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科技巨量鱼粉与进口数据不符 涉嫌虚增营业收入|饲料

2016-11-21 19:18:37 千象网 分享

  与进口数据不符 即将上市的天马科技巨量鱼粉采购从哪里来?

  福建天马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马科技,申购代码732668,股票代码603668)将于11月22日申购。界面新闻在分析公司招股说明书和调查公司客户后,发现这家主要生产销售特种水产配合饲料的公司存在诸多问题。

  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调查发现,天马科技所披露的2011年-2015年鱼粉采购量与其自身的海关进口数据存在高达38.12%至65.75%的缺口。同时,将近4亿元的鱼粉采购量也超出了相关供应商自身的进口量,甚至还有采购额累计超过7亿元的五家鱼粉供应商根本就没有海关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在向深圳市巨力洋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巨力洋)、厦门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国贸)等进口代理商进行采购、销售双向操作的过程中,天马科技还涉嫌通过虚假对倒的方式来虚增采购量与销售额,甚至不排除每年存货中鱼粉也存在虚增的可能性。

  作为最主要的单项原材料,鱼粉在天马科技每年的原材料成本中比重超过60%。如果鱼粉采购与贸易数据失真的话,那么这家公司的经营数据还有多少是真实的呢?对此,在11月17日长达三个小时的发行路演中,界面新闻记者多次就鱼粉进口等采购问题向天马科技董事长陈庆堂等高管提问均未得到任何回应。

  除此之外,天马科技还涉嫌通过虚增饲料销售价格、虚增核心客户销售量等途径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

  2014年10月开始IPO之路的天马科技,于今年8月份首发申请获批,并在11月4日获得IPO批文。

  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是一家位于福建福州、主要生产销售特种水产配合饲料的拟上市企业。

  天马科技生产特种水产配合饲料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鱼粉、其他蛋白类原料(主要为豆粕、花生粕、菜粕)以及淀粉类原料(主要为淀粉、面粉)。

  其中,鱼粉是公司产品最主要的单项原材料,其成本在2011年以来占公司原材料成本的比重均在60%左右。

  目前,公司生产所用的鱼粉以秘鲁、智利、美国等世界主要鱼粉生产国家的高等级进口鱼粉为主,主要是通过大洋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巨力洋背后的母公司,下称大洋实业)、厦门国贸等进口代理商进行集中采购,同时主要借助鱼粉贸易商(如巨力洋、厦门国贸等)的渠道优势来进行鱼粉贸易。

  招股书显示,2011-2015年,公司鱼粉采购总量分别为26411.93吨、47855.64吨、17994.20吨、29798.50吨和33061.61吨。

  然而,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鱼粉采购方面,天马科技招股书披露的情况与实际存在很大出入。

  来自海关总署的官方数据显示,天马科技2011-2015年期间鱼粉进口总量分别仅为9907.59吨、24216.12吨、6163.28吨、13369.11吨和20457.51吨。

  较之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上述海关进口数据占比分别仅为37.51%、50.60%、34.25%、44.86%和61.88%。

  对此,界面新闻记者向一家大型饲料行业采购负责人了解到,目前国内饲料企业的鱼粉采购主要分两种途径:一是直接与秘鲁、智利等生产国的主要供应商进行采购,即外盘鱼粉,美元结算;二是向国内鱼粉贸易代理商进行现货交易,人民币结算。二者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外盘鱼粉到货需要一定的时间。

  对于天马科技鱼粉采购总量与海关数据存在巨大缺口的情形,上述负责人分析指出,不排除他们也在国内贸易代理商进行现货采购的可能性。但界面新闻记者进一步调查却发现,天马科技招股书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鱼粉数据也存在涉嫌虚增或虚构等问题。

  作为2012年第一大供应商,厦门国贸当年向公司出售鱼粉金额高达19491.36万元。按照招股书所披露的2012年鱼粉采购均价8861.33元/吨测算,厦门国贸的这笔采购应该是21995.98吨。

  但界面新闻记者通过海关调查发现,2012年厦门国贸进口鱼粉数量为21122.51吨。即使厦门国贸当年进口的鱼粉全部出售给天马科技,也未达到当年的上述销售量。

  与此同时,作为2011-2015年最核心的供应商,深圳巨力洋向天马科技销售鱼粉金额累计31772.25万元。但界面新闻记者通过海关调查却发现,该公司当年要么不存在鱼粉进口记录,要么进口量远小于销售量。

  其中,2011年深圳巨力洋向天马科技销售鱼粉金额高达6527.58万元,但当年却没有任何进口的海关记录;2012年向天马科技销售鱼粉金额高达9257.38万元,按照当年鱼粉采购均价8861.33元/吨测算大概是10446.94吨,但海关记录显示其当年进口量仅为6329.84吨。

  更为离奇的是,2013年、2014年和2015年福州海汇生物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分别向天马科技销售鱼粉金额高达4264.31万元、8278.36万元和3955.82万元,但海关信息显示该公司当年均没有任何鱼粉进口记录。即便是考虑到鱼粉12个月的保质期,该公司同样没有任何鱼粉进口记录。

  同样情形的还有一家核心供应商,2015年向天马科技销售鱼粉等原材料金额高达3643.62万元的厦门爱弘贸易有限公司2014年和2015年均没有任何鱼粉进口记录。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作为天马科技2011-2015年最核心的供应商,大洋实业是一家香港离岸公司,累计向公司出售进口鱼粉金额高达40905.15万元——这还不包括深圳巨力洋累计31772.25万元。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上述5年时间内,大洋实业在中国海关不存在任何进口鱼粉的记录,同时在香港贸易发展局也不存在任何信息——所有以香港为基地的进出口贸易商均将在该局留下相关记录。

  对于鱼粉采购模式,天马科技招股书披露称,主要原料实行集中采购,执行统一的原料采购标准。在供应商选择方面,公司尽量减少中间环节走向源头采购,直接生产企业、大型贸易企业是主要选择对象,公司将经营各类原料的行业前列企业作为首选供应商。

  其中,公司全资子公司厦门金屿进出口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鱼粉、豆粕、菜粕等公司生产所需原材料的采购业务。

  对此,界面新闻记者向国内某大型饲料企业采购负责人了解到,国内饲料行业的鱼粉进口主要是两种情况:一是具备进出口权限的,一般都是向国外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的大型供货商采购,再委托内地进口贸易代理商进行清关等操作,给予一定的佣金;还有一种是暂不具备资质的中小企业或者养殖户,则必须通过国内贸易代理商采购外盘或者现货,成本肯定是相对比较高的。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天马科技及其子公司天马饲料均拥有福清海关颁发的《海关进出口货物收发货人报关注册登记证书》和福清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颁发的《自理报检单位备案登记证明书》等进口资质。

  同时,招股书还披露,公司向鱼粉供应商采购进口鱼粉通过国际信用证的方式进行结算,信用证到期后可向银行申请展期三个月即形成进口押汇借款。

  显然,信用证作为国际贸易结算的重要方式,而天马科技的鱼粉采购则是直接参与海外供应商的国际贸易。

  界面新闻记者以养殖户身份向厦门金屿了解到,该公司确实从事鱼粉进口和贸易业务,全部货源均为海外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关的鱼粉进口记录中,进口量排名靠前的主要是海大集团通威股份、双胞胎饲料、恒兴饲料和新希望等一大批国内饲料企业,但进口规模普遍比较大。相比之下,天马科技每年的鱼粉进口量行业垫底。

  那么,天马科技鱼粉采购额与海关进口数据之间的巨大缺口该如何解释呢?如果成本占比超过60%的鱼粉数据有出入,这家公司的主要经营数据无疑难以令人信服。

  除了鱼粉进口量远远少于招股书所披露的采购总额,天马科技向多家核心供应商进行巨额鱼粉贸易的同时还有巨额鱼粉存货也实在是让投资者无法信服其交易的真实性。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1-2015年,公司鱼粉销售收入分别高达6377.65万元、18812.36万元、1988.08万元、7018.32万元和4743.74万元,累计金额高达38940.15万元。

  对此,天马科技解释称,由于进口鱼粉容易受海洋气候影响渔业资源、鱼粉生产国捕捞配额波动、运输周期较长等因素的影响,为了满足生产需求和成本控制,天马科技除了采购自用外还对鱼粉库存进行外销处理。

  其中,预期鱼粉价格上涨时,公司将在未来合适的时点对鱼粉超常规备货部分进行销售处理;同时,公司还将根据后续的生产需求及鱼粉国内现货市场的情况,及时处理一些采购时间较长的鱼粉,以保障公司鱼粉存货的质量水平满足产品需求。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1-2015年,公司持续向核心供应商深圳巨力洋出售鱼粉,金额分别高达5920.13万元、13110.41万元、0、4311.22万元和3982.02万元;同时公司2012年、2013年还向另一家核心供应商厦门国贸出售鱼粉金额分别高达5060.95万元、1077.55万元。

  其中一个细节是,天马科技向深圳巨力洋等供应商销售的鱼粉价格普遍低于此前的采购价格,很难想象这种低买高卖的鱼粉贸易业务如何为公司控制成本、贡献业绩。

  以2015年为例,1-3月秘鲁红鱼粉采购价在15600-14900元/吨,但随后6-12月同样是秘鲁红鱼粉销售价则持续回落,从12769.23元/吨一路跌至最低9762.47元/吨,最大跌幅超过30%。

  有意思的是,在尚未考虑生产自用所需鱼粉的情况下,天马科技的鱼粉贸易业务对外出售规模超出了其自身海关进口规模。

  以2012年为例,仅仅按照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司向上述两家核心供应商出售鱼粉金额累计高达18171.36万元,并且2012年末存货中鱼粉高达12877.23万元。但海关数据则显示,其2012年当年的鱼粉进口金额也仅仅20000万元左右,2011年也仅仅9000多万元。

  除此之外,在与核心供应商之间进行买卖双向操作的过程中,天马科技多次采购与贸易基本接近,甚至还存在少买多卖、高买低卖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2011年公司与深圳巨力洋之间的采购与销售金额分别高达6527.58万元、5920.13万元,累计净买入仅为607.45万元;2012年与深圳巨力洋之间的采购与销售金额分别高达9257.38万元、13110.41万元,累计净买入则高达-3853.03万元;同样累计净买入为负数的还有2014年和2015年,对应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301.33万元、3384.98万元,但对应的销售金额则分别高达4311.22万元和3982.02万元,累计净买入分别为-1009.89万元和-597.04万元。

  除此之外,2013年公司还向厦门国贸销售了鱼粉1077.55万元,但当年没有向该供应商采购任何鱼粉。

  对此,大洋实业一位李姓鱼粉销售业务负责人称,该公司确实有部分鱼粉是销售给天马科技,也有与饲料厂家从事鱼粉贸易业务,但鱼粉保质期只有12个月,超额采购的鱼粉基本上不会考虑退回销售,退回销售量更不可能超过采购额。

  需要强调的是,在海关进口量远小于披露的鱼粉采购总量的情况下,天马科技与核心供应商之间巨额鱼粉买卖对倒累计实现38940.15万元销售收入的同时,2011-2015年末居然还有累计42788.74万元的鱼粉存货,而这还没有考虑每年生产所耗用的鱼粉量。

  尽管公司没有披露2011年、2012年鱼粉耗用量数据,但根据原材料中鱼粉的成本及当年采购均价即可推算对应的耗用量分别为17285.34吨和22609.68吨,而已披露的2013-2015年鱼粉耗用量分别为21247.10吨、25961.46吨和29418.80吨。

  按照招股书披露的采购总量推算,2012-2015年累计采购鱼粉为128710.00吨,鱼粉贸易部分可粗略测算为36954.57吨,再剔除2012-2015年期间鱼粉累计消耗量99237.04吨,那么鱼粉数据是否能够匹配呢?2011年末鱼粉存货折算下来约为8017.11吨,而2015年末鱼粉存货折算下来则为5279.03吨。

  考虑到“2015年末鱼粉存货=2011年末鱼粉存货+2012-2015年期间累计采购总额-耗用总额-贸易总额”,照此推论则2015年末的鱼粉存货则只有535.5吨,这与实际披露的数据相差近10倍。

  那么,到底谁在说谎呢?

  实际上,除了隐藏在核心客户名单中的多家核心供应商存在诸多疑问外,天马科技的饲料客户也隐藏了不少真相。

  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天马科技的饲料产品销售价格涉嫌虚增,直销客户的零售价格远低于招股书所披露的销售均价。

  来自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一家饲料直销户曾经与天马科技合同预定2012年1-12月份的供销合同,按照合同约定累计供货178.04吨,货款1589418元。

  同样发生于2012年的另一家直销户买卖纠纷的法院判决书也显示,按照合同约定累计供货29吨,货款总计260678元。

  不难测算,上述直销户的购买价格分别为8927.31元/吨、8988.90元/吨。但招股书则显示,当年其饲料销售均价达到9249.40元/吨。

  日前,界面新闻记者以养殖户的名义联系上了天马科技的一家核心客户——湖北宜都天江渔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古平光,并从多个侧面证实了核心客户数据涉嫌造假。

  对于饲料销售价格,古平光透露,零售价大概8000多元/吨,最贵的9000元/吨。这与上述法院判决书所披露的情况基本一致。考虑到零售流通等环节的因素,零售价格理应普遍高于招股书所披露的出厂销售均价,但我们看到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同时,根据招股书披露,天马科技2011-2013年向湖北宜都天江渔业有限公司分别实现销售额1494.67万元、1443.43万元、909.98万元,主要是鲟鱼等配合饲料,分别为当年的第三、第一和第五大客户,但2014年以来则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

  对于湖北宜都天江渔业有限公司,招股书还补充披露,“该经销商属于专销经销商,其本身自2008年起从事鲟鱼养殖业,2015年有600口网线养殖鲟鱼近600吨;目前主要在湖北区域专销发行人的鲟鱼、种苗等特种水产配合饲料,终端客户有80多家。”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却发现这明显存在夸大事实的情形。

  古平光是湖北宜都红花套镇杨家畈村的渔民,也是宜都清江高坝洲库区最大的养殖户之一。2007年,他开始在清江流域养殖鲟鱼。2010年又以“合作社+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带动红花套周边69名渔民养殖鲟鱼,古平光作为大股东的宜都天江渔业有限公司原养殖面积达3万平方米,280个网箱,年养殖量为400吨。但今年7月份因汛期泄洪,包括古平光在内的宜都大部分养殖户的网箱均遭受洪水冲毁,损失惨重。

  除了核心客户的养殖规模等关键信息被严重夸大外,对应的销售数据也涉嫌严重注水。

  根据招股书披露,古平光所采购的主要是鲟鱼配合饲料,2011-2013年对应的销售均价分别为7646.59元/吨、7150.25元/吨、7464.90元/吨,则与之对应的采购量分别为1954.69吨、2018.71吨、1219.01吨。

  然而,根据界面新闻记者对古平光的暗访调查,鲟鱼养殖过程中早期饲料需求量大致为1.5斤饲料生长1斤鱼,而后期随着鱼的体量越来越大,大致为2斤饲料生产1斤鱼。按照实际年养殖量400吨推算,古平光向天马科技所采购的饲料仅仅600-800吨,虚增了1-3倍左右。

  类似被夸大的核心客户销售额远不止这一家。以徐闻县源海养殖有限责任公司为例,作为天马科技2015年第三大客户,当年实现销售额1974.28万元,主要是金鲳鱼料、种苗等配合饲料,同时还以自然人许奇奋的名义与公司签署了年度预计采购量1000吨的框架性销售协议。

  但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徐闻县源海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养殖面积仅仅2500平方米——养殖面积高达3万平方米的古平光连1000多万元的销售额都涉嫌严重夸大,徐闻县源海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如何实现接近2000万元的销售额?

  2013年7月15日,天马科技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同意自然人胡坚以货币资金7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000万元,认购价款超过注册资本的溢价部分600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上述增资价格为7元/股,定价时各方参考了公司2012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以市盈率估值法最终确定认购价格。增资完成后,胡坚持有天马科技1000万股而成为第二大股东,占比12.50%,仅次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庆堂。

  2014年3月23日,胡坚因其个人其他投资计划与华宝投资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7000万元转让其持有公司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后的1987.50万股股份。

  招股书显示,接盘胡坚的华宝投资,是在接盘前夕的2014年3月18日刚刚成立,股东分别为丁莹莹、韩劲、包照赏等三位自然人,注册地位于浙江宁波。

  对于IPO前夕选择退出,天马科技披露称,在综合评估各类投资回报期及收益后,胡坚决定调整其投资安排,退出对公司的投资,将资金调整至参与康恩贝2014年定向增发及天鸽互动基石投资。

  同时,对于7000万元平价转让,鉴于看好公司发展前景及公司拟申报IPO,华宝投资愿意受让该等股份。因胡坚入股时间不久,双方同意按胡坚入股时的价格作为股份转让的定价依据。

  但是,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上述股权转让或另有原因,并且疑似为利益输送平台。

  对于胡坚的具体背景,天马科技并没有任何披露,但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其真实身份为浙江联泰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近年来胡坚曾多次以个人名义或浙江联泰投资有限公司名义投资多家拟上市公司并成功实现挂牌上市。

  其中,以浙江联泰投资有限公司名义投资拟IPO的青青稞酒,2011年底完成中小板挂牌,而胡坚以个人名义投资拟申报IPO的海欣食品(原证券简称“腾新食品”)也在2012年10月挂牌深圳中小板。

  更早之前,胡坚还以个人名义成功斩获普利特千山药机三元达等企业在IPO前夕的突击入股,并屡屡得手,获得暴利。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上述多家公司在IPO前均出现较好的成长性,但不少公司上市以后出现明显增长乏力,甚至出现业绩持续大幅下滑,甚至巨额亏损的情形。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不排除这种股东是为了平衡各方面利益的持股平台,代持的可能性比较大。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