帮你!”就在这时,一名穿黑色外套的中年妇女热情地迎了上来,约摸50岁的样子。

  她二话不说就拿过杨婆婆手里的就诊卡,插进了挂号机。“看啥子病喃,姐?哪个科?”

  人生地不熟,杨婆婆对这个“热心人”心生感激,立马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我看干燥综合征,挂风湿免疫科。”

  黑衣妇女熟练地在挂号机上点了几下之后,面露难色地说道:“唉呀,今天都没号了!明天早点来嘛!唉,姐,你从哪里来的喃?”

  杨婆婆一听没有号了,着急得不得了。“我从雅安名山来的,明天就要回去!”

  “喔唷,来一次好麻烦!其实我晓得看干燥综合征的一个专家,王建平教授,他星期四上午上班,今天星期几嘛?”

  “今天星期五了的嘛!”一听专家今天不坐诊,杨婆婆更是急得直叹气。

  “帮忙”

  “惊喜”:帮忙带你去看专家

  恰好这时,一名穿红色衣服的中年妇女靠了过来,“老师,麻烦打听一下,请问王建平专家今天坐诊吗?我看一下干燥综合征。”

  “你也来找王老师?”黑衣妇女先是一副十分意外的表情,紧接着又“遗憾”地告诉红衣妇女,“王老师昨天在这里坐诊,今天应该是到研究所研究药物去了,你们只能去那里找他。不过一般来说他都不接诊,除非有加号单!”

  红衣妇女“惊喜”地挥了挥手里的就诊卡和一张单子,“哎呀,你看是不是这个?这是上次我找他看病的时候他给我开的。”在这张抬头写着“华西医院”的加号单上,“医生”一栏里签着“王建平”,右上角的空白处还手写了一排字——“可加1-2人”。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