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举牌股 基金集体躲避“激进野蛮人”|举牌|宝能|增持

2016-11-21 12:11:53 千象网 分享

  在愈发庞大的举牌队伍中,“激进的野蛮人”身影不时闪现,他们不仅频频举牌,而且大玩资本运作,甚至于激战管理层,使得资本市场上一场又一场的股权争夺大战不断上演,也引得投资者纷纷注目。

  但眼下,持有宝能系举牌的标的在基金业内正逐渐被看作一种十分“勇敢”的做法。一位基金经理在其想突出自己的大胆买股风格时,就拿自己曾大量购买宝能系举牌股票为例来说明。而更多的基金经理则对这些股票的态度完全相反,唯恐避之不及。深圳一位基金经理李力(化名)告诉记者:“过于激进了,基金经理不想受到牵连。”

  中国证券报记者查阅数据发现,凡涉宝能系举牌的股票,基金均组团出逃。事实上,当举牌变得更为激进,上升到股权争夺的层面,随之产生的负面效应愈发明显。业内人士认为,控制人发生变更很有可能导致公司整体的经营战略发生改变,使得部分业务受到影响,从而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从这一角度来说,基金集体出逃也不无理由。

  □本报实习记者 姜沁诗

  宝能系举牌股均遭减持

  南玻A自11月15日晚间爆发的公司人事变动风波还未平息,控股股东与原高管之间的矛盾仍未解决,南玻A却走出让机构大呼看不懂的走势:自争执爆发3个交易日以来,南玻A连续上涨,累计涨幅达到14.27%。截至11月18日收盘,南玻A报13.93元,创下今年以来股价新高,当日上涨3.57%,换手率为16.13%。这一走势让不少人表示“不符合正常逻辑”;“正常的逻辑”应该是:当上市公司陷入所谓的负面危机之中时,股价也顺势下跌。

  不仅在人事变动爆发之后,南玻A的走势让人看不懂,事件发生之前也出现令人费解的现象。据东方财富(300059)choice数据统计,南玻A三季度末基金持仓数为0。而在二季度末,还有67只基金持仓,持股市值为1.82亿元,占流通股的比例为0.77%。在二季度末的持仓基金中,虽有不少被动指数型基金,但也不乏主动管理的股票型或者混合型基金。此次是南玻A自2010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无基金持仓的情况,似乎基金经理们全都预料到将有“大事要发生”,转而心有灵犀地纷纷抛售手中的持股。

  单从公告来看,南玻A在三季度报告期内,除在8月和9月分别有两次股东减持事件发生之外,并未发生其他重大事件。不过,这次人事变动的另一主角——宝能系在三季度报告期内与万科“联手”将持续了一年之久的股权之争大戏推上了高潮。虽然宝万之争的大结局还未上演,但宝能系却因此成了举牌资本中的“网红”,引得“吃瓜群众”纷纷侧目。

  在发生了如此激烈的股权之争之后,三季度内基金也纷纷减持万科A,最终持有万科A的基金从二季度末的241只减少到104只,持股市值减少了50.38%。而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不仅是南玻A和万科A,宝能系举牌的其他股票在三季度也均遭到基金的大幅减持。

  从资料看,从2014年开始,宝能系便开始了其漫长的举牌之路,先后举牌8只股票,目前持股总市值达876.77亿元。数据显示,中炬高新(600872)三季度基金持仓数从二季度的85只减少到21只,持股市值减少10.7%;韶能股份(000601)三季度基金持仓数从二季度的73只减少到5只,持股市值减少78.4%;南宁百货(600712)三季度基金持仓数从二季度的3只减少到0只,持股市值减少100%;华侨城A三季度基金持仓数从二季度的157只减少到25只,持股市值减少32.9%;合肥百货(000417)三季度基金持仓数从二季度的35只减少到2只,持股市值减少54.90%;明星电力(600101)三季度基金持仓数从二季度的4只减少到0只,持股市值减少100%。

  此前,宝能系举牌的其他股票中,当举牌频率密集之时,上述基金大幅减持的情况也曾发生。比如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自2015年4月起不断举牌中炬高新,并在4月30日达到9.11%,仅次于第一大股东中山火炬集团有限公司的10.72%。中炬高新于2015年5月6日起停牌,筹备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于2015年9月8日复牌。而在复牌之后,前海人寿于去年9月不断增持,并在9月22日一跃成为第一大股东。但基金持仓方面,自前海人寿第二轮举牌结束后,去年三季度末中炬高新的基金持仓数为28只,比二季度减少93只,持股市值减少73.95%。

  事实上,持有宝能系举牌的股票在业内似乎逐渐被看成了一种十分“勇敢”的做法,但更多的基金经理对这些股票却是避之唯恐不及。李力就告诉记者:“过于激进了,基金经理不想受到牵连。”

  李力所指的“牵连”,即是担心股价下跌会对基金净值带来连带影响。而其口中的所谓“激进”,不仅仅是指举牌的动作十分频繁,更指举牌方与上市公司的“逼宫大戏”不断上演。不管是宝万之争,还是南玻风波,都能让大家感受到举牌方“激进”的作风。

  基金组团出逃举牌股

  事实上,类似事件在其他举牌公司中也同样发生着。在今年的举牌热潮中,除了宝能系之外,最受关注的举牌方莫过于恒大。据记者统计,恒大系目前共持有23只个股。

  10月底,梅雁吉祥(600868)遭恒大人寿清仓,但又在11月12日受到增持,恒大持有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这一行为让业内纷纷质疑恒大操纵二级市场股价,恒大也因此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另外,11月17日晚间,恒大公告持续增持万科A,最新的持股比例已经达到9.452%。

  而比近日梅雁吉祥风波和增持万科A同样精彩的,莫过于今年恒大对廊坊发展(600149)的三度举牌。廊坊发展于11月18日发布公告称,恒大地产耗资近4亿元第三次举牌廊坊发展,将持股比例提高至15%。恒大的持股由此超过廊坊发展原第一大股东廊坊市投资控股集团,成为廊坊发展的第一大股东。但廊坊发展在公告中表示,本次权益变动情况未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变化,廊坊市国资委仍为廊坊发展最终实际控制人。

  据悉,今年4月11日,恒大首次买入1845.73万股廊坊发展,次日再买入57万股,达到5%举牌线,总耗资2.91亿元;7月27日至7月29日再买入1898.9万股,占廊坊发展总股本4.995%,耗资2.67亿元。自4月11日恒大第一次买入廊坊发展至今,廊坊发展股价已累计上涨约40%。

  自恒大第一次举牌廊坊发展,该股今年二季度末基金持仓数较上一季度(一季度为0)增加了22只,同时还有5家券商和一家信托持仓。但在恒大第二次举牌之后,到了三季度末,除了煦沁聚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新增持仓之外,二季度末持仓的机构(基金、券商和信托)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三季度基金整体大幅减持,而举牌概念股则成为基金减持的重灾区。据Wind数据统计,二季度末共有2842只股票有基金持仓,三季度有451只股票遭到基金全部撤出,另有1829只股票遭到减持,仅有接近20%的股票被基金增持。其中,二季度末有90只举牌概念股有基金持仓,到三季度末,则有27只股票遭到基金的全部撤出,另有49只股票遭到减持,被增持的股票仅占总数的15.6%。

  李力分析,被举牌公司如果在公告之后有比较大的涨幅的话,基金减持的概率会更大。“从基金投资的角度来看,举牌概念股比较适合赚取短期收益,不太适合长期持有。”李力说。而另一位基金经理杨威(化名)告诉记者,这些被举牌的股票往往更容易成为焦点,受到众多关注。“有可能会是利好,股票会上涨,但是股价的波动性也会变大,如果持有,基金的净值波动率也会变大。”杨威说,“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一般都会选择减仓。”据悉,有的基金公司更是在制定公司统一的投资策略时,就提倡不跟风、不搏题材概念,不参与投机炒作,这也是出于预防净值波动风险的考量。

  警惕激进举牌的负面风险

  据悉,在市场举牌的资本主要分为三类,即保险、产业和私募。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在上周六举办的万科媒体工作会上谈及南玻A高管集体出走、宝能系全盘接收的事件时表示,这种情况过去就有,只是没被大家注意。创金合信基金量化投资部总监程志田说,举牌频现实际上证实了A股市场的增量资金存在而非简单的存量博弈,另外也是当前资产荒的反映,凸显了A股在当前大环境下的配置价值。

  11月17日晚间,中国建筑(601668)发布公告称,安邦资产通过“安邦资产-共赢3号集合资产管理产品”持有公司普通股15亿股,占公司普通股总股本的5%,首次达到公司普通股总股本的5%,触及举牌线,安邦资产最新的持股比例已经超越第二大股东中国证金公司。而中国建筑18日晚间公告称,安邦资产计划自2016年11月18日起12个月内,增持不低于1亿股中国建筑股份。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中国建筑是大型国有央企,具备特殊性,其被安邦频频举牌的动作或将成为举牌热潮中的又一典型案例。

  虽然不同的资本举牌的动机都不一样,但从近期发生的事件来看,各类资本举牌节奏都愈发激进,每一次举牌事件都会吸引特别多的关注,也有可能成为新的典型案例。而随着各层面对举牌事件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基金突然组团出逃举牌股的现象或将成为常态。

  事实上,在多数业内分析人士看来,举牌概念股极具投资价值。从2015年底和2016年三季度的“举牌潮”看,举牌概念股都显现出了一定的超额收益。国金证券(600109)报告指出,举牌公告对股价的正面影响较大,公告发布后参与可在30天内取得2%以上的平均收益,但样本中取得正超额收益的概率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降低,由T+0日的68%下降至T+30日的58%。

  而当举牌变得更为激进,上升到了股权争夺的层面,就会随之产生负面效应。控制人发生变更很有可能导致公司整体的经营战略发生改变,使得部分业务受到影响,从而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从这一角度来说,基金集体出逃也不无理由。

  从投资角度来说,市场人士表示,要警惕股权争夺战带来的负面效应,并剔除一些投机性的被举牌公司。程志田表示,举牌概念股是否具有投资价值不在于举牌这一行为本身,而是举牌背后的投资逻辑是否站得住,以及该投资逻辑是否同样适用于举牌公开之后才介入的投资者,切忌因为举牌引起的关注而盲目跟风。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