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一意孤行强推TPP为哪般

2016-11-21 19:03:16 千象网 分享

显然,形势对安倍来说不容乐观。在TPP问题上,由于特朗普明确反对,且共和党掌控的国会也不可能通过相关议案,美国在年内批准TPP已经不可能。近日,日本民进党参议院干事长小川胜也在参议院特别委员会上指出:“应该认识到美国批准的可能性已经降低。”安倍也承认:“形势已变得很严峻。”

安倍希望利用17日在纽约与特朗普举行的会谈打开局面,直接向特朗普指出TPP符合美国的利益,希望特朗普改变看法。一名执政党官员说,“有时立场会改变人”,特朗普接受TPP的可能性并非为零。

在执政党占日本国会多数席位的情况下,日本在野党要想阻止批准TPP非常困难,但是由于TPP是“安倍经济学”的核心,而且被定位为对抗中国的措施,所以民进党等在野党准备突出揭发安倍政府急于批准生效无望的TPP,让安倍难堪。本月14日,民进党干事长野田佳彦给民进党参议院议员会长小川敏夫打电话,要求“彻底追究首相与特朗普都会说什么”。

从安倍17日在纽约与特朗普会见后低调的表态来看,显然他没有通过一次会面就说动特朗普。此前,安倍曾说,即使美国退出,日本也要继续扛起TPP的大旗,但是,没有美国参加,TPP也就不成其为TPP了。在14日的记者会上,民进党干事长野田佳彦针对TPP排除美国后使新协定生效的构想指出:“美国不加入的框架就是没有约翰·列侬的披头士(甲壳虫)乐队。(比起日本不参加)更加没有意义。”

那么,为什么安倍仍然一定要坚持让本届国会批准TPP呢?自民党高层指出,由于TPP被定为“安倍经济学”的支柱,所以没有办法自己放弃。安倍加紧通过TPP,也是为了起示范作用,在推动别的国家时显得底气更足一些。

众所周知,日本是贸易立国的国家,相较于中美,日本的国内消费能力有限,需要强大的出口拉动经济。这就决定,日本在理论上应该积极支持所有自由贸易协定。但是,TPP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合作协定,而是一直笼罩着政治色彩的贸易安排。安倍历来把遏制中国放在各种议题之前,因此能够建立一个包含周边几乎所有重要经济体,但同时又可以把中国排除在外的贸易协定,显然是再舒心不过。日美将一些工业化程度远低于中国的国家拉入,而特意以中国无法满足标准而将其排除在外,其政治用意昭然若揭。

而日本国内的各种估算,都显示TPP对日本是利大于弊。无疑,TPP将会冲击日本农业,因此日本农民强烈反对。尽管保守的农民历来是自民党的“票田”,但是安倍对此并不特别担心。农业并非日本当前最重要的产业,农业从业人口多是老人,平均年龄已经超过67岁,农业的衰败本来就在所难免。另一方面,由于日本人特定的消费习惯,加之相信国产农产品,即便廉价的农产品大量涌入,日本农产品也还是能够有其立足之地。比如,日本人只愿吃本国大米,泰国产的大米在日本多是用于制作饲料。因此,日本农民的反对并不能对安倍构成阻力。

从最近的发展可以看出,比起美国来,日本对TPP的态度更为积极。安倍政策的核心是要遏制中国,支撑这个政策的两个车轮一个是拼凑亚洲版北约,另一个就是TPP。亚洲版北约是想在地缘政治上封堵中国,而TPP则妄图在经济上迫使中国按日美等定下的规矩行事。这是安倍不惜牺牲国内的一些经济利益也要大力推行TPP的目的。但是现在,曙光在望的TPP突然面临崩溃,安倍心急火燎并不令人感到意外。TPP的终结不仅让安倍几年来费尽的心机打了水漂,还给了在野党攻击的口实。

从国际大势来说,推行TPP属于逆潮流而动。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加深的情况下,各国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合作才能共赢,但是,TPP却特意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排除在外,所以注定难以成功。

目前,日本国内市场萎缩,企业竞争力下降,人口老龄化严重,要想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无论从现实还是长远考虑,与中国加强合作都是日本合理的选择。但是,这却不符合安倍的政治目的,如果这样做,安倍的政治目的就无法实现,就是“政治不正确”。这是因为,尽管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远超日本,但是日本舆论一直在唱衰中国经济。日本社会目前整体上是用“零和心态”看待中国发展的,“中国之得”被视为“日本之失”,即使对日本自身也有利,但是由于认为中国能从中受益,就宁肯弃之不顾,竭力排斥亚投行就是其中一例。

安倍政府认为,适时制造对华摩擦,制造紧张空气,才有力于激发日本国内的反华情绪,从而为自己扩军修宪、摆脱战后体制等凝聚社会共识。

如今,南海波澜渐趋平息,利用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拼凑安倍梦想的亚洲版北约失去抓手,而TPP这只“煮熟的鸭子”也飞了。在自民党已经为安倍延长任期开绿灯后,安倍本来指望在首相宝座上实现自己的宏伟梦想,但是今后几年却极有可能陷入四处奔波修补漏洞的尴尬境地。如果不改弦易辙,安倍在今后的国际博弈中只能扮演可怜的螳臂当车的角色。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