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护蔡楚生离港经过/张 茅

2016-11-20 16:55:11 千象网 分享

  图:蔡楚生在香港製作的抗日电影《孤岛天堂》剧照/作者供图

  中国电影翘楚、著名导演及编剧家蔡楚生,在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上海沦陷于日军前夕撤到香港,随即投入抗日救亡活动,与一批救国粤语电影人筹划拍製抗日战争片。他先后编写两部电影剧本《血战宝山城》及《游击进行曲》,之后编写并亲自执导《孤岛天堂》,描写上海人民在沦陷后进行抵抗日军的不屈斗争,《前程万里》描写香港各业工人纷纷起来支持抗日,影片激励香港市民不顾生死,投入救国行动中,成为唤醒国人抗日斗争的一面旗帜。

  香港当时虽未落入日本手中,日方情报人员早已潜伏搜罗情报,蔡楚生拍製的几部抗日影片引起日方敌视,列入黑名单内。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日军佔领香港,随即全面搜寻进步文化人,蔡楚生顿成日本皇军搜捕目标。日本文化特务禾之田幸下令各电影院在银幕上打出告示,邀蔡楚生到日军司令部会面。实际是一则通缉令,在全港范围缉拿,他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许多文化人为躲避敌人搜捕而东迁西藏,进行隐居和伪装。

  中共抗日组织感到情势兇险,立即採取拯救行动,协助蔡楚生从速撤离香港。撤离的过程,恍似他执导的电影,出生入死,刺激而又充满戏剧性。

  这里要带出另一个人物,中共地下情报员,一位香港土生土长的少女巢湘玲,受上级付以重任,负责掩护蔡楚生及其夫人陈曼云逃出香港,必须安全通过日军设在市区街道的十数个哨站。稍有不慎被日军认出,便落入日军手中。

  巢湘玲,一九二二年出生,一九三七年于半山坚道七十三号领岛中学毕业,考取教师执照,一双凹陷大眼,高挺的鼻子,轮廓清新可人,经抗日洗礼加入中共组织,才二十岁,据她回忆所述,一九四○年起,就由组织安排做情报工作。按照领导的指示,隐蔽在家里,等候指令。一九四九年间,就读“香港劳工子弟学校”的同学或家长,都知道一位巢校长,文质彬彬,谁知道是日本铁蹄下的抗日情报员。此是后话。

  一九四一年底某日,她受命上街了解从筲箕湾至西环沿路日军岗哨的布置情况。上级告知她做好准备,协助陈曼云大姐掩护蔡楚生撤出香港。蔡楚生执导影剧三年,敌人早已收集他的相片,容易被认出,为掩敌耳目,三人化装出行。巢湘玲在她的《送舅舅》一文中有一段回顾:“蔡楚生准备扮作一个失明的老人,认作是我的‘舅舅’,陈曼云是我的大家姐,姐妹俩早年父母去世,由‘舅舅’抚养长大的。一家三口,因‘舅舅’失业,难以在香港生活,响应皇军‘归乡运动’,疏散回乡。若遇上日军查问,三人统一这样说。”

  几天后,“大家姐”陈曼云带她去接蔡楚生“舅舅”,此时,为逃避日军追踪,蔡楚生几经搬迁,到处换转地方匿藏,那时,他正隐居在筲箕湾某小巷中一间已停业的藤店里。三人各自按照装扮的身份相见,即时排练一次,一声“舅舅”,一声“阿玲”,一声“姊姊”彼此会心。巢湘玲把街上日军岗哨的情况说一遍,由筲箕湾至西环,日军在主要街道设十数个岗哨,枪口上刺刀把守,有人当场在岗哨内被日军刺死,务必冷静小心,交代完了,三人匆匆上路。街上是拖男带女向外疏散的难民,默默而行,不敢说话,三人混入这股人流中。

  夹在人群的蔡楚生,穿蓝灰色长衫,戴一顶灰色旧中毡帽,架一副陈旧的太阳眼镜,挽着包裹步履龙钟,似有眼疾的老头子,一手搭着巢湘玲的肩膊而行。

  每到一个岗哨,所有途人停下来接受检查和盘问。岗哨里的日军十分蛮横,稍不合意,就毒打、罚站,甚至脱光衣服跪在地上示众,为掩护蔡楚生安全地通过岗哨检查,三人经过岗哨时,夹在难民中,看情势行事,有时一起,有时分散,或由“大家姐”陈曼云走在前面应付盘查,她懂得日语,用流利的日语与日军攀谈,分散敌人对蔡楚生的注意,此时,巢湘玲趁机挽着“失明”的“舅舅”从旁混过去。皇军与伪警察看到“大家姐”说日语,不明身份,免以刁难。

  三人就这样小心翼翼,惊险通过一个又一个岗哨,好不容易,过了十数个岗哨,侥幸未被皇军看出破绽。巢湘玲把蔡楚生安全地护送到中环三角码头附近一家旅馆,安顿下来,至此大至脱离险境,巢湘玲完成任务告别离去,由地下组织安排蔡楚生、夏衍、司徒慧敏、金山、郑安娜等十多人,分别乘船经长洲到达澳门,再经台山、梧州到大后方桂林。

  巢湘玲送走蔡楚生后,港九抗日大队组织安排她潜伏在长洲做情报分析工作。一九四二年,她与陈亮明再受命往大屿山建立抗日据点,日军一九四四年扫荡大屿山,宝莲寺也受搜查,日军在各村四处追剿游击队,生活异常艰苦。此时,巢湘玲分娩在即,需回老家暂住,却被叛徒出卖,认出她是陈亮明妻子,向日军告密,巢湘玲被捕时,抱着刚出世十二天的女儿,日军竟不放过,连女婴一起带走,押进狱中,母女在狱中受难。

  据巢湘玲晚年回忆,拘禁她母女的监狱设在中环德辅道,由一家药房改建,每天吃不饱,看守的日军有时掉两三个饭糰进去,她捡起来便吃,女儿未满月,吃不下饭糰,不给水喝,喝厕所水,没吃没喝之下,女儿死在狱中,伤心痛绝。日军不停向她拷问,逼她供出是陈亮明妻子,陈亮明身份为中共长洲区委书记,她坚持自己是梁太,丈夫不是姓陈,敌军始终找不到证据,拘留四个月后,无奈地将她释放,她仅得半条人命爬出监狱。公公和姑姑却在长洲海面惨被日军枪杀。

  巢湘玲丈夫陈亮明任长洲区委书记时,负责离岛抗日工作,广东解放,受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第二支队第八团政治处主任,新会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一九四五年香港重光,学位不足,儿童失学问题严重。一九四六年,二十三间工会联合组织成立“港九劳工子弟教育促进会”开办劳工子弟学校,巢湘玲获推荐任红磡劳工子弟学校校长,一九五○年,北上回归。

  蔡楚生战后回到上海继续从事电影工作,一九四七年製作名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分《八年离乱》、《天亮前后》上下集,由全国红极一时的明星白杨、陶金、舒绣文、上官云珠等主演。是年十月在上海公演,轰动一时,连续上映三个月,盛况空前,艺术成就与票房纪录在当时绝无仅有,成为电影教科书经典之作,代表三、四十年代中国电影的顶峰,盛赞为中国电影的史诗。一九五五年,蔡楚生获颁“中国电影世纪奖”,誉为“中国电影第一人”,一九六二年拍摄《南海潮》上下集。蔡楚生先后获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及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