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拿快递、代买水果 高校内“跑腿经济”渐火热

2016-11-21 13:12:10 千象网 分享

双11后,中国传媒大学外的快递占满了人行道。汤琪摄

  中新网北京11月21日电(汤琪)鄢奕没有想到,4年前他所设想的收费代拿快递的跑腿业务,如今已经在手机应用上实现了,并在各大高校悄然兴起。

  “双11 ” 过后,高校快递数量激增,大学校园内“求代拿”的需求成倍增长,乐于“跑腿” 的学生也从中发现商机。代打热水、代取外卖等,高校里新兴的“跑腿经济”值得关注。

双11后,北京大学某快递点排长队取件。该校学生供图。

  双11后,高校快递点排长队

  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的鄢奕,从2012年夏天开始,做起校园代拿快递业务,还因此受到当地媒体的关注。

  几年之后,如今“双11 ”已成为让中国年轻人狂欢的购物节日,然而,每年“双11 ”过后,高校的快递点都是超负荷运转的状态。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走访发现,今年11月11日以后,北京大学、郑州大学、云南师范大学、中北大学等高校的快递站点,都出现排长队取快递的现象。

  这几天,在中国传媒大学西门的快递点,包裹已经摆满人行道,但由于正处在学生上课时间,快递公司难以及时派送,导致“爆仓”。

  “我有一天去取快递,发现很多人排队,我就想,如果有人能把快递送到寝室门口,可以节省时间,快递公司也会轻松很多,我还能从中获利。”出于此目的,鄢奕开始代拿快递,奔波于快递点和寝室之间。

代拿快递业务在高校悄然兴起。手机截图

  代拿快递业务量成倍增长

  “这段时间是比较忙,双11过后紧跟着就是双12了。”和鄢奕一样,广东东软学院学生张超和几位同学一起,在该校所在的广东佛山狮山大学城做起代拿快递的业务,他介绍,他们以往一天也就300单的业务,这几天能有600单左右,几乎翻了一倍。

  因为有市场需求,中新网记者采访中发现,如今,一款名为“校内达”的手机应用,已在各大高校悄然兴起,成为学生发布和接收校园跑腿业务的社交平台。该应用以北京地区的高校居多,也有天津、江苏、湖北等地的部分学校,发布的信息以代拿快递为主,价格在3元到5元不等。

  “我们总共开拓了10多所学校,每所学校的单量都有上升,单日单量最高的学校达到400以上,总单量接近1000,最高增幅超过100%。” “校内达”的创始人孙文业向记者透露,单量激增的情况主要是从11月13日开始,因为双11的订单从那天开始陆续送到。

  中国教育后勤协会校园快递工作委员会、菜鸟网络、阿里研究院发布的首份《校园快递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全年,中国内地高校收到的包裹数约占全国总量的6%,这个市场至少可以带动7万个直接就业机会。鄢奕告诉中新网记者,代拿快递让他当时月入2000到3000元不等。

  “随着电子商务、金融的成功模式出现,很多大学生,尤其是有创业想法的大学生会比较关注社会当中的一些需求。”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金小红认为,大学生在校内用适当的时间和精力做这些尝试是“可行的”。

  “学生能够有这样的经历和经验,对创业至少能有一定认识,以后能更好地去调整自我定位和人生规划。”金小红说。

代拿快递的信息中,还有一些花钱代课、代点名的现象。手机截图

  “跑腿”业务范围扩大代拿行为有风险

  “如果包裹有遗失或者损坏,是由代拿的人负责。”和快递公司签过协议的张超虽不方便透露协议细节,但他坦言,“一个快递公司一般只会跟一个代拿团队合作,要不就会起冲突。”

  华南师范大学南海校区学生余芳因课业繁忙,没有选择加入张超的团队,平时她只是顺便帮熟人拿快递,赚一点路费,她认为,“快递在物流中的损坏问题和我没有关系,我没有和快递公司签协议,属于第三方代拿。”

  快递包裹安全问题也是鄢奕优先考虑的因素,但他称自己“很幸运”,除了碰到诸如古筝、自行车、洗衣机、组装床等大物件包裹运送起来费劲外,未出现过因损坏造成的纠纷,他表示,“现在的快递包装严实,不是恶意损坏的话,一般不会有问题。”

  而作为“跑腿” 业务发布的平台,校内达用评分机制来保障交易安全。孙文业介绍,“现在有问题都会直接联系到客服,信息发布者和接单人之间可以就服务质量相互评分。”

  值得注意的是,代拿快递只是‘校内达’ 的业务之一,代买水果、食堂代餐等信息也层出不穷,甚至存在花钱找人代课、代点名的现象。

  对此,孙文业回应,“这些行为是平台禁止的,目前还无法做到智能识别,只能由客服人工删除。”他还表示,现在尚未对这些用户做出处罚,如果有人已经抢单,平台不好直接删除,只能让双方协调解决。

  “任何东西的应用和产生正向功能都是有它的条件和边界的。”金小红表示,“一旦冲破这个条件和边界,就会变得不合理,违反校纪校规的事情,当然是不可取的。”

中国传媒大学快递服务点。汤琪 摄

  学生考虑时间成本,专家倡导优化配置

  “客观来说,这是需求决定的,像代点名的行为,即便不在‘校内达’ 出现,也会在其他软件或通过其他途径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李蓉认为,“跑腿经济” 很正常,但她表示自己不会去做。

  “我觉得时间比金钱更值钱。”李蓉透露,她曾经和跑腿的同学一起,体验过整个代拿快递的流程,来回花了她近一小时。

  “我没必要为了几块钱去花费这么多时间,特别是帮买早餐的,如果想吃的卖完了,还要和对方沟通再换,或者取消订单,时间成本翻倍,接单者既没赚到钱,又白跑一趟。”她说。

  而在金小红看来,“跑腿经济没有什么不好”,她认为,这是供求关系的一种平衡和需要。

  “在我们以前传统的经济观念中,好像买家和卖家是截然对立的。”金小红把“跑腿” 业务和Airbnb、滴滴出行、优步等C2C(个人与个人)电子商务应用相提并论,她表示,“这些应用打破了纯粹的买家和卖家的区分,让社会闲散资源更好地去配置。”

  “有时就是‘顺路车’,快递点正好在我附近,我帮你取一下,你给我合理的劳务费,它可以使社会资源形成优化组合,避免资源浪费,我们每个人既可以是买家,也可以是卖家。”金小红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完)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