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代购人的自白:从盆满钵满到利润腰斩|刘文龙|供给侧改革|代购人的自白|供给侧元年

2016-11-21 12:06:42 千象网 分享

 

  我正式加入(代购)应该是2010年,因为自己之前是留学生,为了赚点钱做旅游行业,去国外旅游的人都加过我微信、微博,所以当时找我开始做代购。当时也没有所谓的海淘、也没有跨境电商,也不能称之为贸易,因为体量很小,所以给了“代购”这样一个词。

  代购是什么,是为了买到国外好的东西,因为目前来看,虽然大部分的东西和品牌在中国都能买得到,尤其是知名的品牌,但是无论从价格方面还是产品质量方面,都和真正国外原装的东西有一定的差距。

  所以为什么他们(消费者)会选择代购。价格、质量和新奇,这三个方面,如果按比例来看,我觉得近年来,价格的因素应该占到60%,质量的方面会占到30%,还有10%是为了买到中国根本看不着的东西。

 

  其实代购,只是贸易的一种形式,贸易赚钱无外乎价格差距,大家(代购人)都是从价差去赚钱的,就是最简单、也最真实的。

  价差方面有两种,一种是你在海外获取这个产品的价格,跟你销售价格的差价,这是最直接、最直接的利润的差距。第二个利润的来源,海外,尤其是欧洲的这些同行们,大部分都有一些退税,退税也是他们利润的来源,第三部分利润,商店也好、供应商也好的一个反佣,基本上我们看得见的利润就是这三点。

  第一年我做了391万还是392万的银行流水,流水就是我们的交易额。第二年上升到1200万,第三年好像2200多万,不超过1500万的利润其实很丰厚。50%的毛利得有。当到了2000万以上的时候,其实已经觉得追求数字了。

 

  今年(销售额)应该差不多过亿,但我的毛利率拦腰,因为两个方面,一个是为了冲交易额,有些情况下不得不降低毛利,还有,市场的竞争恶化,确确实实没有办法让你保持那样的高速增长和毛利。

  从去年来看,我们这个行业跨境电商,大家特别有信心。交易额来说是会有一定的增长,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最大的变化,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我的毛利在降低,第二点,贵的东西卖不出去了。

  欧洲是相对来说客单价比较高的东西为主,打个简单的比方,贵的东西是指客单价在1万以上的东西,基本上都卖不出去了,手表的客单价很高,但是它的毛利直线在降低。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原来我们做一个包2万、3万都会有人买,到今年的时候基本都没有人问了。爱马仕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现象,他的包都是7万、8万、10几、20万,它还会有继续的顾客,但是相对来说也会谨慎了很多,因为受国家海淘税率政策控制影响,这个方面确确实实受了很大的影响。

  从手表的角度来说,惨不忍睹了,因为我的交易额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手表,应该能占到30%—40%的份额,原来手表的毛利我们基本控制在7%—8%的毛利,到今年其实控制到3—4个点,人们只看、只问但不买。

 

  我们(代购人)的供给侧改革,很直接的说是上探供应链,从我们的角度就是找到源头,原来可能我们是找他的一个城市的代理商去拿货,他给我几折,现在我们可能不会找城市了,我们也会找省级代理商或者直接品牌的代理商,或者我们成为他海外的代理商。

  第二,就是我们的成本更低以后我们会开发一些新的产品,我们会找新的品牌帮他们进行推广,这也是一种供给侧改革。

  第三种,让我们自己的成本来降低,可能原来我们是毛利很高,现在毛利下降以后,我们要把中间环节的费用降下来,对我来说供给侧改革是这三类,我的理解就是供给侧这三个方面。

 

  本身代购就是没有门槛的行业,到海外一看,现在在欧洲留学的或者在美国的,人人都是代购。

  因为供给侧改革,好象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另外一方面,也是巨大的市场竞争,因为很多新入行的人会把这个门槛拉低甚至假货,表面上是改革,发现这个地方没有被开垦,我们用一些迅速进入市场的方式,会有真货、假货参差不齐的东西,看起来是更大的保障,另外一方面,负面影响也是随之而来的。

  毛利率肯定会有影响的。我觉得如果我还是做原来我之前做的品类的话,我估计得下降了5成到6成。

  从去年来看中国的跨境电商以后,对欧洲来说价格战有吗?有,因为是平台的做法,为了拉巨大的流量,必然降低价格。今年来说毛利是降了,毛利降了两个原因,一个是跟我一样的人越来越多了,二是巨头的竞争。

  从欧洲来说,这些巨头对我们影响大吗?其实并不是特别大,他更多的是对一些海外的标品(有影响)。奶粉就是一个标品,如果你做这些无疑今年会死的很惨,中国的这些巨头真的是不要命的杀价。做这些标准品类的代购,活的会越来越惨。

 

  中国的这些电商巨头,他们会对我们有很大很大的威胁,因为他们手里不缺客人,他们手里的运营都会比我们有优势太多,我们是一个很小的个体,可能是他一个商家,他们会越来越压迫我们。在我们看来,未来两年之内我们还不会有太大的危机感,但会越来越有紧迫感。

  中小型代沟、个人型的代沟,他们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这些人进去以后,一些中型代购生存不下去,因为毛利越来越低就会造假。打个比方10个做代购的人可能里面1个人会做假货,或者真假搀着卖,因为当毛利低,可能3个人或者2个人,他本意不是为了做假货,但是毛利下降,要生存必须得掺假,所以会有这样的倒逼和倒挂。

  巨头一进场,虽然说我们心理上还是觉得很坚强,但是也有一种后怕,就是有一种背后发冷的感觉。

  我是一个想把代购做成我一辈子事业的人,我相信很多同行都会把代购当作一被子奋斗的事业去努力。我们代购经常会自嘲,我们就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就是从店里搬到我们自己的仓库,送到消费者的手里,其实我觉得我们更多的应该创造中国的品牌或者国外品牌的制造,要做自己的东西,才能生存下来。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