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玲玲:这里留下了我的青春岁月

2016-11-20 13:32:23 千象网 分享

刘玲玲赋诗一首,献给故乡的亲人,献给故乡湖南——“生在洞庭湘江边,壮志凌云到边关。且守边疆且屯田,新疆旧貌换新颜。立下愚公移山志,戈壁沙漠变江南。莫惧屯垦一代终,后人济济满天山。”

“谁言大漠不荒凉,地窝房,没门窗;一日三餐,玉米间高粱;一阵号声天未晓,寻火种,去烧荒。最难夜夜梦家乡,想爹娘,泪汪汪,遥向天山,默默祝安康。既是此身许塞外,宜红柳,似白杨。”

这首《江城子》,是时为《长沙晚报》记者江异在1998年赴新疆采访湘女后写下的作品,寥寥几句,将湘女屯垦生活的艰辛勾勒得活灵活现。

湘女刘玲玲14岁进疆,在石河子历任技术员、教师、机关干部,直至退休。作为新疆第一代农业技术员,她尝遍艰辛,兢兢业业,在天山南北留下了奋斗的足迹。

79岁的她回顾往事,说惟一遗憾的是当年因为忙于工作,儿子两岁时有次发高烧引起脑膜炎,未得到及时治疗,留下后遗症,丧失了听力。

刘玲玲对笔者说:“进疆这么多年,我无愧于父老乡亲,也无愧于新疆这片热土,惟一愧对的是我的儿子,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刘玲玲当农业技术员时经常下乡。一次,刘玲玲要下乡半个月,托一位老太太照顾自己两岁的儿子。刘玲玲刚离开,儿子就发高烧了。老太太托人带信,让刘玲玲赶快回家。

当时正是麦子抽穗的时节,刘玲玲心想,要把连队防治病虫害的工作指导完再回,因此耽误了几天。等她到家后,发现儿子烧退了,但不出声,也不理人,刘玲玲没多想,继续去工作了。

没过多久,老家来信,刘玲玲的父母想看看外孙,希望她寄几张照片到湖南。刘玲玲带儿子去照相馆拍照,发现儿子怎么都不看镜头,和他说话也没什么反应。她急了,拿铃铛在儿子耳边使劲晃,儿子还是没有反应。

“当时一下就慌了神”,刘玲玲急忙带儿子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这是高烧引起的脑膜炎,因没有及时治疗而留下后遗症,孩子失去了听力。

儿子成了聋哑人,刘玲玲内心满是自责。后来儿子娶妻生子,刘玲玲一直悉心照料着孙子。孙子从小品学兼优,如今是一名工程师。

在1952年入疆的湖南女兵中,刘玲玲被挑选进入八一农学院(现新疆农业大学)学习农业生产技术。刘玲玲被分在中专班,主要学习植棉栽培技术以及粮食作物的管理、保护。

她记得一则趣事。学习期间,时任新疆军区司令员的王震经常到学院检查工作并和同学们交谈,嘘寒问暖。有一次,他来到刘玲玲的宿舍,表扬她“内务整洁,被褥叠得有棱有角,像个当兵的。”王震司令员教育女兵们要好好学习,掌握好专业技术,毕业以后安心扎根边疆,为各族人民服务。

接着,王震司令员又问大家有什么困难,一个学员用长沙话说:“我们没有‘孩子’(在长沙方言里,‘鞋子’谐音为‘孩子’)。”王震风趣地说:“那没关系,等你们毕业后分配了工作,结了婚,不就有孩子了吗?”学员急忙解释,脸颊通红,引得王震哈哈大笑。

工作以后,刘玲玲和大多数女兵一样住地窝子。当时她所在团部的团长王敬玉一家也住地窝子。王敬玉的妻子刘云涛同是来自湖南的女兵,也和其他湘女一同劳作。

一天,刘云涛正和自己的两个孩子在地窝子里睡觉,一辆运送煤炭的重型汽车从他们的“房顶”驶过,一个车轮子掉了进去,把地窝子压塌了,孩子们被埋在里面。刘云涛慌忙把一个孩子从土堆里扒出来,但另一个孩子却没能救过来。刘玲玲感慨地说:“我们白手起家,开发建设军垦农场是多么艰难,军垦第一代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刘玲玲也亲历过一次危险。1955年,她去团部开会,会后独自一人摸黑回生产队,想去地里看看,路上见不到一个人。忽然,她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抬头一看,前面草丛里蹲着一只狼。刘玲玲吓得既不敢吭声也不敢向前走。狼一步步向她逼近,她大呼“救命”。一位正在农田浇水的军垦战士听到求救声赶了过来,狼见到灯光就跑了。刘玲玲谢过战士,飞速往回跑,一刻都不敢停留。由于她当时太紧张,连对方的姓名都忘了问。

刘玲玲说,自己对新疆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因为这里留下了她的青春岁月。

责编:米儿