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流料”泛滥 显传统媒体价值

2016-11-20 16:14:45 千象网 分享

这一阵子民情汹涌要“打假”,不是发生在中国,而是在美国。“打假”对象是网上假新闻,以致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站“一哥”谷歌和脸书都要作出回应。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他在竞选期间的出位言论,造成社会强烈分化。虽然他当选后希望全国瘉合裂痕,但是,仍然有相当多人恨他入骨,多处出现反对他的示威,大家找他爆冷当选的原因,认为其中一大威力来自充斥社交网站和搜寻网页的假新闻。

脸书创办人朱克伯格否认其社交网站讯息左右选举大局,指脸书全部信息中只有百分之一是不准确的。虽然如此,如果把范围缩窄至有关大选的讯息,虚假内容所占比例就高很多。

这些虚假消息非常“吸睛”,由教宗支持特朗普,到披头四约翰连侬遗孀自称与希拉莉有染,花样百出。这些虚假消息,有利特朗普的比不利的为多,脸书内部曾经有员工自发组成“打假队”,但是公司遭人投诉这种“新闻检查”偏袒,不利右倾人士。

发布这类消息的人,有的纯为过瘾,有的为吸广告,有的带有政治目的。这些消息一上载,接收者弹指之间就可转传给众多友好,一传百,百传万,连不接触社交网站者都会收到,原因是获不少地区性电视台采用。调查显示,有四成地区电视台没有定下求证社交网站讯息真确性的指引,有业内人士称其电视台有三分一的新闻节目曾经报道事后确定是虚假或不准确的内容。

首位成功透过互联网威力赢得美国总统选举的是奥巴马,他透过网站及推特短讯,不但赢取大量年轻粉丝,而且以集腋成裘的效果,筹得可观选举经费,成为今天网上“众筹”的灵感。之后,推特更扬威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成功突破执政者新闻封锁,发挥极大的信息传递和动员力量,成为自由主义者的至爱。

不过,今次大选显示这种工具是两刃剑,无论甚么政治立场者都可以掌握运用,既能突破新闻封锁,也可以用来散播流言攻击政敌。

互联网协助大家足不出户可知天下事且广结朋友,不过,在发展过程中亦出现不知不觉缩窄信息收取范围的作用,一些搜寻引擎会根据用户纪录而弹出投其所好的结果,一些社交网站更发挥“物以类聚互相洗脑”的同质化作用,随着智能手机普遍,一个人除了睡觉时间,日夜都可能受到信息轰炸。

本港在沙士期间,曾经出现恶作剧式的“香港宣布成为疫埠”网上假新闻,当年智能手机尚未普遍,恒生指数都已为此一度急跌,若发生在今天,恐怕已酿成灾难。

传统新闻媒体,有严谨的真相核实要求,就算总统选举电视辩论谎话连篇,这些媒体都提供事实查证对照。但是,今天如雨后春笋的新兴网上传媒或社交网站红人,大部分的求真态度马虎,有的甚至不惜为了宣扬自己的政治立场而歪曲事实。只靠社交网站接触新闻的年轻一代,特别容易上当。

谷歌和脸书表示会设计程序,筛掉假新闻,究竟成功率多少,大成疑问。与其靠网站代为筛选,不如先求诸己,保持从传统新闻媒体的渠道接收讯息,而避免照单全收社交网站的信息,然后不经大脑过滤就转发,要做一个令谣言止步的智者。

责编: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