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专业有多专业?心甘情愿被实验的孩子们

2016-11-21 15:45:22 千象网 分享

[摘要]试验品就试验品吧,被放弃和被实验,相比起来还是被实验比较酷。

时间回到9月,凌晨的网吧里一位眼底黑眼圈明显的17岁少年正快速敲击着键盘,一局游戏结束,少年打了个哈欠,退出游戏界面,噔的一声,显示器右下角出现了一篇新闻推送:《国家教育部新增“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你想来吗?》 少年盯着这一行字良久。

从与家人提起到正式报名电竞专业,17岁的小胡(化名)只用了短短的半天时间,说服父母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小胡觉得,当他说出想去一间学校好好念书的时候,父母的表情明显是窃喜的,“可能他们觉得只要我不在外面乱混,能去学校就什么都好吧”小胡说道。

电竞专业开办的消息经过网上大V的转载和评论后,舆论迅速发酵,一时之间,电竞专业的招生咨询电话被打爆了,这使电竞专业的创办人李爱龙感到情理之中却又意料之外,“想过可能会比较火爆吧,但一天接上千通电话那种程度还是没有想到的。”很快,电竞专业的35个名额就满额了,而小胡就是这35个幸运儿中的一个,高中都没读完的他进入的大学读起了将来要拿中专文凭的电竞专业,每次小胡和身边的朋友开起这个玩笑都会笑很久,但他心里却有些暗暗较劲。

电竞专业开办得顺利不得不说是因为李爱龙赶上了一个正好的时代,电竞产业的火热与国家希望发展职业教育热情,为电竞专业开办开了个好头,他与他的团队们也在学校开办了一个大型的电竞馆,经常举办各类比赛,看上去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此时,另一名电子竞技游戏的爱好者,来自北京大学的体育系博士郎玥对这样一个专业的诞生提出了质疑。

“首先我认为这专业设置本身就很值得讨论吧,这个电竞专业在高职专业目录的分类标准并不统一,并没有一个具体的职业与之对应,除了电竞从业者这一模糊的概念外我们一无所知。而且“电竞从业人员”这个概念太宽泛了,是教练还是经纪人?这其中的知识结构和市场需求都完全不同,他们到底具体是往哪个方向走?”

的确是这样的,电竞专业之所以一度成为话题也是因为在年轻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玩笑话:“如果上课就是打游戏,我一定是学习最优秀的那一个!”这句话之所以引起共鸣除了大家的电竞的刻板印象外,也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电竞专业到底要干嘛。

但当问及小胡就读电竞专业的的原因时,他的回答很简单:“感觉会很好玩啊,我挺想当一个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的,我觉得我游戏也玩得不错,就来了。”是的,相比于打到各个服务器的前名然后被俱乐部看中成为职业选手,直接入读电竞专业确实会更吸引那些怀抱职业梦的少年们。

对此,李爱龙曾这样回答:“当职业选手是大部分孩子加入我们电竞专业的初衷,但想当职业选手是一件非常需要天赋的事,这35个孩子里有天赋,有能力的人我们肯定是能通过系统的学习后给他们站上职业舞台的机会的,但相比之下另一部分可能打比赛不是那么有天赋孩子们,我们专业老师会去发现他的天赋,帮助他选择适合的道路,比如教练,比如战术分析师,解说,第一年,我们学习的课程还是以一些文化课为主,到了第二年,我们会根据每个孩子的能力为他们选择合适的方向,来进行一些独立的教学,比如有的孩子决定成为一名解说,那么我们会利用学校现有的师资条件来对他们进行教导。”

李爱龙的回答并没有避讳大部分孩子可能无法成为电竞专业的选手的问题,但他的回答也还是不够清晰,他们教很多,看似全面,但都能教好教精吗?

郎玥分析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好像电竞发展至今,没听说哪个运动员或者教练员是“科班”出身,当然这不代表好的运动员教练员不需要体系化培养,但未必是需要以职业教育,或这种方式的职业教育来体现。”

前几日电竞专业的学生们在网曝光的几张试卷也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这些试卷在熟悉游戏的玩家心中看起来颇为幼稚与无聊,当然电竞专业的实验性在那儿我们不能以偏概全,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电竞专业确实没有展现出更多的专业性。

当问到李爱龙为什么要创办电竞专业时,他是这样回答的:“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电子竞技的从业者,在我从业的过程中公司因为一些扩展的需要去招人去做一些事的时候,很缺一些专业性的电竞人才,而这些人才又没有一个与之对口的专业渠道招到,于是我与我的母校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开始了沟通,后来,经过了一系列的考察与研究后,我正式开办了电竞专业。”

从李爱龙亲身的经历来看,电竞专业的人才缺口是很大的,如果说青年们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好玩,那么他们的父母会选择让孩子就读这个专业肯定也是因为深信这个专业的前景的,但,这些孩子们真的会被市场所需要吗?

就职业选手这一部分,我们都知道很多俱乐部有自己成熟的青训体系,像我们现在的WE青训和EDG青训都是国内比较成熟的青训体系,这说明职业俱乐部在成绩要求和社会责任要求的双重驱动下,会承担起培养职业队员的责任。在韩国星际联赛那会儿,各个职业俱乐部都是老队员传帮带,当教练,发现人才,这个系统有成功和可取的地方,因为整个职业队的氛围和传统在那。现在让一个职业学院,完全没有类似环境,仅仅依靠国家正式教育系统吸引人,培养成本也这么大,效益真的会好?

从前面李云龙的回答我们也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将自己学生的专业范围给限制住,他们鼓励因材施教,但个人能力和兴趣的不同也必然导致最后职业的选择五花八门,电竞专业真的能面面俱到吗?这还需要看两年后的结果,在将来,电竞专业的学生们毕了业后,这些电竞行业的俱乐部会选择这样的人才吗?

某LPL俱乐部的资深从业人员说道:“在招聘的过程中,我们当然愿意考虑选择电竞专业毕业的学生,当然由于这些中专毕业的孩子们年纪可能还不大我们可能会考虑更多吧,但在职位方面的选择的话可能不是很多,大部分还是要从底层做起的。”所以说电竞专业学生的身份会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但也只是机会而已了,因为在真正的职业俱乐部里,他们的专业性也许并不占优势。

但对目前的小胡来说,这些人的想法都不重要,他并没有考虑那么远:“我现在挺喜欢这儿的生活的,老师没有架子,都是像朋友一样相处,对我帮助还挺大的,未来的事我没考虑那么多,我觉得我要是真是个(电竞方面的)人才,我在哪都能混得不错吧。”

虽然一切都不明朗,但对像小胡这样的学生来说,一切都不确定的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大的可能,他们更想用自己的实力获得电竞行业的认可,而不是依靠电竞专业的噱头来帮助自己获得什么。而将来电竞专业的学生们能否获得电竞行业的青睐,我们显然还需要经过时间的检验。

虽然从前面我们看到了很多有关电竞专业的弊端,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电竞专业的诞生从探索尝试的角度上来说是值得鼓励的,而对于他们未来的走向,郎玥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意见。

“总的来看这个专业我认为是可能成功的,但至少要从三个方面努力。一是明确教育目的,作为职业教育需要更准确地把握市场的需求,“培养电竞专业人才”这个概念需要进一步“提纯”,何种人才社会需要,或需求层次较高,这个把握可以通过跟俱乐部签约的方式来体现。那么哪种类型的人才签约,签订什么样的合同,都决定这个专业的前景和寿命。二是完善教育的各个环节和手段,作为一个新兴的教育门类,教育的各个环节在开始都肯定是空白的,这包括培养方案,课程设置,教学环境布置(比如怎么把电竞馆做得不像一个网吧?),师资配备,教材编写,考核方式(怎么考),评价方式(对考试结果怎么看,且对学生有何影响)等等,这些环节需要对电竞和教育工作的特性都有细致考量和把握,更需要持之以恒。三是树立正确的媒体形象,“电子竞技”和“电子竞技专业”都是非常特殊的,社会关注度高,关注群体可能社会话语权不强但思维活跃,这需要我们保持宣传张力:既澄清自己的基本态度和方向,又有宣传和鼓动的作用,站在维护和树立电子竞技和国家教育的双重形象的角度来进行考虑。我认为这个一点不比办好自身的专业教学的重要性低。”

其实从前两点来说,电竞专业还是有做到大部分的,李爱龙曾经提到,已经有和国内大部分的俱乐部有比较长久的合作与签约,而关于教材的编写方面也是在这些专业俱乐部的辅助下完成的,有了这两方面的辅助后,能否在往后的过程中利用自己本身的实力为自己的形象做出更有力的澄清是很重要的。

选择电竞专业是一件具有不小风险的事,这个风险主要来自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面临自己毕业就要进入社会,当然这个和任何职业教育都是一样的。但这个电竞专业是否给他们传递了足够的这样的信号,是否让他们认清了“这是一个职业选择和为从事职业做的必要准备”,而不是“我这几年就打好游戏就能找个好工作”,这点是很至关重要。

记者问过小胡一个问题:网上有人评论,你们对于电竞专业来说更像一个实验品,你怎么看待大家的这种说法?

有个孩子回答道:我不介意什么试不试验品的说法,因为我本来就已经做好了最差的打算,我不爱念书,反正上了普通的学校以后肯定也会无所事事度日,倒不如现在尝试能不能再自己喜欢的事物上好好学点东西,试验品就试验品吧,被放弃和被实验,相比起来还是被实验比较酷。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