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杭州店截留租户百万元租金后人间蒸发

2016-11-21 14:50:07 千象网 分享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租房的理由。或者为了上班更近,或者为了孩子上学,或者为了租金便宜……

杭州有一批租客,他们在“我爱我家”望江店租房,看地段、看户型、看装修,最后交钱入住。然而就在一切正常的时候,他们突然被告知,自己成了欠租一族。

被告知“需要缴纳足额租金”的租户多达七八十人,涉及金额据门店经理称,可能近100万元。

租户们都觉得很奇怪,他们都已经提前预交了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租金。

一面说欠了租金,一面说已经交了房租。这事闹的到底是哪一出?租户们为了维权建了微信群,他们发现:关键出在一个年轻的中介业务员身上。

徐某按年收取租金

只上交公司一两个月的

陈雨浩(化名)头都大了,最近他几乎无暇接待顾客,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似乎无休无止的“安抚”租客中。采访中,他坚持不要用真名。

陈雨浩是“我爱我家”望江店的经理,被安抚的是通过“我爱我家”望江店租房的租客。租客中的大部分都预交了几个月甚至一年的租金,而中介公司却并没有收到全款。租客交款和中介收款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

“相差的钱可能超过100万。” 陈雨浩说,月中都是公司例行盘查租金的日子,在对账核查中他们发现了问题。“11月14日,我们发现有一大批房屋处于欠租的状态,也就是说,租户还住着,房租却没有交。”

一两套房子是这个情况还好说,如果是一大批房子同时出现这种情况是极其少见的。陈经理进一步追查,他发现,出现欠租情况的房子同时指向公司的一个业务员徐某。

徐某,30岁,衢州人,已婚,在这家房产中介工作了一年半。

陈雨浩一直觉得这个员工表现不错,为人比较随和,业务量也挺多。“本能觉得可能是登账的问题,赶紧联系对方面谈。”

交谈中,徐某承认部分钱款他还没来得及入账,他会尽快处理。但次日早上,陈雨浩再联系徐某时发现,对方已经“失踪”。

回过头开始彻查,才发现问题大了:目前掌握的情况显示,今年6月开始,徐某以提前交租为由,向已经入住的租户乃至还在看房的租户,收取了1~2年的租金,徐某截留大部分,然后只交给公司1~2个月的租金。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手脚肯定会被发现。”从目前中介公司统计,被徐某截留的款项涉及几十个租户,每户租户的平均损失在2万左右,总金额超过100万元。

钱报记者了解到,该中介公司经营的租房业务有多种形式,包括收取租房佣金,也包括从房东手上租房再出租赚取差价。发生问题的更多是在后一种形式上。

涉及的租户多达七八十人

和徐某签的合同都各不一样

徐某截留租金又“人间蒸发”的事情,租户们一传十十传百,越聚越多,彼此间一碰头,真相更加清晰。

“我是熟人介绍来的,我一个朋友在他这里租过房子的,一年了都没什么事,所以,我才愿意相信他。”被骗走一年租金共计3万余元的刘先生告诉记者,他租的是某小区4楼一个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有简单装修。市面上这样的房子月租金大约3500元,但他租来的要便宜很多。

“小徐自称是中介的经理,我看看他为人也不错,加上熟人推荐,就租了。”交了一年租金,但只住了一个多月就被告知“欠租”,他很愤怒。

“主要还是因为便宜,我去中介公司的门店查过租赁信息,那里的房源比小徐给我介绍的要贵将近一半。”因为原来租的房子面临拆迁,急于租房的蔡先生也是通过熟人找到了徐某,并租了一套两室一厅,每月租金比市价低了1500元的样子。“一年就要省下来将近2万元,这对我一个打工的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钱。”

但蔡先生同样陷入了“欠租”风波,而且损失更大。他的这一套房子,中介公司说只收到6000左右,而实际上他交给徐某的钱是5万多。

交了钱却“欠租”的租户手上都有一份合同,这些合同竟然五花八门。

“大家彼此碰到了才知道合同都不一样。”租客胡先生告诉记者,根据他了解,租客们和徐某签的合同一共有三种:第一种是“我爱我家”的正规合同,从门店拿出来的;第二种是徐某自己打印或复印的合同;第三种则仅仅是一纸收款收据。

“他有自己的小办公室,大部分合同都是在那里签的。”胡先生说,徐某的小办公室并不在“我爱我家”望江店里,但多个租客证实,签合同都有旁人在场:有时是小区的工作人员,有时是“我爱我家”的其他员工。

从租客自建的维权微信群看,与“欠租”有关的投诉人达70人/户,最少的被截留租金1万元,最多的被截留6万元。据租客们自己计算,被截留的租金总量可能近300万元。

“跑路”前一晚他依然在收钱

公安已受理此案

11月17日,徐某之前供职的“我爱我家”望江店依然正常营业,和平时不一样,不少人不来看房只来谈钱——最近几天,时不时有租客来询问有关“欠租”的最新进展。

“一时很难完全统计人数,已经做了登记的共有80户。”陈声路是该中介的业务主任,他的苦恼也写在脸上。“我们了解到情况后就赶紧联系处理,但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严重。”

他说,徐某的表现让他吃惊——即使是在公司与他谈话后的14日晚上,徐某也依然在收租客的租金。

“一方面我们已经报警,另一方面我也联系上了他的家人,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他。”陈主任最近几天都保持每天五六个电话的频率联系对方,但一直没有成功。

钱报记者也试图联系徐某,但对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这件事,我们公司今天已报公安机关立案。如果涉及员工职务行为的,在查清基本事实后,我们保证客户权益不受伤害。”该房产中介品牌总监周先生说,他们会承担相应责任,不会让租户蒙受损失。

钱报记者从上城警方核实到,昨天上午,确实接到了这家中介门店的报警。目前上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经受理此案,具体案情还在进一步了解中。

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梅宁律师认为徐某涉嫌“职务侵占”。他说,从始至终,徐某都是以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身份出现的,他利用职业便利把本属于公司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而且数额较大。“其中有两个维权关系需要注意:第一是公司的合法权益;第二是租户的合法权益。”他认为,公司可以向侵占人(徐某)主张返还款项;而众多租户可以向房产中介主张维护自己的权益。

来源:《钱江晚报》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