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内减负校外加?中国家长又累又焦虑

2016-11-21 13:17:55 千象网 分享

近期,有媒体关注到一种现象,在教育系统连年减负指令下,中小学课堂教学的知识点少了,考试少了,作业少了,但学生课业负担却从课内转向了课外,家长带着孩子从小参加各式各样打着“思维训练”“培优”等名号的培训班。来来回回的奔波、坐立不安的神态,折射出家长们深深的教育焦虑。

此外,老师们也经常很细致地为家长布置“作业”:从听写语文生字、练习英语会话到给小朋友摆小棍理解数学算式,都明确告知家长“需要您的参与”。有地方还出现了学生家长轮流替代老师进行监考、自习课值班的情况。不少家长表示“很受折磨”。

明知孩子不一定快乐,明知金钱和精力的付出未必能有相应的回报,为何还甘愿被裹挟前行?第28期“议事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多位教育界人士,试图探寻如何建立健康的家校关系,又如何让家长摆脱“高压教育”的应试焦虑,多给孩子一些自由选择和成长的空间。

采写: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吴振东、仇逸

漫画:曹一

教育系统内减负、小学零起点入学等一系列举措,并没有改变教育整体框架格局和中、高考选拔仍以分数为主要导向的现状。家长们需要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千方百计让孩子得高分,“抄近道”的培训机构自然就会大行其道

据媒体报道,近年来,一些以小学数学培训、竞赛辅导为主的民间培训机构在市场上极为火热,不仅入学名额“一位难求”,好老师也需“秒抢”。公办、民办小学有大量学生课外在此类机构中上课。上课时,很多父母与孩子同堂听课,以便回家后能指导孩子复习功课。

一些家长看到孩子的周末被挤占殆尽,甚至视力明显下降,也会反思“这到底值不值”,但很少有人真正放弃,因为“别的孩子都在学”。

华东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表示,一些家长的焦虑直接源于攀比,有时候并不思考自己的孩子适不适合,就盲目跟风,千方百计抢先出发,总是试图领先于人,于是在无休无止的自我较劲和竞争妄想中,不断给孩子加压。这种焦虑也来自“选择”,即到底是买学区房,还是择校民办;是尽早出国,还是参加国内高考,不少家长面对此类教育问题的选择往往“举轻若重”,甚至患上“选择恐惧症”,只好种种路径都尝试,从而给孩子巨大压力。

更本质的原因还是现行考试制度。吴遵民认为,教育系统内减负、小学零起点入学等一系列举措,传递了科学育人导向,也的确减轻了学生负担,但并没有改变教育整体框架格局和中、高考选拔仍以分数为主要导向的现状。家长们需要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千方百计让孩子得高分,“抄近道”的培训机构自然就会大行其道。

“一方面,中、高考命题有待规范,超纲考题、偏题怪题增加了老师的心理负担;另一方面,升学率高低仍是教育行政部门考评学校的最重要指标,‘指挥棒’压力不减,就会促使学生和家长把学校减的负,在校外又重新背起来,而学校没有动力去制止这种现象。”吴遵民说。

在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文军看来,教育的焦虑同时也是社会发展变化的缩影。他说,目前70后、80后家庭大都是4-2-1/2的家庭结构,在收入水平普遍提升后,父母有多余的资源和精力集中在一个两个孩子身上。这是焦虑的物质基础。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