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劳动力5年减少2000万 2050年或降到7亿左右

2016-11-21 13:40:35 千象网 分享

  劳动力5年减少2000万倒逼产业升级

  记者 郭晋晖

  技能人才的缺口将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隐忧 新华社图

  人口结构变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正在逐步显性化,近年来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和质量的“双变”已经对产业结构的升级转型形成倒逼之势。

  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19日举行的“2016年中国劳动经济学会年会”上预计,2016年劳动年龄人口继续下降,近5年累计减少的数量约为2000万,劳动力供给的减少导致人工成本上升、产业转移和技术替代劳动成为未来的趋势。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表示,当前大学毕业生占到了我国新增劳动力的“半壁江山”,劳动力的素质和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劳动力市场也再难以大量提供传统制造业所需的简单劳动力,过去高投入的经济发展模式无法持续。

  劳动年龄人口加速减少

  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在2011年的时候达到峰值9.25亿人,2012年比2011年减少345万,这是劳动年龄人口的首次下降。2012年开始逐年下降,2013年减少244万,2014年减少371万,2015年减少487万。

  曾湘泉预测2016年至少将保持2015年的降幅,或者下降幅度还会更大。“即使按照487万来计算,这5年来劳动年龄人口总共下降了1934万人,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是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曾表示,201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至9.11亿,还会持续下降,而且到2030年以后将会出现大幅下降的过程,平均以每年760万人的速度减少。到2050年,人社部预测劳动年龄人口会由2030年的8.3亿降到7亿左右。

  曾湘泉认为,劳动力供给持续下降带来劳动成本的迅速上涨,近年来全行业薪酬增长率平均增速保持在10%左右,比如,2011年为11.3%,2012年10.5%,2013年9.7%。不少外资企业近年来撤离中国转向东南亚,与国内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升有直接的关系。

  劳动力供给的减少还引发了人力资源流动频率与规模的增大。数据显示,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离职率2011年为35.5%,2012年37.2%,2013年36.2%。曾湘泉说,甚至有企业反映员工的离职率达到了50%,同时劳动争议也频发,这些都给企业人力资源的管理带来严峻挑战。

  劳动力学历和能力的“剪刀差”

  我国产业结构必须进行转型的另一个因素是劳动力年龄结构和知识结构都无法再支持过去传统制造业所需的人力资源。

  从改革开放到本世纪初的20多年间,制造业流水线对于工人的年龄限制非常严格,它们“掐尖”使用劳动生产率最高的年轻工人,直到“民工荒”大范围出现之后,才不得不放开年龄的限制。

  “民工荒”的背后是15~24岁青年劳动力的大幅下降。曾湘泉表示,15~24岁青年劳动力是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最明显的群体,2006年这个群体有1.2亿人,预测到2020年将会下降到6000万。与此相对应,55~65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出现上升,劳动力结构趋于老化。

  张车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这些年来高等教育的普及,我国劳动力的知识结构也在发生变化,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每年新增就业人口中有一大半是初中文化程度以下的,他们成为制造业中的低廉劳动力。

  如今情况已经和过去不同,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达到44%,2015年大学毕业生约占到新增劳动力的50%,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约占20%。“劳动力的素质和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过去高投入的发展模式无法持续下去了。”张车伟说。

  张车伟认为,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变化是经济增长与物质资本的增长联系变弱,而与人力资本联系变强,这也是GDP的增速放缓而就业却好于预期的原因。

  “现在遇到的问题是虽然劳动力教育水平提高了,但大学生自身素质与技能产业结构演化升级要求不尽匹配,带来结构性失业风险,大学生实际技能与市场需求存在一定差距。”张车伟说。

  技能人才的缺口将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隐忧。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劳动力市场高技能人才只占4%,普通技能人才占20%,没有技能的占到76%。

  2014年《kelly service全球雇员指数报告》显示,目前92%的中国企业核心竞争力受到劳动力队伍数量和能力(质量)短缺的影响,其中,劳动力质量问题尤为突出。

  曾湘泉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必须重视培训和人力资本投资,缓解劳动力市场的结构矛盾。近年来财政在劳动力培训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效果并不明显。下一步应该加强对培训项目的评估,提高培训的效率,把钱花在刀刃上。

(第一财经日报)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