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慈善直播后:主播换马甲吸粉 村民警惕心增强

2016-11-21 14:23:04 千象网 分享

一年赚不到5000块钱的赤黑尔子,突然拿到“好心人”几千元的善款;然而,“好心人”录像后,又把钱收走了。赤黑尔子感觉自己的心情先经历了夏天,又来到了冬天。

这个“好心人”是数名时下流行的网络主播。

从听说有“好心人”来发钱的喜悦,到“好心人”把钱收走的诧异,再到苦等“好心人”却不归的失望、意识到被骗时的气愤——这些大起大落的感觉,赤黑尔子等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达觉村的部分村民,在短短的两天内,全部体验了一遍。

今年10月,数名网络主播来到村里,录制给村民发钱的视频。视频拍摄完后,这些主播将钱全部收回,只给村民发放毛巾肥皂等洗漱用品作为“辛苦费”。

这些网络主播为何要导演这场伪慈善?受骗对当地村民的影响有多大?连日来,记者走入这个山村,发现因担心再次受骗,当地一些村民对外来的陌生人已经产生戒备心,不愿再面对镜头。有村民直言,他们不欢迎骗子。

而记者发现,作为涉嫌行骗的一方,部分涉事主播“换马甲”重新注册账号继续吸粉。

凉山州布拖县九都乡达觉村村民赤黑尔子回忆,一个多月前,1名身穿白色T恤的中年彝族男子和4名外地男子开着一辆面包车来到了村里。

当时,赤黑尔子和大部分村民正在地里打燕麦。他听到有人用彝语喊:“老乡们,小娃儿,到这儿来,给你吃糖、火腿肠拿给你吃,牛奶、铅笔,啥子都给你。老母亲,到这儿来,一件裤子、一件衣服拿给你们穿,钱也给你。”

赤黑尔子顺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看到,一名身穿黑色背心的男子正在给村里的小孩发一些鸡蛋、糖果和火腿肠。赤黑尔子站在一旁和其他村民笑着议论:“又有好心人来了。”

村民介绍,之所以听到发东西很高兴,是因为去年和前年,有外地爱心人士曾到村里来发放过衣服和生活用品。

随后,村民被黑衣男子带到村里一处土墙前。赤黑尔子等十五六名衣着较为破旧的村民被黑衣男子选中,并在黑衣男子的指示下排成两排,小孩和女人蹲在前面,男人们全部站在后排。

排好队后,该男子让同行的彝族男子告诉村民,待会要给他们发钱,村民必须把钱拿在手上,不准装进口袋里,否则就不给发任何东西。

接下来,就是网友在直播平台上看到的画面:黑衣男子表示要把3万元钱发给村里最贫困的15户家庭。

一听说要发钱,赤黑尔子可高兴了。站在后排左侧的他看到黑衣男子从包中拿出一摞钱,挨个发到村民手上。赤黑尔子按照杰哥的要求把钱举起,他根据钱的厚度估计,“应该有一两千块钱”。

对赤黑尔子来说,这些钱意味着他好几个月的收入。想到11月能过个好(彝族)年,赤黑尔子对眼前这位出手阔绰的“有钱人”又增添了不少好感。

出乎赤黑尔子意料的是,黑衣男子在拍完视频后,立即把钱收了回去。赤黑尔子不明白黑衣男子为何这样做,但只好按照其要求,到面包车前取东西。

当地多名村民证实赤黑尔子这一说法。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得到的东西大多是毛巾、牙刷、牙膏和肥皂,而且不是每户人家都分到了东西。

记者查询发现,给村民们发钱又收回去的黑衣男子名叫杨杰,网名“杰哥”,是快手直播平台上的一名安徽籍主播,拥有67.2万名粉丝。

赤黑尔子介绍,当日,杨杰在临走时跟他们说,第二天会再来发衣服和鞋子。不过,村民们始终没有再等来杨杰一行。

杨杰称,因当日带他们去的司机第二天不愿意再去,自己又记不清具体地点,就没再过去。

杨杰告诉记者,他在达觉村还给村民发了衣服、被子、西瓜和书包等物品。不过,记者并未听村民提起过这些物品。

对此,杨杰说,当时他传了视频到直播平台上,可以作为证据,但现在都被删除了,他自己也没有备份。

在当地上了年纪、经济条件不好的村民中,赤黑尔子的形象很有代表性:他头发凌乱,脸已经被晒得比自家土墙的颜色还要暗黄,常年劳作的双手十分粗糙,衣服也十分破旧,贴身穿的那件红色长袖T恤的领口已被磨成黑色。

赤黑尔子说,他还住在土房里,跟村里那些住着蓝瓦石砌房或砖房的人比条件差远了,家里有三亩八分地、一头猪和一匹马,种着洋芋、燕麦和苦荞,一年挣不到五千块钱。

11月15日,53岁的赤黑尔子告诉记者:“(杨杰)要是不发钱,就不要骗人,把钱发到我们手上拍照(再收回去);你只给我发毛巾牙刷,我还当你是朋友,感谢你。”赤黑尔子说完,叹了口气,将捆柴的绳子系到自己身上,弯着腰吃力地往家走。

身穿灰色破衬衫、脚踩解放鞋的吉伍日吾坐在墙边说,配合杨杰拍照的村民并不是该村15位最贫困的家庭(成员),而是杨杰随便选的。他说,如果杨杰再来的话,村民们一定会把他赶出去,“村里不欢迎骗子”。

资料显示,布拖县地处凉山州东南部,距离州府所在地西昌约114公里。该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今年1-3季度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480元。

达觉村距离布拖县城约14公里。据村民介绍,村子里的男性壮年大多外出打工,只有在每年11月才回家过(彝族)年。没文化又上了年纪的村民基本留在家里种地。每家每户平均有三四亩土地,还饲养有猪牛羊等牲畜。

记者在达觉村采访时发现,当地村民已对外地人产生戒备心。有村民主动询问与记者同行的彝族向导,并表示如果是来骗他们的就请立即离开。在向导解释清楚来意后,村民才愿意交谈。

在采访中,只有赤黑尔子等极少数村民愿意站在镜头前复述当日的情形,更多村民选择躲避镜头,被欺骗过一次的他们不想再受到一点可能的伤害。

有村民表示,他们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过个好年,不想再被打扰。

事后,杨杰将给村民发钱的视频传至直播平台上,获取粉丝关注和虚拟礼物。

数日后,网名叫“快手黑叔”的主播将杨杰把钱收回的视频传至该直播平台。网友们这才醒悟:原来这是一场秀。

成为众矢之的的杨杰在快手上承认,他到大凉山“做公益”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涨粉丝,让粉丝在看到自己“献爱心”的时候刷礼物。杨杰在道歉的同时,还指责“东北狼王”、 “快手黑叔”等主播都存在做伪慈善的行为。

记者了解到,粉丝给主播送的礼物明码标价,粉丝送的礼物越多,主播赚的钱就越多,甚至可日赚万元。

11月6日,快手直播平台官方微博回应称,(平台)近期发现少数投机分子涉嫌假借公益之名行骗,平台已经冻结相关人员账号,并联系警方核查真相。

8日,四川省凉山州公安局对此成立专案组,赶赴涉嫌发生伪慈善事件的地区调查取证。该局工作人员称,此事目前仍在调查中,不便透露相关案情。

在布拖县觉撒乡博作村,83岁的吉火么日作(音)也成了网络主播们“摆布”的对象。

吉火么日作告诉记者,今年10月,她遇到两拨外地年轻人给她发东西、拍照,“那些年轻人还给我洗脚”。

吉火么日作回忆,10月中旬某日中午,有三个外地年轻人(两男一女)坐着一辆面包车来到村里,给她发了两袋面条和200元钱,喂给她东西吃、找盆子接水给她洗脚,一旁还有人拍照(视频)。说起有人给她洗脚时,与吉火么日作一起在路边烤火的村民笑了起来。

吉火么日作捏着身上穿的棉袄衣角说,这件棉袄就是第二拨来给她发东西的外地人给她的,还帮她穿上。这次来的也是三个人,全为男性,与上次遇到的不是同一拨人。吉火么日作说,这些人还给她两三张百元大钞,让她举到面前拍照。事后,三个外地年轻人收走了吉火么日作手里的钱,只给她留下20元“辛苦费”。

吉火么日作至今不知道主播为何物,也不清楚这些人给她发钱发东西目的何在。她的儿子吉木成呷说:“母亲对人好,别人给她东西,让她拍照就拍照。”

同村村民苏呷子拉称,一个多月前,有几名外地男子提着一大块生猪肉到他家中去借锅,后来干脆就在他家把肉切好炒熟。这几名男子把肉做好后让村民帮他叫20个小孩过来,男子把肉装在一次性饭盒中分给小孩,还不停拍摄小孩吃肉的画面。

记者注意到,前述主播账号被封前,的确存在给老人发钱、给小孩现场做肉吃的视频。

记者注意到,开去达觉村的面包车为昭觉县短途客运有限责任公司车辆。

该面包车驾驶员勒尔马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视频中出现的帮助杨杰收钱的白衣男子就是他。

39岁的勒尔马哈回忆,10月8日早上7点10分左右,他在昭觉县城水井巷等活时等来了一单“大生意”:一名戴金项链的外地中年男子从一酒店走出,要包车去30多公里以外的布拖县。

勒尔马哈回忆,该男子出手阔绰,他要价300元,对方没还价就同意了。上车时,该男子自称“杰哥”,是回老家探亲的,半路还要接三个朋友。大约开了半小时后,勒尔马哈接到了三名男子和一堆物品,包括衣服、鞋子、食物等物品,“(物品)塞满了面包车”。这时,杨杰告诉勒尔马哈,他们是来做慈善的,要把这些东西捐给某个村生活贫困的村民。勒尔马哈问是哪个村,杨杰的一名朋友说,他知道路,由他来指路。

因一辆卡车横挡住了必经之路,一行人只好改变行程。杨杰让勒尔马哈带他们随便去个农村,“只要穷就行”。

当日下午1点,一行人到达布拖县达觉村。杨杰说,他们不懂彝语,要勒尔马哈当他们的翻译,告诉村民要给他们发东西。

勒尔马哈称,四人向村民发放了物品。杨杰给村民发钱是快离开的时候,在拍完视频后,杨杰让勒尔马哈帮忙把钱收回来,理由是防止村民现在就把钱拿走。勒尔马哈说自己以为杨杰打算最后再把钱给村民,也没多想就帮忙把钱收回。可直到离开村子,杨杰也没把其承诺给村民的钱发给村民。

当天下午,勒尔马哈把杨杰一行人送到布拖县城后,自己返回昭觉县。第二天,杨杰打电话给勒尔马哈要求再包车去个村子。勒尔马哈觉得杨杰不守承诺拒绝了。

昭觉县公安局新城派出所一名不愿具名的民警向记者证实,勒尔马哈陈述的事发经过基本与该所掌握的信息一致。

勒尔马哈说,视频被曝光后,不少网友都认为他“与主播是一伙的”, 甚至昭觉本地的人也以为他与杨杰串通一气,联合欺骗老乡。

对此,勒尔马哈感到在老乡面前抬不起头,他也曾对关系好的朋友解释过自己被耍了,如果早知道杨杰是来做伪慈善的话,他说自己根本不会接这个活。勒尔马哈告诉记者,前往达觉村后的第三天,父亲就生病了。此后就一直陪父亲看病。这个月,他一直在成都陪护父亲做手术。

事后,昭觉、布拖两地警方等部门都找到勒尔马哈了解情况。他说:“电话都被打爆了,看到陌生电话就想起这个事,觉也睡不好,总担心有人要找我的麻烦。”

布拖县当地居民认为,这些主播搞伪慈善的行为特别可恶,他们应当回到曾去过的村子,向那些被骗的村民郑重道歉。

目前,布拖县相关部门未就主播涉嫌伪慈善一事作出回应,当地宣传部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据新华社报道,“伪慈善”事件中网络主播的账号被冻结后,很快又公布了新的账号,吸引“粉丝”前去关注。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主播实名制登记和“黑名单”制度能够严格执行,劣迹主播换个“马甲”重新传播不良信息的做法就不会有生存的土壤。

凉山州慈善总会副会长巫阿骞在接受央视《焦点访谈》采访时称,扶贫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个别人或组织打着慈善的幌子(以赚钱为目的),完全扭曲了慈善目的,违背了慈善的本质。

香港一家基金会的内地项目负责人也认为,前述网络主播不仅伤害了受助对象的感情,使其对公益组织产生反感,也会对整个公益慈善事业造成负面效应,使公众对公益的不信任感增加,最终会导致真正有受助需求的群体得不到帮助。

该负责人指出,政府相关部门应考虑,如何让被骗的村民重拾对慈善公益事业的信心。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