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半年查处万起"苍蝇"违纪!村干部不敢收小礼物

2016-11-21 15:40:14 千象网 分享

  近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山东通报的四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四名基层干部因违纪违法被查处。

  今年以来,随着各级纪检机关加大治理“微腐败”力度,变化发生在了不少基层干部身上。

  问题

  曝光案例中乡科级以下占97%

  在山东省通报的4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中,涉及到群众危房改造补助款、征地补偿款、种粮补贴款以及惠农资金的违规侵占和挪用问题。

  不仅在山东,民生资金的使用成全国各地基层违纪的高发地。根据中纪委网站“每月通报”发布数据显示,自2015年7月始,16次“每月通报”共曝光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1884起,涉及民生资金被冒领、截留、克扣、挪用等问题共1076起,占57.1%。

  与此同时,在涉及民生资金管理使用中有三类问题较突出:涉及种粮补贴等惠农补贴资金问题330起、涉及征地拆迁补偿资金问题176起、涉及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102起,分别占民生资金管理使用问题的30.7%、16.4%、9.5%。

  在通报的基层干部中,既有镇干部、村委会干部,也有基层事业单位干部和工作人员。比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副主任医师梁学爱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取钱款;朔州市怀仁县云中镇海联寄宿制学校原校长姚生才套取学生营养餐和生活补助专项补贴款等。

  在“每月通报”曝光的2603人中,县处级及以上人员77人,占3%;乡科级及以下2526人,占97%。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809人,占31.1%,基层站所站长、所长126人,占4.8%。

  “农民或者县市区群众的信息并不畅通,对补贴政策了解不及时,再加上原先基层监督力度相对较弱,导致有些干部出现套取资金等问题。”我省某县纪委相关人士说。

  应对

  一万元以上支出由街道统一招标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决整治和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尤其在今年中纪委六次全会强调,严肃查处基层贪腐。省纪委七次全会也强调,坚决整治和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加强基层党风廉政建设。

  “以前社区搞个活动,花钱相对容易,自己说了能算。”济南市中区社区居委会主任刘文玉说,但现在社区搞活动前,都需要先组织社区党支部委员、居民代表开会讨论,确定了具体的支出款项,再在社区公示并向街道审批。钱花到哪里了,花到谁身上了,都是要一一登记在册的。

  据介绍,现在社区支出一千元以上,需要提供对公账户以支票形式兑现;一万元以上的支出,则都需要由街道统一面向社会公开招标。

  “可以说,现在社区的各项制度更健全了,各项工作也更公开、透明了。”济南市历下区一社区党委书记林振国说,社区居委会接触现金的机会已经没有了。以低保为例,以前是上级部门把现金发到社区,然后由社区联络员再发到居民手里。现在呢,社区已经没有接触现金的机会,都是上级直接将低保费用打到居民的实名制卡里。

  而山东省某村村支书庄振海向记者透露,现在发放各种补贴,都第一时间张榜公布,若要用资金,需要开三次会议:村委会会议、党员大会以及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以后,才能用相关款项。“以前都集中在村委会,想用钱直接就在会计那里走出来了。”庄振海说,不少地区实行了村账镇管,很多村不直接接触现金了。

  庄振海说,监督力度的加强,让村里的财务更透明。其实以前就要求村务公开,但是这项制度基本是“形同虚设”,有的公开了一天,第二天就撤下去了,要不就是公开了以后,有些款项说得比较模糊。“监督得少,所以执行起来基本就是应付。”庄振海说,“很多镇上村里都公布了村民可以领哪些补贴,使得村民也能够监督村委会。”

  变化

  村干部来坐班有问题必须接待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每月通报”发布数据显示,自2015年7月始,16次“每月通报”共曝光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1884起,点名道姓通报曝光2603人,其中有1227人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占总人数的47.1%。

  2016年上半年,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受理涉及乡科级以下党员干部检举控告40796件,占总数的74.6%;立查乡科级以下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14362件,占总数的96.6%。据统计,截至目前,中央纪委和省纪委重点督办的187件问题线索已全部查结,查实162件,查实率86.63%;处理299人,其中党纪政纪处分249人,移送司法机关22人。

  日前,济南市槐荫区美里湖街道党工委原副书记、办事处原主任于涛公款参与高消费娱乐活动、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被通报。历城区唐王镇纸坊办事处党总支书记张爱勇也因公款旅游、大办喜庆、违规使用公车等问题被处分,这让很多基层干部都警惕起来。

  “哪怕居民给点小礼物,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坚决不能犯错误。”林振国说,如今街道、社区干部为了避嫌,谁家的喜事、丧事也都不张罗了。

  据一位社区居委会干部表示,社区居委会除了与居民打交道,辖区单位共驻共建,沟通在所难免。以前,社区居委会免不了会与辖区单位一块儿吃个饭,加深加深感情,然而反腐新风以来,所有的应酬都取消了。

  “跟以前是大不一样了。”泰安市一名包村干部说,以前村民们找村干部很难找,基本见不到他们,因为不少村干部有自己的企业,大部分时间不在村里。“现在很多村都实行村干部坐班,村民有问题来找,必须有人接待,而不像以前十天半个月见不到村干部一回。”该包村干部说。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